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七十一章 尸蚕的毁灭

  超子和卓雄划动着木筏,朝着那个他们几次三番都过不去的出口驶去╞” ╡当到达那个一米的位置,下意识的,又加速了。

  木筏就和平时航行一样,简单利索的通过了,木筏上的三人发出了欢呼了叫声。

  超子挥舞着拳头叫道:“,终于过来了,文斌哥你说要是一开始,我们就烧了那两口棺材不就得了,何必费这个劲。”

  查文斌答道:“好在我们误打误撞进了死门,才把那两个小鬼给引了出来你要直接动手,是烧不掉的,河童属水,只要他们不现出魂魄,你就是把整座山给烧了,在水中依然奈何不了他们只有他们脱离了棺木,失去了魂魄对本体的保护,才能遇火起焚刚才那两个小家伙,应该就是为了去抢秤砣了,秤砣是生铁,恰好水底有巨大的磁石,应该是被吸住了,还没来得及回棺木,才被我们得了手。”

  通过了一段平静的水域,两边的河道逐渐开始变宽,在往前面去,水面上开始有了一丝的雾气,朦胧的笼罩在水面之上,他们不得不又再次放慢了前进的步伐。

  再说外面的望月,下了古井之后,这群人就迫不及待的往里冲。

  第一个冲过转弯位置的是一个大汉,手持P5冲锋枪,还没等到其它人过去,“哒哒哒”的枪声已如狂风暴雨般响起,片刻后又消失了。

  这可是一群受过专业训练的日本人,无论是纪律和还是战术素养都颇高,望月一木一声喊了一声,前面没有回应,心知可能出了事,正想前去查看,先进去的那汉子已经跌跌撞撞的往回跑,脸色发黑,还未走到跟前,“扑通”一声已经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两腿抽筋。

  另一个汉子忙赶过去查看,撕开他的衣服一看,整个身子都已经开始发黑,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人已经没救了。

  正想站起来报告给望月,自己手上被什么东西一咬,用力一甩,原来是只白色的虫子,此刻还挂在他的手指之上。

  那虫子咬的死死的,任凭怎么拉扯,就是咬住不放,桃井千代正想过去帮忙,那汉子也跟着“扑通”一声到地,定睛一看,他的整条手臂此刻都已经漆黑。

  还未等到有下一步动作,地上的虫子弯腰一射,径直向千代扑去,刀光一闪,“咻”的一声,虫子成了两段,跌落在地上。

  眼看着这个汉子也已经不行了,不一会儿,两人就先后没了气息,留下两具通体漆黑的尸体

  千代用手中的念珠恒次丸拨弄着那虫子的尸体,说道:“家主,这两人应该就是被这种虫子咬死的,看来有剧毒,我们还是小心为上。”

  望月那个气艾此行进山,已经等了这么多年,这还没进去呢,就折了两人可都是他从家族挑选的顶级高手,难不成就这样放弃了?

  转而一想,自己的人都给虫子咬死了,那个道士查文斌呢?他们过去了吗?只要他们能过去,我们为什么就不能过去!

  望月皮笑肉不笑的冲着卓老汉说道:“大家都给我小心点,卓先生,你们中国古怪的东西太多,我们日本人不了解,你先进去帮我看看是什么情况”说着让一个汉子递给他一个射灯。

  卓玉贵哪里敢去,这两个精壮汉子眼瞅着就被先后咬死了,望月这是要送自己去踩地雷,他再怎么笨,这个道理还是懂的,正欲开口辩解,一排黑漆漆的P5枪口已经对准了他。

  去是死,不去也是死,卓老汉的脸上此刻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就想着给望月下跪了,但是一看他那脸上那刀疤一红,知道现在只要自己敢后撤,绝对会立马被扫成马蜂窝,好歹这地底下是自己祖宗们造的,进去就进去吧,就当过去给祖宗们殉葬了。

  哭丧着个脸,卓老汉,挪着步子过了那个拐弯处,射灯照过去,之前那个水潭的位置,白茫茫的一片尸蚕正在互相蠕动着,也数不清到底有多少只,他们正在互相撕咬着,拼杀着,原来这尸蚕失去了首领,现在正在内部选举呢,谁最能打,估计就是下一任的王。

  刚才那两人就是被这种虫子咬死的,他可是看得真真切切,眼下这么多,可把卓老汉给吓的够呛,在蕲封山生活了这么多年,只听说山上有蛇,还没见过有这种虫子,转身屁滚尿流的跑了回去。

  看见望月那凶狠的眼神,结巴的说道:“望月先生,前面前面有虫子,有数不清的虫子。”

  “大概有多少?”

