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六十五章 不速之客

  蕲封山下,失落的村庄,想必之前查文斌到来的时候,已是一片狼藉,房屋东倒西歪一群装备身着迷彩服的大汉围着古井依次排开,站在他们正前方的是一个领头涅的中年人,正在抽着烟,他的身边一个老人正毕恭毕敬的站着,等候发落。

  那领头男子对着身边的老者说道:“你确定他们都进去了吗?”

  那老者急忙回答道:“是的,望月一木先生,看这村里的破坏程度,想必第一个大阵已经被他们破了,只要你们能拿到想要的东西。”

  “这件事你做的很好,我给你的承诺也一定会实现,哈哈哈哈,你们稍作调整,准备下井!”

  这群不速之客他们来自哪里?又是怎样找到这么个偏僻的地方?究竟是要做什么?

  这群人一行共十一人。

  一个领头男子,生的倒是眉清目秀,可是右脸之上却有一道明显的刀疤,就在刚在狂笑的时候,那道刀疤呈现了一抹红色,十分狰狞,男子手中所持一个木棍样式的东西,被黑色的布套紧紧包裹着,从始至终也没有人见过这里面到底是什么。

  两个年轻女子站在他的身后,容貌竟是生的一模一样,想必是一对孪生姐妹,天生一张精致的脸蛋却冷若冰霜,让人不敢接近两姐妹手中各持一柄武士刀,刀鞘颜色一红一黑。

  古井边站着七个彪形大汉,手持清一色德国造P5冲锋枪,这些人到现在为止也没开口说过一句话,他们貌似只听从领头男子的命令。

  还有一个衣着普通的老者,虽然身子看上去单爆但是两眼却放着贼光。

  休息片刻之后,领头男子指着一个大汉说道:“你先下去探探路。”

  那汉子接到指令之后,拿出登山锁扣扣住系在井中的登山索,双腿蹬着井壁,快速下滑,领头男子手中的一根烟刚点完,还没吸上几口,井中“嗖”的一声,飞出一枚信号弹,离着地面不过十来米的高度爆炸开来,吓的众人赶紧抱住头。

  一阵烟雾过后,领头男子才睁开眼睛骂道:“差点炸伤自己人,你们事先是怎么准备工作的!”

  身后一个女子说道:“家主,这也不全怪他们,此地不知是何缘故,对讲设备完全失灵,才出此下策。”

  那男子气呼呼的说道:“千代,你自幼和你妹妹在中国长大,我们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你们明白吗?”

  两位女子听闻,同时下跪,低着脑袋等候指令。

  男子挥了一把衣袖,嘴中“哼”了一生:“明白就好,为了这个东西,望月族已经整整寻觅了上千年如今终于有了线索,家族赋予的使命终于要在我们手中完成了,只要找到了‘它’,你们就是民族的英雄,所以这次行动,只准成功,不许失败!”

  “千代(千雪)明白!”两姐妹说道。

  “明白就好”那男子又走到老者的身边,做了个请的手势,笑着说:“卓先生,请您先下去吧。”

  老者面露难色,“这。”

  忽然,望月一木脸色一黑,那道刀疤顿时就红了起来,不满意的说道:“怕是卓先生信不过我?”此话刚说完,后面两位女子,呼的站起身来,却被望月伸出双臂做了阻拦,再次做了个请的手势:“老人家,您请吧!”

  那老头看着这群凶神恶煞的家伙只得“嗯”了一声,边上立马上来几个大汉,不分由说的给他扣上登山索,套上射灯,就给拉到了井边。

  那老头微微颤颤的沿着登山索慢慢向下滑去,望月这才满意的笑了笑,等到一行人全部进入古井,整个村子再次陷入一片破败的宁静之中。

  那个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卓雄的老爹卓老汉!

  事情得回到二十几年前说起。

  那一年妻子和女儿失踪之后不久,卓玉贵伤心欲绝,但生活还要继续,自己也常挑着着些山货和草药去紫平铺镇上贩卖,因为他会喊,所以总能遇到些游客来做他的生意。

  一日他如同往常一样前往镇上,遇到几个游客正在跟当地人打听一座大山,说是这山终年藏在云雾之中。

  卓玉贵当即大惊,他原本就生活在这个山下,只是那个村子地处偏僻,知晓此山的人更是少之甚少,现在怎么有人来寻找此处?

  不过见对方一共有四人,由一个老者领头,余下三个都是些年轻人,心想可能只是来旅游的人无意中听到这座山罢了,何不以自己知道为由让他们买些山货,好歹也是一桩生意,便上前去搭讪。

  “几位要找的那座山可是叫蕲封山?”

