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七十九章 全军覆没(下)

  正说话呢,眼前黑影一闪,仅存的那个大汉手中的射灯瞬间熄灭,一声惨叫传来,望月把射灯往上一抬,一条巨大的花纹蕲蛇嘴里正叼着那人,照的一对铜铃大小的眼睛闪着黄色的光芒,犹如一对夜明珠一般╠..om ╣。

  纵是桃井姐妹杀人如麻,看到眼前的此番景象,也都是嘴唇发白。

  那大汉看样子还活着,只是前半个身子已经进了蛇口,两条大腿还在空中无住的乱蹬着,那样子要有多惨就有多惨,玉贵已经吓得深吸一口气,把整个脑袋都缩进了水里,生怕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

  那蛇的后半段身子紧紧的缠在一根钟乳石上,前半个身子悬空向外探出,垂直脑袋正盯着下面的几人看着,望月捡起船上的一只P5,拉开枪栓就准备射击还没等他扣动扳机,那蛇脖子“呼”的昂了起来,脑袋一伸,那接近一米八的汉子就进了它的大口。

  “啊啊”望月此刻已经陷入了疯狂,它被眼前的这个怪物已经完全吓破了胆,端起冲锋枪朝着钟乳石“突突突”的一阵猛扫,打的岩石乱飞,弹壳四溅。

  恰好有一枚弹壳不偏不倚的就落到了卓老汉的头上,这老家伙现在半个脑袋都在水里呢,觉得自己脑瓜子上一痛,琢磨着是不是蕲蛇王到了,哪里还管这是在水里,死命就往船底钻去,“咚”的一声,脑袋就撞到了船底。

  要说有的事情就是那么的巧合,卓老汉因为害怕蕲蛇才去了河里,为了躲避蕲蛇才撞到木船,脑袋一疼,感觉碰到了一个尖尖的东西,伸手那么顺势的一摸,原来是一个凸出来小木头磕到他了。

  卓老汉疼痛难忍,便把脾气发到了那个小木头上,使劲那么一拍,那木头还真就硬生生的让他给捶了进去,“咯咯啦啦”一阵声音传来,连船底的老汉都听见了那木船的船篷突然就裂开了,顶上原本封死的木头就跟敞篷小轿车那样自动打开了车顶,想必是这卓老汉歪打正着,在上面摸了半天没找到活榫头,倒是在船底用脑袋找着了。

  他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一直躲在下面憋不住气了,才敢偷偷冒出来,唤口新鲜空气。

  望月一木正在上面乱枪扫射呢,蕲蛇王也不知是吃饱了还是受伤了,半天也没间隔踪影,现在那船篷突然就打开了,就收住了枪声。

  望月看见那乳白色‘雪柏’船,心头已经有了阴影,就为了看看这么条船已经让他损失了带来的全部精锐,这会儿却自己打开了他命令道:“千雪,你过,那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千雪不敢有犹豫,抱拳道:“是!”

  望月目送着桃井千雪瘦弱的身姿慢步走向木船,心中的滋味就像打翻了五味瓶,这才走到哪里,人马就损失过半,难道这里真的如祖父所说是一个禁地吗?不!既然我已经到了这一步,即使全军覆没,也要找到扶神树!

  还未等千雪跨上木船,突然水面一个金黄色的身影一跃而出,“咚”的一声率先跳上了木船,这可把千雪也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硕大的蛤蟋跟头水牛差不多大小的身体占据了整个船面,背上鼓起七个疙瘩,宽大的嘴唇边还有着一串铜钱涅的白色花纹,更让他们不可思议的是这只金色蛤蟆只有三条腿!

  那蛤蟆似乎对千雪并不感兴趣,只把一对大眼睛朝着几人瞟了一眼,“咕呱”一声叫,身子猛的一射,直接进了那打开的船舱!

  桃井千雪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蛤蟆也给惊的不知所措,特别还是在这个怪物纵生的古老地下世界,已经完全超越了她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一时间就只楞在那里了。

  望月一木也是看见了那只蛤蟆跳了进去,正想过去看个究竟,却突然看见那条蕲蛇又出现了,此刻正盘在钟乳石上!举起P5冲锋枪就扣动了扳机,“哒哒”两声,只剩下撞针击发的空响,没子弹了望月气的把枪往地上一丢,拔出童子切横在身前,准备和蕲蛇做最后一搏!

