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八十章 面具

  卓老汉这是被逼无奈,每一步都在格外小心,惹得望月一木在后面大吼:“卓先生,麻烦你快点”说完,便是“咔嚓”一声枪栓拉动的声音,给卓老汉吓的一个箭步蹿到了船上。

  提着射灯,卓老汉几番扭过头去不敢看,每次回头都是明晃晃的钢刀加冲锋枪,他心里把这群小日本的祖宗给咒了个十八代,还一边念叨不是我不孝,是那几个杂碎逼着我干的,你可千万比怪我。

  这艘船的船篷已经被打开,老汉瞅了一眼,里面是一具尸体!虽然心中早有准备,可还是被眼前的惊醒给吓了退回一步,望月看到卓老汉的反应,以为里面又有猛兽,举起P5就做了射击准备,喊道:“卓先生,里面装的是什么?”

  “一个人。”

  “人?死人吗?”

  “死人。”

  望月心头一块石头落了地,这才收起家伙,招呼了桃井姐妹一同登船刚走过去,一把就扯开了卓老汉,提灯一瞅,乖乖,真当不是个简单的船,厉声叫道:“中国的木乃伊!”

  这艘船基本跟之前猜测的一致,是一艘漂尸船,也就是水葬的一种形式,把人葬在船上,浮于水中水葬是世界上比较古老的葬法,即将死者遗体投于江河湖海的葬法水是人类生命之源,人们对水寄于无限美好的向往和遐想在许多神话中,都把水和神幸福美好不朽连在一起所以在安葬死去的亲人时,人们又很自然地联想到水葬水葬在世界上大体有三种不同的方式:漂尸式投河式撒灰式。

  眼前这艘‘雪柏’船,便是漂尸式了,这种方式的藏法多见于古代喜马拉雅山区,采用这种藏法的多半是一些对于部落有重大贡献的人物,比如部落英雄死亡时,就采用漂尸式即将死尸置于专门制作的死亡船上,放入水中,任其自然漂流漂向哪里,哪里便是死者的美好归宿。

  若是普通人想要水葬,多半是另外两种形式,撒灰,就是讲死者烧成灰烬,骨灰撒入江河湖海之中;而投尸式,则主要是在四川甘孜及一些草原地区的藏族因缺乏燃料,除农奴主实行火葬天葬外,一般人均行水葬水葬有固定的场所,多设在江河急流处,由专人来看过风水当人死后,马上要在死者的腰脊上砍一刀,然后头脚相选捆好,头脚朝上的放入背兜之中,口上挂一块黑布,当天被人背去丢入河中死者家属在大门口挂个嘛呢旗,葬仪就这样简单明了地结束了。

  讲究点的在家停放一到三天,点酥油灯,请喇嘛念经超度亡魂,然后将尸体运至水葬超由司水葬者或将尸体屈肢捆扎,胸前捆着大石块沉入水中,或者用刀斧断尸投水。

  眼前这艘‘雪柏’船里的人,看样子就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可能好在雪柏本身就有防腐的功效,这具尸体身上的装扮几乎还保持着下葬时的原样,能让望月为之动容的想必真的有其过人之处。

  里面躺着的这个人带着面具!而且这面具全部用黄金制成,在灯光的照射下,金光闪闪,颜色十分灿烂,面具的鼻子十分饱满,嘴唇宽阔,两个硕大无比的耳朵向外侧展开,与整个面具不成比例,鼻子和嘴部都绘有黑色的油彩,这让望月第一时间想起了埃及法老的黄金面具。

  面具之上,一顶华丽的花冠,由各色宝石镶嵌而成,光彩夺目,单从造型上来看已经是不可多得的国宝人外面通体穿着白色的长袍,质地十分细腻,很像是丝绸制品,当真可以用薄如蝉翼的来形容,左手手里拿着一块青铜片,右手手中是一枚铜铃,更让人叫绝的是他的腰部还有一条金灿灿的腰带,上面刻画着一些花纹←月仔细看了看,这些花纹在视线里一共出现了三中东西:分别是鱼箭和鸟的图案,按照这个排序,不停的重复无论是做工还是刻画的技艺都属于不可多得的精品,难怪他会把这人看成是一具木乃伊,也确实有点像。

  望月一木从第一眼看见这具尸体,就被他的面具所深深吸引,总想着要去打开它↓打算下手揭开那黄金面具,准备瞅瞅这位中国法老的真面目。

  带着些许兴奋和期待,望月的笑容十分诡异,身子半趴着在船篷上,脑袋几乎都要贴上那面具了,这才把手慢慢给伸了出去,眼看就要摘下,桃井千代手中的念珠恒次丸绞一挡,恰好拦住了望月的手接着,望月就被人从船篷里给拽了出来,出手的正是千雪。

  望月离开船篷,使劲摇了摇头,如梦初醒般问道:“我刚才怎么了?”

  “禀家主,刚才您整个身子都探进了那鬼船,还想”千雪说道这,就闭住了嘴。

  望月额头上冷汗连连,连忙问道:“还想什么?你说!”

  千雪抬头看着望月,咬了咬粉唇,轻声说道:“还想摘下那面具,家主自从一看见那里面的东西后,就笑的整个脸都变的扭曲起来,跟那里面的里面的面具的涅有点接近。”

  “混蛋!我怎么可能是那副丑陋的样子!”望月大骂道。

  见望月发火,桃井姐妹同时下跪,千雪把脑袋垂的更低了,半响,千代说道:“家主,妹妹说的没错,刚才确实是如她所说,我们看见家主马上就要摘下那面具,而且整个身子都要进去了,才出手把您给拉了出来,请家主恕罪!”说完,额头一点,等待望月发落。

  听完望月此刻心中也是大惊,对于刚才那一幕摘面具的事,自己真的完全没有记忆,只是当他第一眼看见那东西之后,整个心中只有一个念想,而且这个念想让他此刻十分感到恐惧,那就是,摘下面具戴在自己脸上!

  回想到这里,望月明白,要不是刚才桃井姐妹相救,恐怕自己真的就那样干了,一个死人的面具套在自己脸上?那想想得有多恶心。

  “起来吧,刚才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让那面具给迷惑了”一边扶起桃井姐妹,望月又转头朝后面皮划艇上的卓老汉问道:“你是第一个看见的人,是不是知道这里有鬼,还故意引我上去的?”

  卓老汉连连罢手,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望月先生,冤枉艾老汉只看了一眼,就觉得那是个死人,正想去揭开那面具,就被您一把给抓出来了。”

  望月心头一紧,问道:“你说什么?你想去揭开面具?”

  老汉把头一低,只得实话说道:“自从看了那死人,老头的手就把持不赚想往里面伸。”

  望月打断他的话,插道:“是不是还想戴在自己脸上?”

  卓老汉立马大惊失色,“你怎么知道?刚才就是这样难道你也。”

  果然如此,望月心中说道,这‘雪柏’船就是艘鬼船,先是引得蕲蛇杀光了他们的手下,接着就慑人心魂,那桃井姐妹呢?她们也看了艾望月又问道:“千雪千代,你们看见的时候有什么反应?”

  桃井千雪摇摇头,“没有什么特别的”望月又把眼神转到千代身上,那丫头肩膀微微一动被他看了正着,“千代,你呢?”

  “我我没有看见什么特别的,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我手中的念珠恒次丸剑柄之上的那串念珠,散了”两手一摊,果然那串一直缠在剑柄之上的念珠,此刻已经散落在她的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