最后一个道士 第八十二章 逃离

  “家主,小心后面!”千代大声喊道。

  望月一木听到警报,身子顺势一低,猛的一个转身,手中的魔刀童子切一个横扫千军,黄金面具没想到他还有这一手,一个躲闪不及,“噗”的一声,身前的褂子开了口子。

  并没有做任何汪,望月一木高高跃起,童子切举过头顶,一记势大力沉的泰山压顶当着黄金面具的脑门上劈下“嘿嘿”,一声诡异的笑声从黄金面具背后发出,“呼”的双手同时举起,地上的影子随之一动,双手卡的就捏着了望月的影子。

  可怜的望月一木,最中那一句“啊”才发出了一半,就失去了声音,就跟个小娃娃一样被人凌空提着,而面具的手距离他的刀剑不到十公分,可是任凭他如何用力,就是摆脱不了,喉咙像是被人死死捏住了一般,喘不过气来。

  又是那影子在作祟!千代放下已经昏迷不醒的妹妹,捡起她的佩刀鬼丸,大叫着冲着黄金面具冲了过去,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一道弧线划过,干净利索的横斩。

  影子动了!这一次不是手,而是腿,“砰”的一声,千代向后倒飞着砸向‘雪柏’船,嗓子一甜,“噗”一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几次尝试着挣扎爬起来,可是后背疼痛难忍,她感觉自己是不是被砸断了脊椎骨。

  望月就那样被提着,就和之前他提着卓老汉那样,只是他的脖子上没有手,有的只是他的影子被另外一个影子捏着脖子,而那种压迫感却让他真实的感受到自己已经被人掐住了脖子,因为他的脚是悬空的!

  脸上的那道疤由憋气憋着的红色逐渐变为白色,紧着因为缺氧,已经慢慢转变为了紫色,再这样下去,不消一分钟,就得丧命了!

  千代看着手中的妹妹的鬼丸,忽然想到了之前影子被切断的涅,对了!影子!这一切都是那个影子干的!

  凭着最后一丝力气,千代爬到妹妹的身前,熄灭了她的头灯,然后竭力地喊道:“家主,关掉头上的灯!”说完,“噗”的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在拧掉自己的开关过后,眼前一黑,也昏死了过去。

  他们这次出来配备的也是那种射灯,只是每个人头上都有一个头箍,那灯头刚好就挂在上面,跟矿灯差不多。

  虽然不明千代的意思,但是人在临死之前收到的消息,就和落在水里抓到救命稻草一样,都会照着去做←月一木挣扎着举起一只手,艰难的举向头顶,就在他感觉要端了气的时候,终于摸到了开关,“啪”,他的这盏灯也熄灭了,整个河道陷入了一片黑暗。

  “扑通”一声,望月重重的跌回了地面,只觉得脖子一松,大口大口的吸着空气,过了许久,才能撑着身子重新爬起来,想到自己后面就是那黄金面具,童子切“呼”的一声劈过去,什么都没有碰到,又四下乱砍了一气,除了风声,再无其它。

  也许是真怕了,望月一木此刻半分钟也不想再留在这里了,他可不知道千代叫他关灯的用意,“啪”的一声重新打开按钮,整个河道再次在灯光的照射下,仔细检查了一番,桃井姐妹正躺在皮划艇的那头,试了试气息,都还活着。

  抬头往前一看,木船之上,卓玉贵正在往皮划艇上爬着,望月大叫道:“别过来,你给我站住。”

  “望月先生,求求你别杀我了,我真的不知道这闹鬼!”,卓老汉哀求道。

  望月一看,咦,这不还是值钱的那个卓老汉么,一副哭丧着脸的样子灯笼裤,解放鞋,还有那条卡其色褂子,除了黄金面具不在,其它的跟之前那人一模一样,更让他害怕的人,卓老汉那件褂子胸口已然已经开了条大口子,这明明就是刚才那一刀划的。

  这老头,刚才折之间就差点要了我们的命,这会儿还来装可怜?望月一木大骂道:“混蛋,你给我拿命来!”举起太子切就朝着卓老汉冲去,老汉一看,这日本人这次是铁了心的要自己小命了,哪里还敢呆着,身子一歪,“扑通”一声滚进了河里。

  这卓老汉还是有点水性的,憋了口气就钻到了船底,望月追过去一看,哪里还有他的影子,气的狠狠一刀斩在旁边的石头上,火化一闪。

  气急败坏的望月回到皮划艇上发现桃井姐妹都相继醒来,只是身子还很虚弱。

  回想起刚才的那一幕幕不可思议的事情,望月问道:“对了,你刚才为什么叫我关灯?”

