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六十九章 奇门遁甲

  抬头看着四周的石壁,被捂得严严实实,别说有风,连手臂上的汗毛都没有动一下,三人在入口处好一阵子歇息,才逐渐恢复了一点力气。

  超子无奈的看着对面并不算远的出口,就剩下那最后一米,怎么滴就过不去呢?

  他们又仔细看了这里的水文情况,发现也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灯光朝下照去也看不清水底,中间那两口棺材还在提溜的打着圈儿,让人看着有些心烦。

  查文斌说道:“我们在试一次,这回从左边走要是等会儿还往后退,就也别浪费力气了,顺着水流回来,再想其它办法吧。”

  顺着左边的石壁,木筏和刚才走右边是一样的通畅,眼看着就到了刚才划不动的那个点,做了一个短暂的休息,“冲“,查文斌一声令下,三支木棍”啪啪啪“的打得水花四起,不到一米了!他们向前的动作依然没有停止,反而加快了。

  现实总是那么的无奈,木筏再次不动了!任凭他们怎样的用力,就是出不了这一米的距离,缓缓的向后退去,几乎是沿着刚才一样的路线,绕过那两口棺材,再次回到了原点。

  只是这一次,查文斌不是躺着的,而是坐着的,一进一出的两条弧线随着木筏的运动轨迹也同时在他的脑海中留下了印象。

  把之前的两次退回木筏的运动轨迹在心中仔细回忆了一遍,查文斌缓缓说道:“奇门遁甲。”

  “奇门遁甲?”,超子和卓雄异口同声的问道。

  查文斌点点头回道:“应该就是奇门遁甲了,不怪我们力气不够,如果找不到正确的路线,就这么在这个水潭里胡乱的划着,估计永远都出不去了,一直到筋痞尽的累死在这儿。”

  “那怎么办?”

  查文斌看着眼前波澜不惊的水面,从手中掏出了罗盘,指针的正南方位就在对面的出口处。

  收起罗盘,查文斌说道:“不怕,一个奇门遁甲还是困不住我们的,一会儿按照我说的方向走,我喊停就停,对面那个出口的位置是南,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北,左手边是东,右手边是西,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

  “你们都听好了,所谓奇门遁甲之术一共有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共计八门从我们现在的这个位置无论你往哪里走,永远都是走不出去的,现在只有绕到左手边的正东“生门”往中间划,到达那两口棺材的中点位置,转而往西南面的“休门”杀出,然后从我们再回到我们现在的正北位从“开门”驶入,一直向对面驶去,自然就能出去了,要是走错了其中任何一个位置,都会步入阵内的环型路线!连续不断返回,将会逐步消耗我们的力气和意志力,最后活活困死在这里!”

  卓雄嘿嘿一笑:“走错了,那就重新再走一次呗!反正都走了两次了。”

  查文斌看着他那憨样,又好气又好笑:“奇门遁甲,一共有四四一十六种变化,只要你进了阵,下一次的入口位置就会发生改变周而复始的下来,就不是要走一次两次那么简单了,这八个门中有一个死门,进去之后必死无疑至于那个生门,是我们平安走出去的唯一通道,至于其它六个门出来之后还是会被困在阵中。

  而奇门遁甲的高深之处就是你看不见下次生门开在哪里,死门开在哪里?破阵之人只有一次机会,错过之后,需要等到十六种变化全部发生,再次重新排列之后才会重新开启。

  万一,我们进了死门,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我们前两次都是沿着外围再走,所以才没有大碍,只要这里之前没有人走过的话,那么按照刚才我吩咐的去做,就一定能出去,否则的话就要等到下一次生门大开了。”

  对于查文斌说的这些东西,超子和卓雄自然是一知半解,不过对于他的话,两人已经是言听计从,不敢有半点怀疑。

  见卓雄还在那用手在比划着从哪进,再从哪出,超子一个巴掌扇到他脑袋上,喊道:“瞎比划啥呢?听文斌哥的就是了,你还懂这些翱。”

  卓雄只能朝着超子白了一眼,又不好发作,只在那等着查文斌的指令了。

  “以现在对面看见的那个洞口到木筏的位置为南北直线,向左贴着石壁前进,速度不要快!”

