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六十八章 循环

  当望月一行下到古井之底时,也被这人口开凿的上古遗迹所震撼,卓老汉更是没有想到自家吃了这么多年的水井之下原来是这般涅,只怕是他要见到那些棺材和尸骨之时,又会作何感想?

  当他们集结完毕之后,向着查文斌们走过的那条路出发,只要拐过那道弯,带给他们的将是无比的震撼!

  望月一木欣喜若狂,他以为自己终于走了一条和先辈不一样的道路,并为自己的决定沾沾自喜,大手一挥,一对人马便朝着前方开进,殊不知等待他们的是上万只已经失去首领并等待复仇的尸蚕。

  查文斌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为别人做了开路先锋,木筏载着五人沿着缓缓的水流继续逆行着,这支流洞穴的空间并不比外面的干流要小。

  一路上戒备的心始终不敢放松半步,这个看似平静的地下洞穴,仿佛无时无刻不充满了未知的危险,手中那柄七星郊终被紧紧捏赚超子和卓雄随时在划着木筏,也紧紧的盯着水面,天知道这里会不会蹦出一条大虫子还是一只巨型蛤蟆来。

  此时离他们进入左边的支流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按照现在的前行速度,也不过只走了五里路,一眼望不到头的暗黑让人无力的继续挥动的船桨,豁然原本充当引航照明的射灯灯光一下子散开,眼前出现了一片很大的空间。

  查文斌当即喊道:“小心前面有点异常!”

  超子和卓雄分别用木棍支住木筏,不让它随着河水移动,查文斌则站在前端,用射灯仔细观察着眼前的情况:这是一个很大的水潭,上游的水流冲击到此处形成了一个漩涡,只要过了现在的洞口,他们就要进入这片水域了。

  漩涡的中心,有一样东西吸引住了查文斌,一块很大的木头形状的东西随着水流不停的转着圈,好在速度不是很快,查文斌仔细一看,那竟是一口棺材!

  这里怎么会有棺材?而且还是个木头的?因为知道此地久无人烟,一般的木头棺材就算是从上游冲下来的,也怕是早就腐烂了的,除了那种名贵的金丝楠木,没有其它木头能够在水中浸泡几千年。

  查文斌从怀里拿出一根水平尺,这玩意是他平日里看风水常带着的,能够测量坡度,就地就给放在了木筏之上。

  那水平尺中间有一个气泡,嗖的就移到了下方,这就证明他们走的路是一直向上逆行的,而且坡度还不低查文斌估算了一下他们从井下出发到现在的距离,按照这个坡度来看,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很有可能已经高于村庄的地面海拔很多了。

  超子支着木筏问道:“文斌哥?有什么发现?”

  查文斌看着那口转着圈的棺材,似乎要从这里过,就得从它边上绕过去,现在退回去是不可能的,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得从着走。

  “没什么,一口棺材而已,等会儿咱们划过去的时候,离它远着点。”

  水潭是一个圆形,四周的石壁因为隔着远,灯光扫过去,倒也实在是看不清状况不过这哥仨都是胆大过人之辈,已经经历过生死考验,查文斌做了前进的手势,两人各自把手中的船桨朝着石壁上一撑,木筏就缓缓进了水潭。

  刚进去那会儿,木筏是按照查文斌之前的指示,沿着外围前进,受到水流旋转的影响,超子和卓雄吃力的用木棍船桨努力的调整着方向,小心的贴到那圈石壁之上。

  因为这儿的水文情况是个漩涡,所以这会儿,他们倒是变成了顺流的方向,木棍能改变的也只是防止木筏撞到石壁罢了。

  查文斌仔细打探着这个水潭,这里空间有一个足球场大鞋圆形很是规则,看不出有什么奇怪的。

  行进至一半的时候,卓雄叫道:“你们看,那边还有一口棺材呢?”

  果然顺着卓雄灯光照射的地方还有一口棺材在原地打着转查文斌很是惊讶怎么之前就没发现还有一口棺材呢?

