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七十五章 猿猴的报复

  首先挑起战火的是修蛇,可能在它的观念里水潭这块就是自己的势力范围,怎么能容得它蛇在自己的地盘抢食物而且现在还是难得一遇的奇物,三足蟾,更加不愿意罢手,昂起自己的脑袋朝着蕲蛇射过去。

  那蕲蛇见修蛇对自己发难,仗着自己的灵活度,身子一摆,躲过了这一击它可不是什么善茬,辛苦追了自己的猎物这么久了,眼看就要到手,半路杀出个打劫的,又怎么肯心甘罢休。

  就在修蛇扑了一个空的时候,蕲蛇已经完成了攻击前的准备,弯成S的身体贴着水面飞射了出去,狠狠的一口咬在了修蛇的背上。

  修蛇一吃痛,接连甩了几把都没有甩掉背上的蕲蛇,索性卷起身子,在水中扭动起来,溅起的水花足有几米高,把查文斌三人看得是心惊胆战。

  等到水面再一次恢复平静,修蛇已经浮出了水面,只是它的身体此刻跟麻花一样卷在一起,细看之下,才发现蕲蛇已经被它整个卷在了身子里面而它的背上,蕲蛇的尖牙也一直刺入其中,并没有脱离。

  修蛇力大无穷,蕲蛇被卷自然是动弹不得;但是蕲蛇同样剧毒无比,号称五步之内就能致人死亡,又名五步蛇,修蛇被咬,恐怕也好收不到哪里去。

  两条蛇就这么缠在一起,谁都没有先松开的意思,倒是那只蛤蟆蹲在不远处看了半天,“咕呱”叫了一声,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水底。

  也不知是蛇压根没发现猎物不见了,还是这两个家伙根本就是打算要拼个你死我活,始终没有松口的意思查文斌可顾不了那么多了,这里任意的一条蛇都能要了他们三个的命,赶紧把木筏赶到了瀑布之下。

  木筏在水流的猛烈冲击下,终于进了瀑布之内,但也把几人淋了个透湿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眼前怎么有个黑乎乎的东西在晃动,顺手捏了一把,他大叫道:“链子!是青铜链!”

  果然在他们眼前一条手臂粗细的青铜链正被水流冲击的来回晃荡,想必刚才那些巴蜀猿猴就是顺着它爬上去的。

  超子握着那青铜链笑道:“正是天无绝人之路,文斌哥,我们能出去了!”

  “解下老王和冷姑娘,你们两个背着人,装备全部给我,我们从这爬上去,这里不能再呆了◎一等下那俩蛇分出个胜负来,找不着蛤蟆还不得拿我们仨做点心了。”

  收拾完装备,挎着几个大包,查文斌一马当先的就握着青铜链向上爬去。

  超子一边解开捆着冷怡然的绳索,一边自语道:“你说这么粗的青铜链,是谁放的翱。”

  卓雄已经背起老王了,丢下一句:“你管是谁呢,关键是这链子现在救了咱们的命,我祖宗还是在保佑他这个子孙的,出去了还真得在村口多烧点香纸去。”

  超子踹了一脚卓雄的屁股,叽歪道:“行了,别屁话了,文斌哥都快到顶了,赶紧上去。”

  顶着百米高的瀑布水流冲击,那压力自然是相当大的人不是猿猴,虽然比它们聪明,但要论敏捷,差的还不止一点半点,悬在半空中的查文斌此刻是深有感触啊。

  水流的冲击让他根本睁不开眼睛,脑袋上每时每刻都要承受着上百斤的巨大冲击力,可以说每向上挪动一米,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尤其是呼吸,虽然铁链的大部分还是在瀑布后面,但它现在是摇晃着的,时不时就把人带进了水流中,每一口呼吸伴随着的就是几大口的水,可以说是苦不堪言。

  下面背着人的超子和卓雄就更加苦难了,特别是卓雄,老王那个体型摆在那,他现在就像是顶着千斤巨石,还要时不时的停下,努力把身子晃出去让老王呼吸点空气,不然就这样背上顶,估计背上的那人已经给淹死了。