  看见望月头顶上的灯还亮着,千代喘着粗气说:“家主,关掉灯,别在这开,我们都是被那影子给打伤的影子只有在有光的时候才能显现出来,如果我们关了灯,哪里还有影子?”

  “怪不得,刚才我听见你的喊声,关了开关,马上就觉得脖子一松,落到地上了,要不是你的提醒,恐怕我也已经”说罢,把自己的射灯再次关闭。

  “都是属下保护不周,请家主不要责怪!”千代作势就要起来给他跪下赔罪,被望月拦缀“你好好休息,我检查了一下,你们两人都没什么大碍,现在那老头也跑了,我们的任务都已经到了这里,总是要继续的我就不信找不到扶神树!”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原路返回走左边那个岔口吗?”千雪问道。

  望月想了想,坚决的说道:“不,我们就顺着前面这条路一直走下去,既然右边有危险,左边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已经折了七个人了,不能再有任何闪失,我们稍作休息,等你们感觉好点了,马上动身。”

  千代小声的说道:“可是家主,前面那木船。”

  “刚到这里的时候风平浪静,什么都没有发生,要真是艘鬼船,那会儿也应该能要了我们的命现在我有点相信那个老头说的话了,那艘船不干净,这几番受挫,都是因为我想要打开船篷,才遭了劫难我想只要我们等下过去的时候,别看里面的东西,关着灯贴着它的边走试试。”

  “事不宜迟,那我们走吧!”

  “走!”

  摸着黑,望月几人胡乱的整理了一下装备,凭借着刚才的记忆,靠着里面的石壁,缓缓向前滑动,几次皮划艇都是被挤在‘雪柏’船和石壁之间,除了橡胶的摩擦声之外,没有其它异常,他们也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生怕再有什么差池。

  摸着黑一直往前赶了四五里路,几人这才打开射灯,回头已经看不见那木船,做了个短暂汪,准备检查一下各自的伤势。

  千雪正在准备帮姐姐看看后背,突然看见皮划艇的尾部,一双鹰爪一般的手正捏在上面“啊他还在!”

  望月呼的一下站起,提着童子切,朝着船尾走去,正准备劈下,下面一个声音传来:“望月先生,求求您带我一起走。”

  “卓先生?”千雪惊讶的叫道,没错这是卓玉贵的声音。

  紧接着,一个脑袋从水底探出,甩了甩头顶的河水,这不是卓玉贵是谁?

  “你还敢来!刚才差点要了我们的命,就不怕我杀了你?”望月的刀架在卓老汉的脖子上。

  “我真的不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了,我被望月先生丢到了船篷里,再次醒来已经是一片漆黑,紧接着,您就举着刀要砍我,我就顺势躲进了水底,一直挂在你们的船底,跟着过来了,我真的没干什么对不起您的事情艾再说这以后的路,恐怕还需要我给您探路呢,我愿意给您做炮灰,哪怕是去踩地雷,只要别把老汉一个人丢下,不然我这一把年纪了必死无疑啊。”

  “你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望月问道。

  “真不知道。”

  回头看着受伤的桃井姐妹,心想难不成这老头刚才是被附体了?这种事他在接受道家知识的时候也听说过看着卓老汉也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想想也是,他怎么可能有那么大能耐,真那么厉害,还能这么怕自己?

  “自己爬上来吧,拿着船桨,替我们划船,要是让我看出有什么不轨,一刀就了解了你!”

  听闻肯让自己上船,卓老汉赶忙说道:“谢谢望月先生”手脚并用,终于爬上了皮划艇,刚准备开口讨个近乎,望月已经扔过来一个木头,只好就地坐下,赶着皮划艇向前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