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七十章 河童

  三人当即大惊,脸色都为止一变,随着木筏转动的节奏变快,连身形都要稳定不住了,相反的,那两口木头棺材却逐渐停止了打圈。

  查文斌的脑子此刻却是越发冷静,这就是他异于常人的地方,当超子和卓雄都趴在木筏上不知所措的时候,他呢?还在看着这里的每一丝细微的变化。

  当他把眼神注意到那两口棺材已经静止的时候,喊道:“超子卓雄,你们两个会水不?”

  慌乱中的两人先后答道:“会!”

  查文斌顺手拿起木筏上的登山索,把一头扔到了超子跟前,另外一头紧紧的系在木筏中间。

  “抓着绳子,马上跳到水里去!快!”

  虽然不明白查文斌的用意,但是两人没有丝毫犹豫,“噗通噗通”两声落水声传出,超子和卓雄在冰冷刺骨的潭中踩着水,双手都扒着木筏,随着它一起转动着。

  “手离开木筏,不要碰到它,用绳子把身体捆着就行,在水里坚持一会儿!”

  说来也怪,当超子和卓雄的双手离开木筏的时候,它逐渐开始了停止转动,随着惯性慢慢的的消失,也逐渐恢复了平静。

  超子和卓雄在水里努力的浮着,看着木筏就这样退,还没来得及想呢?就听见查文斌在那喊道:“孽畜!”

  两人回头一看,那两口棺材之上此刻分别坐着一个小孩子,一男一女,光溜溜的一丝不挂,看年纪也不过就四五岁。

  说他们是小孩,其实也不然,这两个与其说是小孩,还不如说是一怪胎,因为他们头顶不是圆的,而是一个凹进去的大坑!

  那两个小孩正笑嘻嘻的看着水中的两人,咧开的嘴巴里上下各有两个尖牙,眼神很是凶狠,这哪是正常人家的小孩啊。

  “快上来!”查文斌喊道。

  就在超子和卓雄准备登上木筏的时候,那两个小孩也先后不见了踪迹,紧接着,两人都觉得小腿处一痛,接着就有东西把自己往下拉,力气大的惊人。

  “文斌哥,水下有东西拉我!”“我也被拉了!”

  查文斌又从包里拿出个小东西,一杆很小的杆秤,大小不过一个巴掌,物件是不大,可是准星,钩子和秤砣样样俱全。

  超子此刻半个脑袋都在水下了,吸口气就得呛一口水,卓雄那边也好不到哪里去,就剩下在水中双手扑通着了。

  查文斌取下秤砣,“咚”一声,给扔到了超子和卓雄之间,就在这时,他俩感觉脚下一松,查文斌一手一个,两人挣扎着终于上了木筏。

  卷起裤脚一看,两人的小腿之上都有一个手指蝇那手指印特别长,跟普通人不一样的是,这印子只有四根手指,现在都已经发紫了。

  查文斌又从兜里拿出一把糯米,交到他们手中。

  “用手包着糯米捂住伤口,就能拔毒,你俩就坐在这别动,等什么时候糯米变黑了就没事了。”

  看着自己腿上那触目惊心的手蝇超子问道:“这到底什么东西?”

  卓雄哭丧着个脸跟着说道:“还能有什么水鬼呗!”

  查文斌看着那两口棺材说道:“的确是水鬼,这玩意切确的说叫河童,不过是被人施了咒的可怜娃娃罢了,刚才那木筏子就是他俩在捣鬼,想把我们给扔下去,只要到了水里,就没人能起来。”

  “那我们?”超子问道。

  “刚才丢下去的是秤砣,杆秤是天地之间最公平的东西,为人之正义河童拉你们不过是为了找两个替死鬼去投胎可谁能比得过比秤砣身上的那股浩然公正之气,都以为那是个了不起的人落水了,赶紧抢着先去抓,你们才能抽开身。”

  “现在呢?”

