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七十四章 两蛇相斗

  查文斌责怪超子不该那么肆意杀生,这猿猴虽然调皮,但也罪不至死本来猴子这种东西就是极具灵性的,被****了同伴,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

  那群猿猴呢,这会儿一个个惊慌失措的径直往瀑布底下游去,没过一会儿,有几只身手敏捷点的已经率先先上了悬崖,在那瀑布顶端“吱吱吱”的跳跃着,比划着,很是着急的样子。

  查文斌从这群猴子撤退就一直盯着他们的路线,这群猿猴刚刚是顺着瀑布的水流直上,就如同鱼儿在水中一般,对二人说道:“这群猴子竟然能顶着瀑布的激流,逆流而上百米,动作还如此之快,我们恐怕没人能做到吧?”

  超子也是大惊,攀岩对于他和卓雄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这个在部队里也是侦察兵的必备技能之一,但要他徒手登山这湿滑的百米峭壁,而且顶着那么强劲的水流,恐怕是连站都站不稳,更加别说爬了,这巴蜀猿猴果真十分了得。

  “不急,它那不是还有几个同伴的尸体么,按照猴子的个性,和人一样,是绝对不会把它们抛弃在这里的,我看他们怎么把同伴带上去。”

  正说话间呢,几只体型稍大的猿猴把同伴已经拖到了瀑布底下,其中一只手抓着同伴,身子紧接着就消失在??瀑布之中等到它的身影再次出现,已经站到了悬崖顶部,身边还多着一个被超子打死的猿猴。

  超子瞪大着眼睛说道:“不可能!单手拉着和自己体重相仿的同伴还能这么快爬上去,除非有道梯子。”

  “梯子?”查文斌问道,“假如那后面真的有梯子呢?”

  三人转而对视,同时说道:“得去瀑布下面看看!”

  当他们催动着木筏朝着瀑布进发的时候,第二只拉着同伴也顺利登顶,眼下就剩下最后一只了,在崖顶的猴子们看见木筏也过来了,不知是害怕还是提醒,一个个都朝着下面不停的比划着,有几只都在那跳脚了。

  剩下那只猴子朝后面的木筏看了一眼,拉着同伴的尸体就往上窜,消失在了白色的水流之中。

  卓雄笑道:“这群猿猴是给超子给打怕了,看见我们就跟看见瘟神一般。”

  突然,木筏一晃,“轰”的一声,一股巨大的水花从水面升起,紧接着一个巨大的黑色的身影直扑空中,一头扎进了瀑布之中紧着着,又是“轰隆”一声,那道身影重重的摔进了水里,溅起的水浪把这个木筏上的三人险些打进了水里。

  超子大喊道:“你们看,那是什么东西!”

  顺着他的话音,查文斌看见不远处的水面之上,在射灯的照射下一对宝蓝色的眼睛正在闪闪发亮,一只巨型的蛇头露出了水面,这蛇的脑袋上还长着两个尖尖的角,嘴里正叼着一只巴蜀猿猴此时这蛇的大半个身子出了水面,足足有十几米,通体乌黑,唯独脑袋是青色的,脖子一昂,一只猿猴就进了嘴巴。

  余下的猿猴纷纷在崖顶“吱吱吱”的大叫着,有几只已经捡起了石头朝那蛇砸去,可是它却并不理睬,朝着瀑布慢慢游去。

  木筏上的查文斌三人现在是连大气都不敢喘,头一次见到这么大的蛇。

  卓雄小声的说道:“你们看瀑布中间。”

  查文斌仔细一看,果然,有一只白色的巴蜀猿猴还挂在半空中,不知是被这蛇给吓坏了,还是准备在这躲过一劫,就在那汀不动了,这应该就是最后那只上去的猴子,刚才被吞的应该是它拉扯的同伴!

  不过这倒让查文斌看了个仔细,那猴子的身体不是固定不动的,而是随着水流在那不停的来回晃悠,时不时的会把脑袋暴露出来。

  “那后面真有梯子,你们看那猴子一直在摇晃并不像是抓在石头上,这里果然有路。”

  超子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只见那黑蛇也慢慢顺着瀑布爬了上去,眼看着就爬到了半空中,扭着身子,转过脑袋,红色分叉的芯子不停的在那只猿猴身上来回扫荡,并不着急一口吞下,而似乎是在玩弄着自己的猎物。

  查文斌看了半天坚定的说道:“这是修蛇!”