  超子看着卓雄的屁股就在自己脑袋上晃悠,想喊他快点不仅没力气,也喊不出声来里的水流声太大了,耳朵里除了“嗡嗡”就是“轰轰。”

  人都是这样,在生死临界点的时候往往会爆发出极大的能量,他们如今除了这样一条“天路”之外,已经没有了别的退路,当查文斌瘫软在崖顶一块干燥的大石之上时,才相信自己终于爬了上来紧接着的是卓雄和超子,两人硬是凭借着自己过人的身体素质,背着伤病员,一步步坚持到了顶,安全着陆的那一刻,再也承受不住那种疲劳,倒头便睡在了石块之上。

  也许是这几天实在是太累了,一波又一波的突发情况,让他们根本没有好好休息过一刻,尤其是查文斌,已经几天几夜没合眼了,他太想念熟睡的感觉了,以至于当危险再次降临的时候,没有人能够察觉。

  查文斌在睡梦中,感觉有一群小鬼正在缠着他的衣服,便使劲挥舞着衣袖,想要摆脱就那么甩着胳膊,猛的就醒了过来,周围漆黑一片,除了“隆隆”的水深之外,再也其它,前面那盏射灯离着自己倒是不远,想着还要赶路,顺手起来就套在脑袋上。

  他准备叫醒还有两人,临睡前,他是看见两人都先后上来的,想必这会儿也睡着了,转过头去的一瞬间,一对血红的眼睛离他不过只有几公分,甚至可以感觉到对方呼的热气喷在自己脸上。

  查文斌一个下意识的动作,右手顺势拔出七星剑一挥,“吱吱吱”的一顿乱叫,仔细一看,前方一只巴蜀猿猴捂着胳膊已经跳出了老远,旁边还站了好一些,各个手上都捏着石块,放佛只要他动一下,立马就给他招呼一顿石头雨。

  原来这群家伙又来了,想必是猿猴看着这群“仇人”在这睡觉,正准备搞个偷袭报仇呢他看见这群猿猴里有一只之前没见过的,体型跟其他猿猴比要大上一半,正被那一群猴子簇拥在中间,朝着他龇牙咧嘴,看样子应该是它们的首领。

  查文斌叫了几声:“超子,卓雄,醒醒!”可旁边的两人睡的太熟了,根本没听见,查文斌又叫了几声,还是没反应。

  可他这几声叫唤,已经刺激到了那群猿猴,那只最大的朝着他们这边慢腾腾的走了过来,距离查文斌不过也就两三米。

  那猿猴挠着脑袋眼珠子滴溜溜的打着圈儿,环顾这里的五个人,看了半天,它把目光汪在了地上的冷怡然身上,嘴里留着哈喇口水,朝着她爬了过去。

  看那猿猴准备对小魔女动手,查文斌脑子里立马闪出两个字:不行!

  就在这一瞬间,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查文斌从随身背着的乾坤袋里掏出一张符纸来,好在这些东西都是装在牛皮纸里的,并没有打湿电光火石之间,一道天师符朝着那猿猴射去,七星剑空中一挥,“熊”的一声,符纸立刻燃烧了起来。

  这动物多半都怕火,尤其是生活在这种地方的猿猴就更加害怕了,身子做了一个停顿,转身就准备逃,可那毕竟是张符纸,燃烧的时间太短暂了。

  猿猴还没往后退上三步,查文斌扔出去的那道天师符已经化为了灰烬猿猴一看没火了,又被他这么一手给刺激的更加愤怒,新仇加旧恨,冲着冷怡然大步就跨来,眼瞅着就要抓住她了。

  查文斌右手在石头上一撑,一个翻身,抓着七星剑就朝着猿猴刺去那猿猴身手真是了得,只微微一斜,便躲过了这致命一击,顺手一把就捏着了查文斌的手臂,就那么一扭,查文斌觉得自己的手臂都要被扭断了,那猿猴张着血盆大口,就靠着他的脖子啃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