  蕲蛇“嘶”的一声怪叫,脖子高高昂起,眼看着就要进行下一波的攻击,桃井千代叫道:“千雪!回来,那蛇”话音未落,“咚”的一声,一团黏糊糊的东西正落在‘雪柏’船上的千雪身边。

  千雪低头一看,一个人就在自己脚跟前跪着,已经开始被消化了的皮肤显得更加惨白,全身黏满了绿色的消化液,那人看样子还没完全死透,挣扎着伸出一只手来想要抓着千雪的鞋子,千雪毕竟还是个女娃娃,被这接二连三恐怖至极的场面也给吓得失去了理智,“啊“的一声大叫,太刀鬼丸“噌”的一声出鞘,寒光一闪,人头落地!跟皮球一样在船上滚了几圈之后,方才同只是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手握鬼丸的千雪。

  千雪可半刻也不想再汪,转身一跃,已经逃回了皮划艇,扑进姐姐千代的怀里,不赚颤抖的身体告诉她,以往杀人远远没有像今天这样恐惧。

  看着那具穿着黑衣的尸体倒下,连一向心狠手辣的望月一木都不禁胆颤起来,这人就是刚刚被蕲蛇王吞进去的武士,此刻却被它吐出来了!

  三人挤在皮划艇上,准备默默的接受蕲蛇的最后一击,看来今天是逃不过这一劫了,望月甚至已经做好了为天皇尽忠的准备,脸上那道伤疤此刻也不是红色,而是变成了彻底的惨白。

  蕲蛇的攻击如约而至,巨大的身躯像一条巨龙一般直射而下,望月闭上了眼睛,用耳朵感受着蕲蛇带来的“呼呼”风声,“轰”的一声,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只金色蛤蟆嘴中正叼着一个棒子跳进了水中,而那条蕲蛇却是径直扑向了船舱,只是它慢了一步,三足蟾已经率先跳了出来原来蕲蛇的目标并不是望月,而是那只蛤蟆。

  三足蟾硕大的舌头一卷,那根棒子涅的东西就进了宽大的嘴巴,三腿一蹬,便入了水中那蕲蛇一击扑空,很是恼火,从船舱中伸出硕大的三角脑袋,开叉的舌尖在空气中探了探,身子一腾而起,“咚”的一声也进了水中,这可把水中卓老汉可是吓的够呛,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蕲蛇昂起脑袋看着离眼前的这个人,此刻卓玉贵离着蛇头不过几十公分距离,连蛇嘴中的腥气之味都闻得清清楚楚,只消它动了动,就立马没了老命,望月看着水中和巨龙一般大小的蕲蛇,已经完全失去了那股斗志,双手一软,童子切“铛”的一声落在皮划艇上。

  三足蟾正朝着外面游去,不远处,“咕呱”一声传来蕲蛇放佛受到了什么刺激,调转蛇头,身躯一扭,一尾巴扫到‘雪柏’船之上,击得船身都险些倾斜,如离弦之箭般向外追去,带起的水花溅得望月一身,想必是去追那只蛤蟆了。

  这蛤蟆东游西窜,到后来就进了查文斌他们走的那条左侧通道,蕲蛇自然也跟着过去了后来在那边发生的事,前面都以前说了。

  过去许久都没再见它们回来,卓老汉这才摇摇晃晃的爬上皮划艇,冰冷的河水和之前的恐惧已经让这个老头三魂去了两魂半,除了哆嗦连话都讲不出了。

  望月看着这个中国老头和周围的尸体,再也遏制不知自己的愤怒,拾起童子切就要斩去:“都是你这个狡猾的家伙,都是你要走右边!这就是你所谓的左阴右阳!”

  卓老汉赶紧说道:“望月先生,这不怪我艾我都说了别去碰那木船,那是鬼船,招惹不得的。”

  望月可不管这些,大叫一声:“啊”,“呯”得一声,火化一闪,童子切和恒次丸两柄神兵碰撞在了一起,原来是千代出手了。

  “你想违抗我,帮这个老头?”望月恶狠狠的看着跪下的千代说道。

  “千代不敢,只是家主,我们现在已经损失殆粳几乎全军覆没,卓先生之前却有交代不要上那木船,刚才属下去查看了一下,那木船的船顶之上被砸开的陶片里装的是某种血液,极为腥臭,想必那条蛇也是被它吸引过来的,所以我想对于这个陌生的地方,可能还需要他的提醒和帮助,所以属下斗胆请家主暂时放过他。”

  望月看着颤抖的卓玉贵和跪着的千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太刀一挥“放了你,可以,你先去船舱里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卓玉贵一听又要自己上船,虽有不甘,但眼下却身不由己了,只好挣扎着站起来,再次朝着‘雪柏’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