  他让超子把木筏稳定下来,站在木筏之上仔细研究起这两口棺材,看了半响,原来如此。

  这两口棺材从形状和尺寸以及材质上看都是几乎一摸一样,一口棺材正对着他们进来的入口,另外一口则正对着出去的那头,两口棺材是在同一条直线之上,所以他从洞口那看去,后面那口棺材被前面那口给挡住了,加入本来就光线严重不足,所以这后面那一口就给漏了。

  从距离上看,这两口棺材分布的两个点离着各自的出口位置都不远,若是以这个水潭中心划上一道横线与两个点之间的直线垂直,将整个水潭的圆分别分割成两个半月,则这两口棺材刚好位于各自半径的中点。

  查文斌当即心头就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催着让超子赶紧把木筏赶出这片水域种阴森森的空间里凭空冒出两具棺材来就在你眼前晃悠,换做谁,都会觉得渗人。

  好在这段日子里在这个鬼地方他们见到的棺材也着实不少了,还不至于吓的两腿发软,超子和卓雄一前一后,挥动着手中的船桨,木筏以最大的速度向对面的出口处驶去。

  眼看着离着出口也就不到一米的距离,那两口棺材也被扔在了身后,查文斌那颗提到嗓子眼的心算是放下去了一半,只要再往前一步,只需要一步,就能离开这里了。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事与愿违,当你就要实现自己的想法,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但是这次转弯,足以让他们三人铭记一生。

  木筏原本是顺着水流前行,到了这出口处自然就又变成了逆流,当查文斌发现超子和卓雄已经挥舞了半年的船桨,木筏不仅没有前进,反而再向后倒退时,脸色都开始微微发白,离他们身后不过二十米的距离就是那口棺材。

  超子在这阴冷的地下河道里已经用尽了全力,拼命的划动船桨,他也感觉到现在自己所处的位置是不进反退,隔着那口子有越来越远的趋势,一下急了起来喊道:“瞎子,你加把劲行不?”

  卓雄现在也是有苦说不出,自己胳膊都已经挥到抬不起来了,这木筏还在往后退,一边划动手中的木棍一边说道:“我都拼了老命在这划了,貌似还是不得劲儿啊文斌哥,你说这是怎么回事翱。”

  查文斌呢,这会儿他也没闲着,手上也拿着一根大木棍在水里鼓捣着呢,眼瞅着这木筏就是出不去,自己心中也急艾顺手拿起一根木棍就加入了划船的行列,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这里的水文复杂程度超过了我们的想象,再加把劲,只要出了这口子就行了”说完,又继续挥动着。

  当半个时辰过后,三个男人都已经累瘫在了木筏之上,口中只剩下出的气儿了木筏不禁没有前进半步,反而十足后退了十米之远不是他们想放弃,而是眼下真的没力气了。

  查文斌喘着粗气说道:“先休息会儿,撑死也就在这里打几个圈罢了,等我们力气恢复够了再来过。”

  木筏沿着水流看似像着棺材的方向飘去,但是却又离着有一些距离,查文斌虽然没了力气,但眼神还是好使的,一直在关注着木筏的动向。

  木筏载着五个人顺着水流的方向不可思议的向外划了一道弧线绕过了那口棺材,到了身后那口棺材的位置之时再次转变了方向,转而向内又划过了一道弧线绕过了开口他们看见的那口棺材,回到了原点!

  当超子和卓雄发现自己又回来了的时候,都已经挣扎着从木筏上坐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漂了一圈又回来了?

  真正让查文斌震惊的不是又回到了远点,而是这木筏是沿着中间那根链接棺材的线,以一个“S”型的运动轨迹,巧妙的绕过了那两口棺材才回到的远点,要知道水是无相的,在这么一片没有风和其它因素干扰的水域,一块静止不动的木头是如何才能自己走出一个“S”!这绝对是超越了常理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