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七十二章 扶桑神树

  望月哈哈大笑看着自己的杰作,等到火焰散去,大手一挥,开进了水潭。

  当他见到那口最大的青铜棺的棺盖时,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大叫道:“找到了!”

  抚摸着棺盖上的那颗巨大的青铜树雕,望月颤抖的打开手上一直包裹的那根东西,慢慢蜕去外面的锦缎布套,一根青铜树杈涅的东西露了出来。

  这根树杈为青铜所铸,长约半米,造型十分古朴←月激动的把那根树杈在棺盖之上的树雕上来回比划,终于在左上方,这根树杈被完美的和那座青铜树雕融合在了一起。

  望月看着这幅已经拼凑完整的图案,喃喃的说道:“看来这个传说是真的。”

  桃井千代双手抱拳:“家主,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吗?”

  望月拉着千代走前一步,指着棺盖说道:“你看,这幅雕刻上的青铜树,一共有九根树杈根据传说,这棵树原本应该是有十根树杈的,一千多年前,我们的祖先曾在海边捡到了这根东西,就是我手中的这根。”

  望月看着手中的树杈继续说道:“皇室的祖先认为这是一件上古神物的一个部分,便差了望月家族一直在追寻这件神物的主体,关于这件东西,耗费了无数先辈们千年心血,终于确定了它就是扶神树!”

  一行人听见望月说是扶神树,除了卓老汉,其它人都不禁大喜起来,众所周知,日本在古代一直以扶桑人自居,这是因为一个古老的传说。

  在我们中国的神话中扶慎是灵地之一,传说在东方的大合,扶慎是由两棵相互扶持的大慎组成☆早出现关于它的记录是在《山海经》中,《山海经?衡东经》:“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袁在黑齿北。”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孽摇頵羝,上有扶木,柱三百里,其叶如芥有谷,曰温源谷汤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

  这里说的汤谷即“旸谷”,是神话传说中太阳升起之处与虞渊相对,虞渊指传说中日落之处根据史料记载,汤谷位于山东东部沿海地区,就是与日本隔海相望的地方,是上古时期羲和族人祭祀太阳神的地方,是东夷文明即日本文明的摇篮,也是我国东方太阳文化的发源地。

  黑齿,是一个在中华文明中已经消逝了的古国,又据《山海经》《衡东经》,青丘国之北有黑齿国,黑齿国北不远有“汤谷”,青丘国南有朝阳之谷虹虹君子国奢比之尸大人国嗟丘,嗟丘在东南陬大约是在当在今中国辽宁省东部,这些地方与日本都是最为接近的地方。

  可以说汤谷文化和黑齿文化就是古代日本文化的发源地。

  当望月一行为找到了传说中上古神树存在的证据之后,再也控制不住那股兴奋的心情,朝着那口青铜棺下跪起来,让卓老汉在那站也不是,跪也不是,心想怎么日本人给自己祖宗的棺木跪下磕头了呢?

  其实这群可怜的日本人,只不过是妄图在盗取我们国家的文化罢了,日本古称倭国,宋以后日本冒称扶桑所谓“扶桑”,其实就是日本富士火山喷发时,所发生的冲天火柱火球烟尘和旋转的飓风因其形态像树,所以被传说为东海中的“神木”神话中的扶慎,就是日本的富士山……。

  这也确证中国古代之“扶桑”的神话,与日本的富士山信仰有关,“富士山”一词,在日语中读音作“fujisang”——几乎完全同于汉语“扶桑”的读音。

  望月又朝着卓老汉鞠了一躬,说道:“卓先生,很幸运能够遇到你,因为你的帮助,我们才找到了这里,对你的承诺,一定会实现,现在就需要您带着我们继续向前寻找。”

  刚才还凶神恶煞的一人,怎么这会儿就变了一个德行?卓玉贵虽然胆小贪财,可是与狼共舞的道理他还是懂的,忙说道:“老汉一定尽力,就是不知道望月先生要找什么?”

  望月指着青铜棺上的雕刻的扶神树说道:“帮我们在这里找到这课树,您的任务就完成了。”

  卓老汉看着棺材上那些稀奇古怪的花纹,低头俯瞰了几眼,终于搞清楚了他们要找的是这个,可是这玩意自己都是头一次见,就凭着一幅雕刻在这个鬼地方找,他哪知道要说自己不知道,八成就得趟进青铜棺了,只好嘴上应道:“我一定尽力!”

  望月大喜,问道:“卓先生对于这棵树可有了解?。”

  老头那里知道这玩意艾满口胡诌的说道:“听村里的老人讲,这一带是有一棵这样的树,就在蕲封山上!”

  “蕲封山?那里从上面走是进不去的,我们的祖辈已经试过了。”

  老汉灵机一动:“我听说村子下面有一条古道,是可以走的,只是老汉体力不支,恐怕走不了那么远啊”眼下只能一个谎接着一个谎,千万不能暴露自己一无所知的真相,不然。

  望月立即叫来两个大汉,做了个简易担架,卓老汉摇身一变成了上宾,由人抬着在前面赶路,这会儿倒真是舒服了,可他背后已经是冷汗连连。

  当望月一木这群人走到那块大石头的时候,看到了一地的碎石,经验丰富的千雪说道:“报告家主,这里曾经发生过战斗,有火药味。”

  望月闭着眼睛,嗅了半天,点点头说:“你们也小心点,看来他们手上还有武器,在找到扶神树之前,尽量不要跟那个道士发生冲突。”

  “是!”

  装备的好坏,在很多时候能够决定一切,查文斌们用烂木头扎了简易的木筏摇摇晃晃过河,而望月一行则要高级的多。

  没一会儿,两个简易的充气皮划艇已经汪在水面之上,剩下的九人分成两组,望月和桃井姐妹以及卓老汉一船,五个大汉一船,顺手也捡了些木头,用刀劈开来充当船桨,朝里面驶去。

  他们倒是没有遇到三足蟾,路上倒是遇到了那两口已经被烧的成残骸的棺材先后从河里顺溜而下,桃井千雪摸了摸说是刚烧了不久,望月高兴的说道:“这个道士真有本事,一直在替我们开路哈哈。”

  当他们遇到那个岔口的时候,也为难了,从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岔口来看,还真不能确定查文斌是进了哪个口子,望月只好去问卓老汉。

  这会儿,那老头正在皮划艇上睡的香呢。

  望月虽稍有不满,但还是礼貌的把他叫醒,问道:“卓先生,前面出现了岔口,请问我们该走哪边?”

  卓玉贵站起身来,装镊样的看了半天,说道:“右边!”

  望月看看右边的洞口,又看看左边的洞口,犹豫不决的看着那老头,再次问道:“卓先生为何要我们走右边?”

  那老汉平日里最喜欢的就是找人瞎咧咧,编起胡话来自然也是一套接着一套,瞪着眼睛看着望月说道:“中国自古就有左阴右阳之说,右边是阳,自然往右边走,难不成送自己去阴间?”

  望月一木学过点皮毛道术,对于这话他自然也是知道的,听老头这么一解释,不由得就信了,抱拳说道:“卓先生高见,我们就往右边走。”

  两艘皮划艇在黑暗的地下河道顺着右边缓缓前进,这和查文斌他们走的那一条路却是截然相反,没有人会知道没了查文斌的开路,望月将会遇到怎样的情况,留下的只有在洞中逐渐消逝的灯光和一的水纹。

  蕲封山下,古井边,两位黑衣人正在拉扯着望月放下的登山索,其中一人说道:“我们是不是也该下去了”若是现在卓雄在地面或许会认得那个正往下潜的背影正是那一晚他在村子中对着开枪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