  那几人听罢,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又恢复正常,那老者上前说道:“老乡,莫非你知道?”

  卓玉贵当即牛气的说道:“咦,我自幼就生活在那山下,怎会不知?”

  几人当即面露喜色,那老汉声称自己是来此地考古,听说那儿有个古代的什么遗迹,让卓老汉做个向导那村子自打卓玉贵记事起,就没去过陌生人,心中也是左右为难,想起祖宗的遗训只是交代别上那蕲封山,又没说不准带外人进去,心中就打了个小九九。

  卓玉贵以山货没卖完为由,不肯出发,那几个人倒是爽快的很,立马表示自己全买了,他又乘机开了个离谱的价格,不想那几人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一沓子白花花的钞票就递到了他手上那老头说若是他能带路找到那山,他肯另外再付一大笔钱。

  当那老头报出那个对于卓玉贵来说是天文数字的价格之后,他再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当即收了摊子就带着几人进山。

  赶路的途中,还是那个老头,开口问得都是那山的情况,卓玉贵路上喝了几口酒,摸着兜里鼓鼓的钞票,话便多了起来,一顿吹嘘那山是如何的神秘,自家娘们和闺女都在那山上失踪了,劝他们只在远处看看就好,那山上有鬼怪,是千万去不得的老头笑着答应,表示一定尊重他们村子里的规定。

  等到他们赶到村子已是天色微黑,不过好在有卓玉贵在前头带路,乘着夜色,几人打着火把还是摸回了村里,当晚就给安排在了自家住下,让他们第二天再上山。

  第二天一早,卓玉贵醒来发现村子里闹哄哄的,起床一看,昨晚带回来的那几个人正在古井那儿发东西呢,披着衣服,来不及洗漱就赶了过去,原来他们是在那发糖呢。

  村里的小孩哪见过这种奶糖艾一个个都欢喜的不得了,嘴里嘬着一个,手上还拽着一个,纷纷往自己家里报喜去,不一会儿,全村的人都到齐了。

  村长一看,哟,来了客人,一打听是卓玉贵带来的,就把他拉到外面一顿狠骂,怎么就把陌生人给带进来了。玉贵自知理亏,就编了个谎话,说是进来给咱们这块地搞旅游开发的,村长心想这儿也确实是穷,一条裤子都得夫妻两人轮着穿,不过祖宗有规矩,这儿不得和外界有过多来往,只是让玉贵第二天给送出去就行。

  不过这山里人还是很好客,当天晚上,村长又是杀鸡,又是宰羊,挨家挨户搜罗了像样的东西给摆了一大桌,跟几个上了年纪的长辈一块儿设宴款待这几个远道而来的客人。

  席间,村长让玉贵作陪,让他觉得自己很是有面子,不由得就多喝了几杯,可是他不胜酒力,醉倒之后被几个小伙子给架到自家土炕上睡着了,等他第二天再次醒来,已是日上三竿,觉得自己头痛欲裂,便去古井那打瓢水喝,不想出门的时候给他吓了个半死,古井边一片血迹,染红了整个井口,当即大惊失色,狂喊着村民的名字,竟无一人回答,挨家挨户搜寻,只在村长家的地窖里听到了婴儿的啼哭,打开一个,村长的儿子正在襁褓里嗷嗷大哭,他赶紧给抱了出来,疯了似的跑出了村子。

  几日之后,当他在紫平铺的一家供销社买奶粉时,又遇到了那个老者,只是此刻他脸色很是苍白,之身一人前来购买食物。

  两人再次相遇,卓玉贵不免要找他问个清楚,两人来到不远处一山脚,玉贵正要发难,那老者当即掏出一并匕首顶住玉贵,狠狠的说道:“我们是你带进去的,这件事,从今以后不准跟任何人提起,否则的话,要你的命!”

  说完,那人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大笔钱财和一枚龙形玉坠,放到卓玉贵身前,交代他就在这个山脚下居赚若干年后会有人持一枚个这个玉坠一模一样的人来找他,如果敢不遵守约定,纵使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被人杀掉说完,那老者捂着胸口,拂袖离去。

  此后,卓玉贵便把那从村长地窖里捡来的孩子取名叫做“卓雄”,又用那些钱财就在那山脚置办了这间农家客栈,对于当年,他也是闭口不提。

  一晃二十几年过去了,卓雄也长大成人,还当了兵,自己也老了,以为当初不过是那个老者要吓辉己罢了,对于那件事他也逐渐开始淡忘,一直到另外一枚龙形玉佩再次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