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八十一章 影子

  数珠丸恒次的厉害处某过于它剑柄上所缠的那串念珠,吸收了日莲上人日夜经法精华,后又被贡于本兴寺,常年收佛法所化,才有了“破邪显正剑”的美誉╲.㊣ (⊙o⊙…。

  现在念珠尽数散落,此剑的威力也自然是大打折扣,充其量不过一柄钢口略显锋利的好刀罢了。

  这珠子本是由金丝线所连,现如今成了一把豆子,桃井千代心痛之余,更多还是对眼前这艘鬼船里的主那种恐惧之情。

  望月一木脸色都成了猪肝色,出师不利,连个神树的影子都没见着,接连搭上七条人命和宝刀一柄此番过后,真当是准备把所有的恶气都要撒到卓老汉身上了,要不是这老头开始花言巧语,糊弄自己走了这条该死的路,怎么会败的如此惨重!

  “你,起来!”望月指着卓玉贵叫道,卓老汉看他那副要吃人的表情,哪里还有力气,被那望月一把提起衣裳领子,脚尖都离了地儿,连忙惊呼:“望月先生,真的不是我的错,我都说了,那船它不干净。”

  望月可不管这些,嘶声力竭的吼道:“你不是懂什么阴阳吗,现在这里你告诉我该怎么办!”

  卓老汉两眼一翻,脑子倒是转的挺快:“不是就我们俩有那种感觉嘛,为什么不让那两个姑娘上去试试呢?很可能那玩意只针对男人,对女人犯而无效。”

  “啪”一个巴掌扇来,“你个混蛋!做男人竟然贪生怕死到这个地步,留你还有什么用!”

  卓老汉此刻在他手中就像一只小鸡仔是的,被望月一木提着腰带高高举起,最终恶狠狠的叫道:“你先给我进去探探路吧!”说完,卓老汉就跟断了线的风筝似的径直飞向‘雪柏’船,落地恰好就是那船篷。

  “轰”的一声,卓老汉整个人就这样被抛了进去,由于是面部朝下,整个人就趴在了那尸体之上,这脸恰好就跟黄金面具贴到了一块儿,望月这一下出手确实够重的,砸的卓老汉一时就背过了气,昏迷了过去。

  外面只见一阵风尘从船篷里腾空而起,接下来便没了动静,本想让卓老汉先去做个替死鬼,这倒好,等了半天也没个反应。

  桃井千雪小声问道:“是不是已经死了?”

  望月虽然出手挺重,但这‘雪柏’船本身就是有弹性的,这么点距离摔个重伤倒是有可能,要说死了,那也应该不至于,就想自己过但是一想到那黄金面具,又汀了脚步,这时候刚才卓老汉的那番话,在他心中再次响起:为什么不找个女的去试试?

  收住还未迈出去的脚步,望月对着千雪嘿嘿一笑:“千雪,你先上那老头是死是活?”

  对于望月的话,千雪从来就不敢违背,因为他是家主,在她的字典里除了效忠二字再无其它。

  “是!”拔出太刀鬼丸,大步走向木船,此刻她的背影在姐姐千代心中显得那么脆弱.。

  “慢!”千代叫道,千雪也汀了脚步,转身看着姐姐。

  千代“扑通”一声跪下,把头直接埋在皮划艇上,说道:“千代请求和妹妹一起过去,望家主恩准!”

  “去吧”望月虽然脸上做出既不愿意的样子,但还是大手一挥。

  “谢家主!”,说完转身过去,扶着妹妹,两人并着肩,一同朝着那木船走去。

  还未靠近船篷,一个黑影从中猛的窜出,腾空足有两米多高,“咚”一声稳稳落在木船之上,落在两姐妹的跟前人带着黄金面具!

  从身形上看十分瘦鞋但是条灯笼裤配着双解放鞋,还是一眼就能看出这人正是方才被望月一木丢进‘雪柏’船的卓老汉!

  “卓先生?”千代看着眼前这个带着面具的人叫道。

  可是卓玉贵并不理睬,只是站不动。

  望月在后面也是看的十分真切,已经端起了手中的冲锋枪,只要那人动一下,他就会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见三人僵持在那,喊道:“那个老头定是在装神弄鬼,千代,一刀劈了他!”

  两道寒光一现,太刀鬼丸与数珠丸恒次双双缓缓祭起,标准的武士道战法,手握太刀立于胸前,“卓先生,是不是你?”千代再次问道,那人还是没有反应〗姐妹互看了一眼,使了个眼色,“唰”的一声,两柄神兵同时劈向黄金面具。

  出手的动作之快,连望月一木都没有看清,只见两道亮光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过后那人还站在原地没动!

  两人怔怔的看着手中的太刀,这么短的距离怎么可能会劈空?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刚才还被望月狼狈丢上木船的老头,难不成现在已经成了顶级高手?就算是高手,也不可能动都不动啊。

  “啊你看!”千雪指着地上叫道。

  灯光下地上一条人影,齐胸口位置缓缓的断裂开来,胸部以上慢慢的向倾斜,分成了两半!

  “鬼丸国纲能斩鬼影,他不是人,是鬼!”千代大叫道。

  它动了,他还是没动,地上的那个人影的双手把快要跌落到地上的上身子影子捡了起来,重新又给按了回去,马上和好如初,和现在卓玉贵在灯光照射下显的影子一模一样就和纸片被剪开后,再次被人重新接上一样,只不过动手的不是人,而是纸片!

  三个日本人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尤其是千雪,手握鬼丸国纲,脸色已经苍白,手心的汗已经把剑柄浸的湿滑,“啊”大叫一声,身子往前迈出一步,“刷”又是一刀,朝着黄金面具的头部狠狠的劈下去,刀身带起的空气“呼呼”作响。

  他动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到了木船的顶上,刀锋落地,他的双脚已经踏在了船篷的两侧。

  “呃”的一声叫,紧接着“鄂”一声,鬼丸国纲掉在了船上,而桃井千雪此刻竟然是被凌空提起,而她的双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喉咙,双腿不住的挣扎着,悬浮在空中!

  千代看着妹妹挂在半空中,而那个黄金面具还是双手捶地并没有做任何动作,为何?朝下一看,影子!

  那个影子的一只手正牢牢掐住了妹妹桃井千雪自己影子的脖子,而千雪本人却被凌空提了起来,“啊”带着一身吼叫,数珠丸恒次凌空朝着妹妹的脖子前方劈下“呼”的一声过后,除了妹妹嘴唇的颜色更白了之外,依然被凌空挂在那,情急之下,手中那一把散落的念珠随即向黄金面具砸去。

  动了,这一回望月也看清楚了,黄金面具右手一挥,“噼噼啪啪”,整串佛珠都被他用手给挡了下来,而千雪“咚”的一声重新跌回了地面,千代哪里敢再有动作,抱起妹妹就往回走,可那地上的影子双手一伸,径直朝着她们扑来,眼看就要捏住两姐妹留在木船上的影子。

  “突突突”一阵冲锋枪响起,望月再也承受不住这种诡异的压力了,一梭子子弹朝着黄金面具飞去,这点距离也不过就四五米,就这么一折的时间,黄金面具再次不见了。

  望月压根就没看清那人是怎样消失的,正四处找寻着他的踪迹,那头桃井千代已经扶着妹妹趔趔趄趄得赶回了皮划艇,正准备抬头跟望月汇报,眼前的看见那一幕,让她感到了绝望。

  当望月一木弯下腰去看河里的时候,他的背后,一个黄金面具已经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