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七十六章 搜寻

  查文斌这会儿手被那巨猿捏着,动弹不得,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狠狠的抬起右脚,朝着那巨猿的裆部猛的踹去。

  巨猿吃痛,身子往下一蹲,连带着查文斌也重重的摔倒在石头上。

  这一人一猿同时跌倒,滚在了一起,这里本就是个斜坡,离着瀑布口不过几米路远,此刻双方抱在一起径直朝着悬崖边滚去。

  查文斌和那猿猴跌到水里,眼看外面就是百米的瀑布,可那猿猴死不松手,就是掐着他不放,查文斌抓着七星剑也使不上力,只能由着地势往下走,等到耳边风声水声呼呼作响的时候,他明白,现在已经到了悬崖边了。

  “超子卓雄,你们要活着∵出去!”这是查文斌留下的最后的呐喊,也叫醒了超子和卓雄,他们被惊醒的时候,只看见查文斌被一只巨大的猿猴压着滚落出去,还未来得及起身,已经消失在了视线中。

  等两人赶到悬崖之上,除了隆隆的水声和一望无际的黑色,之后身后“吱吱吱”的猴子叫声。

  等两人转身,一阵石头雨砸过,超子也不躲避,脑门之上顷刻之间就留下了数个口子,鲜血直流,只是猴子可能不懂人的表情,如果它们知道人的眼睛一旦变红,就不再是人了,而是杀神。

  超子就是这样,此刻他的眼神里已经布满了血色,不知是休息不够还是愤怒所致,查文斌跌下悬崖的那一幕在他脑中始终徘回着,那一声“你们要活着走出去!”不停在耳边响起。

  弯腰,右手搭在靴子上,电光火石之间,手臂一抖,一抹寒光掠过“扑”一只巴蜀猿猴迎头栽倒在水中,浓浓的血水缓缓从河水里流淌出来,等到卓雄发现时,他的脚下已经都成了红色。

  “啊啊”超子愤怒了,他狂叫着冲向那群巴蜀猿猴离他最近的那一只猿猴还来不及撤退,被他一把抓住后腿,在空中抡起一个圈来,狠狠地砸向旁边的岩石“啪”的一声传来,那只巴蜀猿猴的脑壳已经碎了。

  转瞬间已经两只猴子送了命,加上之前的三只,已经有五只猿猴都是被这人所杀猴子们向来也都是欺软怕硬,自己的老大刚刚滚下瀑布,这会儿正是群龙无首,“吱吱吱”的乱作一团,抱着脑袋四下逃窜,巴不得离这个杀神远一点。

  超子见那些猿猴要逃,顺手拔出脚下那只猿猴身上的匕首就准备要追“啪”的一声,一直猿猴后腿一弯,落在地上,转头一看,原来是卓雄!他的一块石头准确的砸中了那只猴子的后腿,超子三步并做两步冲上去,一把提起那猿猴,准备再抡一个!

  那猿猴也不是吃素的主,反应真是很快,扭过身子来一口就咬住了超子的右手,痛的超子“嘶”的一声,鲜血直淋可他倒好,不但没松手,空着的左手一把捏住猿猴的脖子,“咯啦啦”一声,那猿猴的脑袋一歪,脖子让超子给硬生生的拧断了!

  扔掉这只猿猴,超子转身走回悬崖大声喊着查文斌的名字,半响过去,没有得到一丝回应而那群猿猴其余的一只都不见了,想必是这回是真怕了。

  卓雄给超子包扎伤口的时候,这汉子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眼角挂着两行泪,一阵风吹来,伴随着河水,一共进了谷底。

  听着奔腾的河水,超子使劲咬着自己的嘴唇,说道:“瞎子,我要去下去找文斌哥!你在这看着他们。”

  “我下去,你手还伤着!”

  超子一把推开卓雄,“你给我听着,这回别跟我争!文斌哥让我们活着走出去,你就得留在这,万一那群猴子再来,你知道该怎么做你在这上面等我三个小时,无论文斌哥是生是死,我都会上来,因为我得答应他要活着出去!”说完,他指着地上的老王和冷怡然,决绝的走向悬崖,一把抓住青铜链,往下爬去。

  卓雄在上面除了祈祷还是祈祷,他甚至给他认为一直在保护着他的祖宗们跪下了,恳求他们保佑查文斌和超子能够平安归来,一百米的落差,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人摔下去不死也是重伤,更何况,这下面还有两个能食人的恶魔。

  超子顶着无比的压力,艰难的再次回到水面,还好他们的木筏还在顾不得抹去脸上的水珠,跳上木筏,撑着树枝,去到了湖面。

  上面的卓雄看见了超子微弱的射灯光线,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起码他平安的下去了,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待了,他们很有可能已经失去了查文斌,伤了老王和冷怡然,超子是断然不能再失去了。

  超子架着木筏,一边仔细的搜寻着动静一边边喊着查文斌的名字,可是任凭他喊破了喉咙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然他扫到不远处有一团黑影漂浮在水面上,赶紧划了过去,心里祈祷是查文斌吗?

  走近一看,原来是那条修蛇,这条蛇现在已经白肚子朝上翻着了,超子壮着胆子胆试着用木棍捅了几下,那蛇并没有没有反应,看来应该是死了。

  看着这么一条庞然大物漂浮在水面,超子心中想道:这蕲蛇是该有多毒?如此巨大的修蛇都命丧其口,要是人的话,有把握吗?文斌哥还在下面,看样子那蕲蛇也还活着,那超子不敢再想。

  绕过蛇的尸体,使劲挥舞着手中的树枝,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把整个湖面都仔细搜寻了一遍,就是不见查文斌的踪迹。

  难不成是让水流给冲到下游去了?超子又架着木筏往外走,一直走到进入湖面的入口处,一个巨大的白色物体刚好卡住了窄小的河道。

  他心头一紧,这不用说都知道是刚才那巨猿,于是赶紧把木筏划了过去,心中念道:文斌哥可千万不能有事。

  走过去一瞧,那白猿嘴边还挂着丝丝血泡,看样子是已经断气儿了,无奈它那身子过于巨大,超子只能用棍子鼓捣了半天,才勉强把它挪动了一点绕到巨猿的身后一看,好家伙,它的胸口一片血红,心脏位置有一个宽约两手指的伤口还在汩汩地往外涌着鲜血超子用手量了一下,这正是七星剑的宽度!

  “这只巨猿是死于文斌哥之手!”超子叫道。

  超子心头原本悬着的心,总算是松了一点下来,巨猿是被查文斌所杀,那么很有可能查文斌落水的时候还活着!

  否则这种致命伤,巨猿早在悬崖之上就毙命了,查文斌也就不会跟它一块儿跌落下来。

  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之后,超子又回去把每个角落都搜寻了一遍,可还是没看见人影。

  这只巨猿的身体一直卡在这出口,查文斌就算是顺水漂下去也该是被拦在这里了,那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被先冲了出去,一种就是沉入了湖底。

  此时距离他下来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离他和卓雄约定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看着他们之前进来的那条幽深的河道,超子的眼泪不禁再次流了出来他等得起,卓雄也等得起,但是老王和冷怡然还等得起吗?

  超子用力的蹬了一脚那巨猿,调转船头,向瀑布驶去当他再次抓住青铜链的时候,朝着湖面看了最后一眼,一头钻进了瀑布的水流之中,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身后传来的那一声蛙叫:“咕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