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七十七章 木船

  再一次艰难的沿着青铜链的爬上瀑布,超子一言不发的背起冷怡然,卓雄看着他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既着急又难受,他八成已经猜到了结果。

  卓雄拍着他的肩膀说道:“超子,咱们答应过文斌哥,要好好活着走出去。”

  超子轻轻拿开他的手,眼睛朝着上面张了几下,嘴唇微微抖动,过了许久,勉强的笑道:“没事,文斌哥福大命大,我们先出去,在外面等他!”说完,率先背着冷怡然向外走去。

  卓雄看着那个宽厚的背影,不再多言,也跟着走了上去。

  他们所剩的补给已经不多了,再耽搁上一天,不困死也饿死了,所以超子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也不知走了多久,直到两腿都已经失去了知觉,只是在机械的迈着步子,途中不曾有一刻酮。

  “前方,超子你快看前方,有亮光!”离着他们不远处,有一点微微的亮光发出,这让卓雄很是兴奋,大声的跟超子叫着。

  一直低着脑袋赶路的超子终于抬起了头,他看见了,看见了那一抹亮光,更或者说那一抹消,他们终于走出来了!超子嘴角微微动了一下,用手掂了一把后背上的人,再次加快了步子,朝着心中的消走去。

  走出山洞的那一刻,久违的阳光洒到了他的脸上,一阵山风吹来,再也坚持不住的他,终于倒下了任凭卓雄在耳边怎样喊着,叫着,他都抵挡不住沉重的眼皮,等到他再次醒来决然不会想到是另外一幅涅。

  话说进了右边洞穴的望月一木又会遇到怎样的事情呢?是不是真如卓老汉所言,这边才是代表着生。

  两艘充气皮划艇沿着右边的河道一前一后,由那五个彪形大汉在前面开路,望月带着桃井姐妹和卓老汉在后。

  仅从视觉上来看,这和一般的地下溶洞并没有什么区别,黑暗的环境,冰冷的河水以及奇形怪状的石头。

  他们仗着自己手中的武器装备和人数众多,行进的速度远比查文斌走左边要快上许多,除了偶尔有岩石上滴落几滴水珠发出的“叮咚”声,再无其它,这路走得倒也确实如卓老汉所言,畅通无阻,一开始还还挺戒备的心,慢慢就放松了下来。

  走了约莫有十几里地,突然,前面的皮划艇就退下来,后面那条来不及刹车,迎头就撞了上去,引得后面那条上的人来回前后摇晃,尤其是卓老汉,本来身子骨就不够硬朗,这一下差点就把他给撞到河里去了。

  望月气的暴跳如雷日,张嘴就准备训斥,可桃井千代的一句话让他一个字还没吐出就闭了嘴。

  “家主,前面有条船!”

  果然,在他们的正前方,一条木船由两条链子拴着,正安静的躺着水面,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里怎么会有船?望月借着灯光,站起来看了个仔细,这是一条不大的木船,上面覆辙着一层木头罩子,样子和现代我们在江南一代常见的乌篷船有点类似,只是这船的棚也是被完全封死的,在灯光的照射下,通体隐隐泛着白色的光。

  望月这人本来就是极其霸道又十分自我,见有突发情况,第一个就要冲上去看,两艘皮划艇平行的挤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很是局促他用手指按了一下船身,手指竟能微微向里凹陷,“软的!”望月说道。

  几个大汉也试着用手按了按,确如望月所说,能够按得动,看着那两条拴着船身的青铜链早已锈迹斑斑,绝不像是近代所为他来中国这么久,自然明白凡是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出现青铜器物,历史多半都已经上了千年。

  “卓先生,你在此地生活那么久,知道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打造的?”

  卓老汉,也跟着凑过去,试着用手也按了几下,又贴上去用鼻子嗅了嗅,说道:“把手电借我用用。”

  接过旁边一大汉递过的手电,卓老汉又仔细的观察了一番,肯定的说道:“这是‘雪柏’,乖乖,这人出手可真大方,用这么大一块‘雪柏’打了这么一条船。”

  见卓老汉识得此物,望月很是高兴,问道:“什么是‘雪柏’?用它又代表什么?”