  “刚才我故意要你们两个落水,就是要把它们给引出来河童现在现身了,证实了确实是这东西,那我们只要想办法烧了那两口棺材,就能破了此阵现在进的应该是死门,守这个阵的八成就是那两个小孩了,不过在水中没有人是它们的对手,包括我!”

  两人手中的糯米逐渐变黑了,查文斌又从小瓶子里倒了一点无根水,给他们冲洗,原先还是紫黑的手蝇现在已经成了淡红色。

  “没事了,超子,把酒拿出来”临行前,他们怕山里冷,特别买了两瓶驱寒用的。

  超子拿下背包,翻出两瓶二锅头来,查文斌一人给了一瓶说道:“拿好了,等下我们过去烧了那两口棺材,这是一对童男童女,靠前面那口是男的,那片水域是阴,视为阴中有阳;靠近后面这口里面是个女的,这片水域是阳,是为阳中有阴奇门遁甲,阴阳互抱,我们现在处的这个位置就是阴阳交界处,只要别下水,就只能困住我们。”

  超子用手比划了下,说道:“瞎子,以前在部队里投弹水平怎么样?”

  “酒只有两瓶,有把握吗?”查文斌问道。

  超子说道:“这点距离,我闭着眼睛都能扔到,就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卓雄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笑着说:“要不咱两比划比划?”

  “行,文斌哥给做个裁判。”

  拧开酒瓶盖,看着自己身上一身透湿,超子只好把眼光瞄到了查文斌身上,笑嘻嘻的说道:“文斌哥,借点衣服?”

  查文斌无语,只好从自己身上撕了点布条子。

  做燃烧瓶,他们两个自然是不在话下,布条子侵泡在酒中,捏成一个团堵着瓶口,外面留上一截做引线,分分钟就搞定了。

  点燃后,“呯”“呯”两声钵碎裂声传来,“轰”,水面之上,两团巨大的火焰升起,两支燃烧瓶准确的砸在了木棺之上,高度烈性白酒瞬间被点燃,转而把木棺变成了一片火海。

  三人站在木筏之上,看着燃烧的木棺,一股恶臭随着传来,只能捂住鼻子,好在这洞里空气流通的速度不慢,不然没被水鬼拉下去,自己先给熏死了。

  好一会儿,火苗才逐渐变鞋木棺露出水面的部分基本都已经被烧毁,查文斌让超子试一下木筏能否移动〗人拿起木棍在水里划了一下,还真的能走了。

  查文斌说道:“去棺材那边看看。”

  卓雄一听要去看那玩意,心里就不寒而栗:“我们还是别去看了吧。”

  超子笑骂道:“你个胆小鬼。”

  木筏现在已经可以随着他们的控制,几下子便来到了前边的第一口棺材处,烧的漆黑的木棺,还有火星在继续燃烧中间一具已经烧成碳样的小孩尸体,还在冒着青烟,查文斌心中一叹,说道:“也是两个苦命的孩子,被人糟成这样,在这里做了一对生死不轮回的冤鬼。”

  拿出登山索,绑在那口棺材上,滑动着木筏,往上拖后面那口棺材里也有一具已经烧焦了的尸体,查文斌让他们把两口棺材并拢。

  卓雄和超子虽然手上不太愿意,但也不敢违背他的意思,办完后,超子问道:“文斌哥,难不成,你还想给他们做场法事?刚才可是差点要了我们的命。”

  查文斌说道:“这也不是它们的本意,我要是不度,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该魂飞魄散,永世不能超生了。”

  说完转过身去,查文斌在包中翻出两根香来,点燃后,插在各自的棺材底上,嘴中念道:“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跪吾台前,八卦放光,坎而出,超生他方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穷,由汝自招》救等众,急急超生;敕救等众,急急超生!呔!”

  两缕青烟从香上飘出,在空中汪了一会儿,向之前他们进来的地方飘去,超子把登山索一松,两个棺材板也顺着水流向淌去,站在木筏上远远看着,查文斌说道:“现在我们该走了,直接往前面走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