  “修蛇?”卓雄问道,“我在巴蜀之地生活了这么多年,没听说过有这种蛇啊。”

  “我们走了这么久的水路,想必也已经到了山里了,这山既然叫做蕲封山,有蛇出没自然是正常的,只是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大一条修蛇¢上说这种蛇能吞下一头大象,现在看来应该是应该是夸张了,但看这块头,吞下一个人是不成问题的。”

  超子小声说道:“那我们怎么办?”

  查文斌瞪了他一眼:“还不都是你打了那几只猴子,血腥味才把它给引来了,咱们现在是赤手空拳的,这地方就这么点大,躲都没地躲。”

  “那还不是那几只死猴子要抢我们东西么”超子狡辩道。

  “哗啦啦”,背后一阵水声传来,查文斌扭头一看,两道水浪一前一后正从河道里赶过来,那速度就和冲锋舟似地。

  “哗”的一下,一只巨大的蛤蟆从水中跃出,紧跟着一条布满花纹的身体跃起,张开血盆大口在空中扑了个空。

  “三足蟾!”查文斌叫道!

  果然是三足蟾,想不到它在这里出现了,看样子是被后面那东西追着过来的。

  原本已经爬到空中的修蛇,看见三足蟾这种灵物出现,哪还管已经到嘴边的猿猴艾身子一斜,掉过头来直接砸向了水面,又是“轰”的一声,紧接着立马朝着三足蟾追去。

  挂在半空那只巴蜀猿猴这下总算是清醒过来了,一溜烟的功夫爬上了顶,跟着一群猴子“吱吱吱”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虽然蛙类的天敌就是蛇,可那三足蟾也不是等闲之辈,一会儿下潜一会儿跃出水面,几次都差点遭了蛇口,又几番逃脱。

  那三足蟾眼瞅着就游到了瀑布之下,使劲一跳,进了水里消失不见了。

  “轰轰”几声巨大的水声传来,两个巨大的蛇头露出了水面。

  青头黑身的自然就是修蛇了,还有一条体型要小上几分,可是脑袋却是一个十足的三角形,身上有着菱形的块状花纹,嘴里吐着的芯子也不是红色,而是漆黑。

  “蕲蛇,”卓雄指着那条花纹蛇叫道,“那是条蕲蛇!”

  他们几人也都见过蕲蛇,无一列外的都只有一米多长,哪里见过这么大的,一条修蛇就让人吓破胆来,这会儿还来了一条蕲蛇。

  查文斌看着眼前的两条巨蟒,联想到之前卓老汉对于此地的描述,说道:“蕲封山的主人来了,估计它们现在的目标是那只三足蟾,三足蟾吃了尸蚕王,这会儿又被蕲蛇撵,看样子真是一物降一物。”

  两条巨蛇,拱起身子,几乎是同时和离弦之箭一般冲向瀑布,完全无视了水面上的那个小木筏,紧接着“轰”的一声,巨大的撞击声传来,“扑通”一声,一只金色蛤蟆从里面跃出,看样子它再次逃出了蛇口,还是两条蛇的夹击,两只后腿一蹬,朝着他们刚才进来的位置游去。

  没等下一刻,两条巨蟒先后追来出来,脑袋之上都已经是头破血流,看样子刚才那一下全撞到石头上了。

  那蛤蟆倒也奇怪,就是不走远,离着两条蛇的距离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又如此追逐了几番,始终没有得手。

  一个和尚有水喝,两个和尚没水喝,这道理蛇也懂,见自己始终不能得手,两条蛇互相看了看,紧接着,两条波浪划开,冲着对方撞了过去!

  一个是吞象的修蛇,一个是剧毒的蕲蛇,它们俩这一对生死冤家之间的战火,终于被一只蛤蟆点燃了。

  注:修蛇。

  《山海经?海内南经》:巴蛇食象,三岁而出其骨,君子服之,无心腹之疾其为蛇青赤黑一曰黑蛇青首,在犀牛西巴蛇就是一种很大的莽蛇,长数丈,身围七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