  卓老汉收起手电,回到皮划艇,架起二郎腿说道:“俗话说千年‘横冲’万年杉,不敌‘雪柏’一枝丫‘雪柏’可是珍贵的木材,我卓老汉自幼就学得一手好木工,也曾替别人用这种上等木材打过一口棺材,据主人家讲光买木材花费的钱财就能用黄金打一口大小一致的棺材,你就可以想象这种树木的名贵之处了。”

  望月只知檀香木和金丝楠木的贵重之处,还未听说过还有另外一种如此值钱的木头,看着那艘木船隐隐发着白光,倒还真和雪的颜色一般。

  “那它为什么会是软的呢?”望月问道。

  卓老汉惬意的吸了口烟,指着那木船说道:“这艘船以老汉看,还不止是普通的‘雪柏’,‘雪柏’因为长势非常缓慢,万年才能成材,传言称,古时候有人腌肉,因罐子装不了,就将部分肉装进用‘雪柏’木材做的木桶里半年后他们取肉时,发现罐子里的肉已腐烂,而木桶里的肉却保存完好。

  在我刚搬到镇上的时候,因为搞旅游建设,需要修建公路,施工队不小心挖开了一座无主老坟,棺材里面的尸体就保存的十分完好,但开馆见光后不久腐烂了“这具尸体的棺材正是用‘雪柏’做成的据考古队的同志讲,那口棺材应该有上千年的历史了,主人很可能是古巴蜀先人。

  但是望月先生,这世上除了金丝楠木之外没有哪种木头可以泡在水中还千年不腐,唯独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隔水!“。

  “隔水?”望月看着那木船漂浮在河水中,看吃水线,下面也至少有几十公分,这怎么隔水呢?

  “不错”,卓老汉接着说道:“有一个办法,就可以隔水‘雪柏’本就是一种杉木,也叫做银杉,它的颜色也并不是白色,而是乳黄色凡是杉木砍伐之后都会流出一种白色的树浆,如果用这种树浆涂在已经建好的木船外围,等到它凝固,那么这艘船其实就是被树浆所包裹住了,很像琥珀那般,里面那层东西任凭你风吹雨打,都不会受半点损伤,所以我们看上去这艘船才是乳白色,而且按上去有点软,这说明这艘船被涂了厚厚一层树浆。

  要知道一颗‘雪柏’被砍倒后才会出很少一点树浆,而从这艘船的用料来看,没有几十片大山被砍光恐怕都凑不够这些木浆,在古代,一颗碗口粗的雪柏就能换十亩良田,这艘船价值多少,望月先生,您心中应该能知道了。”

  望月一木虽说是出生日本贵族,又是专替王室搜罗宝物的,奇珍异宝自然也是见过不少,但听卓老汉这么一讲,也不禁对这艘古船刮目相看东西要真如他所说,拉出去那就是价值连城的顶级国宝,而且还保存的这么完好,可是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会好端端的被拴在这样河道里?

  望月瞥过脑袋,眼睛盯着正得意洋洋的卓老汉说道:“卓先生,你不是信口开河吧?”

  卓老汉一看望月那脸上的刀疤一红,吓的赶紧收起了二郎腿,把手中的烟也给灭了,端正了姿势连忙说道:“咦,望月先生,这个我可不敢乱说,别的东西老汉不懂,可是这木头,我可是行家东西因为防腐能力超强,所以多半都是被权贵们弄去做棺材,前面这艘船,您看哈,那棚子被封的死死的,我看里面八成就有东西,说不定艾这就是水葬!”

  “水葬,你们中国人不是讲究入土为安吗?”

  卓老汉连连摇头,解释道:“我们这还有一种漂尸水葬,就是把人放在木头上,搁到河里,随他飘去,说不定这个就是!”

  望月大嘴一咧,嘿嘿一笑:“这个好办,你们几个,去把那木船给打开了,我们来看看卓老汉有没有说谎!要是他说谎了,就把他塞进去,做水葬!”

  卓老汉听完这席话,两腿一软,直接就瘫坐在皮划艇里,哪还有刚才的半点神奇,颤颤的说道:“望月先生,望月先生,您是开玩笑的对吧?您是在逗老汉玩的对吧?我也不确定里面是什么,如果真是死人,被打开了,扰了他的清静,是会遭到鬼魂的报复的,我看我们还是赶路要紧。”

  望月根本不理睬,只是狂笑道:“打开它,让我们来见识见识中国的鬼船!”

  几个彪形大汉,不分由说,先后就跳上了那艘木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