  查文斌一声令下,木筏开始沿着刚才走过的那条路再次缓缓启动,查文斌时刻盯着木筏所处位置的变化,不敢有半点懈怠。

  “停”,两个木棍同时别住了石壁,木筏稳稳当当的退下来。

  “调整船头,向中间进发!”木筏掉准转头,向着两口棺材的中间位置驶去,因为还有水流的影响,为了保证是走一条直线,超子和卓雄不得不努力调整着方向,终于当到达预定的位置之后,查文斌再次喊道。

  “向西南方向前进,不要偏离!”顺着查文斌手指的方向,木筏没有坐任何调整就朝着那儿过去,一直到达这次的位置,中间也没有出任何纰漏,查文斌会心一笑,现在只要重新回到原位,一切就会解决。

  “贴着石壁走,回到我们刚才起点的位置去。”

  木筏载着五个人,划了整整半个圆,再次回到了之前的入口位置。

  虽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这样绕了一圈下来就能出去,但是超子和卓雄依然很兴奋,如真照着查文斌所说,现在他们只要大摇大摆的朝着对面划过去就是了。

  超子搓着手说道:“文斌哥,那我们还等什么?直接冲过去了啊。”

  “走!”

  木筏朝着对面的出口,沿着这条中轴线,快速向南面的驶去,很快他们就接近了第一口棺材。

  “不要看那东西”查文斌双眼看着前方说道。

  两人心神意会的让自己不去注意那口不停打着转的棺材,就盯着出口,果然安全驶过了,很快他们就到了中心圆点的位置,这也是他们刚才来过的地方,而且不止来了一次了。

  突然,木筏又开始不动了,三人几乎是同时发现前面那口棺材和自己之前的距离一点都没有缩鞋无论他们怎么用力,木筏一直都是在原地踏步!

  难道自己算错了?查文斌心想。

  对于这一次,他们汀的位置是之前从未遇到过的中心,加上前几次都是好端端的从这里过,也没发生过问题,为什么单独这一次就卡住了?

  卓雄和超子又试着划过了几次,木筏没有后退,也没有前进,只是在原地打了几个圈,纹丝不动!

  超子已经急得是满头大汗了,把手中的木棍往木筏上一扔,嚷道:“文斌哥?这他妈是怎么回事翱难不成我们撞鬼了啊。”

  查文斌自己也是搞不清这是什么状况,赶忙拿出罗盘一看,顿时让他心中一凉!

  罗盘上的指针不停的在转圈!这就意味着在这个位置是没有方向的!联想到之前在村子里出现的那一幕,查文斌心头浮现的第一个词就是“中计了!”

  还没等超子继续抱怨呢,查文斌喊道:“不好,我们中计了!超子,把你兜里那装烟的铁盒子拿出来给我用用。”

  超子心里纳闷了,中计了你还抽烟?难不成是心里烦躁了,抽根烟解解闷?

  “喏,拿去!火要不要?”

  查文斌接过烟盒,刚准备有所动作,想了想,又把里面剩余的烟给拿了出来给超子还了回去,说道:“这些你自己收好了。”

  超子接过一把散烟,心想你到底要干嘛翱把烟给我,烟盒却被拿去了烟盒对他可是很重要的,因为他常年在外考古,尽是去些潮湿的地下,所以这纸盒烟就十分容易被打湿,自己索性弄了个铁盒子,买来的烟全给拆出来放里面存着。

  查文斌蹲下身子看着水面,射灯的穿透力无法看见水底有什么奇怪之处,两人也很好奇他到底要干嘛。

  查文斌把那个烟盒的盖子打开,留在了木筏上,剩下那个空盒子,给放到了水面,因为这盒子是空心的,照说有一定的浮力,是能漂在水面的。

  这一下,盒子刚放到水面,直接消失不见了,查文斌的手跟着就伸了下去,勉强捏住了盒子,一把给提了上来,嘴里说道:“好强的磁力,我们果然中计了,这下面放着一大块磁铁,所以很有可能我们刚才进的位置是错的,才被困在了这里!”

  超子一听又中计了,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块儿来:“又是磁铁?他们搞这么神秘到底是要闹哪样翱。”

  就在他弯腰拾起自己的烟盒之时,他们脚下的木筏动了,只是这一次不是后退,而是跟那两口棺材一样,开始了转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