  “数不清,白茫茫的一片,估计怎么得也有上万只。”

  望月一听,倒吸一口凉气,这一只虫子就要了自己两个手下的命,上万只,那还得了,他那犀利的眼神盯着卓玉贵,看他那吓的发抖的样子,也确实不像是说谎,转身跟千代问道:“千代,你们可是亲眼看见那道士下了古井?”

  千代单膝跪地,把头一低,说道:“回家主,千真万确,他们下井过了好久,才地动山摇起来。”

  望月眯着眼睛,想了半天,狠狠的说道:“除非那拨人也死在了这里,不然的话他们能过,我们也能过,望月家族为了这个使命已经等候了太久,既然已经到了这里,说什么也不能后退,即使是死,那也是为天皇,为帝国而死!为了望月家族的荣誉,我们难道会被几只中国的虫子吓跑吗?要是传回帝国,望月家的脸面往哪里放!”

  剩下的几人,全部单膝跪下,整齐的说道:“愿为帝国尽忠!”

  望月一木把手上一直包着的那根长条东西放进了自己的背包,转而接过一个大汉身上背着的木盒,小心翼翼的打开,一柄长约一米的太刀被放置在里面←月取出这把太刀的时候,两边桃井姐妹手中的鬼丸和念珠恒次丸都不禁一声颤抖。

  桃井千雪问道:“家主,这可是太刀童子切?”

  望月一木哈哈大笑:“不错,这就是童子切安纲,源赖光用此刀斩杀大江山中一个名叫酒吞童子的鬼神之后,一直被帝国收藏,这把刀是武艺与魔道的暗合体,能够斩杀一切邪魔,我倒要看看中国的虫子能禁得住它的锋芒吗,准备出发!”

  “是!”

  当他们亲眼看见那些密密麻麻的尸蚕之时,心头也是大骇,时不时有一两只爬上来,都被挡在前面的桃井姐妹斩杀,望月的眼神很是尖锐,一眼就看见那五口露在地面之上的铜棺。

  此前祖父交代不要触碰这些青铜棺,现在看来这里一片狼藉,想必已经被那道士破了大阵,正为自己的计谋暗自得意。

  望月说道:“用火攻,凡是昆虫都怕火。”

  几个黑衣大汉,立刻从手中拿出一个个的铁疙瘩,这是燃烧弹!这群家伙的行动果然是武装到了牙齿,这种枪榴弹型燃烧弹威力很是惊人。

  “呯”第一枚燃烧弹落在了水潭之中,“轰”以它为中心的方圆十平米内瞬间化为了一片火海,那些在爆炸范围内的虫子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就给烧成了灰烬,周边的虫子纷纷躲避炽热的火苗,乱作一团。

  “呯”第二枚,接着是第三枚,当最后一枚燃烧弹被扔了出去,整个水潭的位置都化为了一片火海,只听见烧的“啪啦啪啦”的虫子爆裂声和“哈哈哈”的望月邪恶的笑声〖尔几只逃向他们这边的虫子,不是被P5突突了,就是被太刀给斩杀了。

  许久,火苗才慢慢熄灭,连同那几口青铜棺都烧的通红,原本阴冷的地下,此刻也是热浪滚滚,现场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尸蚕被烧焦的尸体,恶臭之味充满了整个洞穴,四下查看,已经没有了一只活着的虫子,这里的石头都已经被烧的通红,尸蚕在这里算是被望月给彻底的杀得绝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