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六十四章 岔口

  调退两人的争论,查文斌继续说道:“你们不觉得这幅画中描述的跟我们现在遇到的一些情况很相似吗?”

  卓雄还是在那耷拉了个脑袋,低头不语,看来超子有些话确实是伤害到他了,查文斌也很无奈,大家心中对于这里的一切都有着无数的疑问,而唯独的线索恐怕也只有卓老汉了。

  超子不以为然的说道:“这画中说的逐鹿之战只是传说罢了,跟我们现在又有什么关系翱。”

  查文斌看了一眼卓雄,故意把声音提高了几分,说道:“如果我说,卓老汉并没有说谎呢?”

  卓雄原本低着的脑袋刷的一下就抬起了,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查文斌,超子也来了精神,又往人堆里挤了挤。

  “下井的前一天,也就是他们失踪前,我们查看了这个村子,包括那口古井好像并没有什么异常,而且那几个义庄也是被紧锁,照着这个村子的布局和整个大阵的安排,我一定会告诉他们这几个义庄是村子的禁区,一般人肯定进不去,所以卓老汉不知道里面的状况是情有可原的,所以才会用四个凶兽,阻吓村民不能进入。”

  做了一个停顿,卓雄的脸色已经被原先好看了很多,查文斌心头也渐渐放松了下来,这时候,如果闹内讧,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接着说。

  “蕲封山真的如卓老汉所言,终年被云雾笼罩,有人进去走失,也是在正常不过的情况了,所以卓雄的母亲和姐姐留才会失踪和我前面看见的第一幅壁画描述的信息基本是一致的,那副画中的山只露出了一个山尖,其余部分都在一条白色波浪线之下,我现在可以理解为这座山终年看不清全貌,现在我们不管这幅画里画的这座山是是浊鹿山还是蕲封山,就假设它就是蕲封山。”

  卓雄说道:“文斌哥,如果这样说的话,我爹他就没有说谎了,蕲封山我们刚来的时候,也是亲眼所见确实是隐藏在云雾缭绕之中。”

  查文斌点点头说道:“不错,我曾经在第二幅画里看见两对人马,其中黄帝的那对被困在山上,蚩尤的军队包围在外面,根据涿鹿之战的传说,黄帝确实是被浓雾所困,这也应对了这里的自然条件。”

  他接着说道:“第三幅画里出现了一个女人,立于山顶,手中拿着一根白线,我之前始终不能理解那根白线是什么意思,但是结合现在后面那一幅画和你们所见到的蕲封山全貌,我已经能明白了第三幅画里,应该是说那个女人把山上的雾气全部收走了,使得黄帝的军队得以脱困,第四幅画里,应龙从山顶喷水,冲击了蚩尤的军队。

  你们两个不觉得这和我们遇到的情况又是一致的吗?”

  超子心中此刻充满了疑惑,急切的说道:“你继续讲。”

  “我们是听到古井那儿有动静,然后超子你下井,紧接着,井水开始往外喷,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发现这么深的古井里居然没水了,然后我下了井,再接着天亮了,你们发现蕲封山上已经没有了云雾那么如果我告诉你们蕲封山上的雨雾在井水溢出之前就消散了呢?只是因为天黑,我们都没有发现罢了云雾不过是水的气态形势罢了,归根结底它也还是水〗上浓厚的云雾因为某件事凝结成了水,转而顺势冲下山来,从古井之中喷涌而出,这是不是和第四幅壁画里描述的信息是一致的!至于这种异象,卓老汉并没有跟我们提及,那是不是也意味着真的是第一次出现呢?”

  这番话说完,三人又在各自心中前后做了一番推测,是艾因为天黑,谁都不曾注意到蕲封山的变化,如果云雾退去是发生在古井喷水之前呢?那真的是印证了这里壁画所讲述的事情,只是少了两支对战的军队罢了。

  超子叹道:“天呐,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地方!”

  查文斌接着说:“这画中的应龙确切的说应该是化气为龙,一条水龙沿着山体飞流直下,从古井的口喷出,那么古井的位置就应该是龙首!水龙吸月,吸收日月精华,以相辅这个大阵的存在,照着这个走势,这条河的上游,可能就是蕲封山!只要我们继续往前走,就一定能找到出口!”

  查文斌的这句话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刺激到了大家,马上解开绳索,木筏顺着水流再次向前开路,经过这幅壁画过后,洞口又开始逐渐缩鞋矮的地方还要低着脑袋前进,窄的地方也就刚好能容个木筏通过,三人小心谨慎的赶路,只是再也没有发现别的壁画,这让查文斌多少有些失望。

  木筏本就是逆流,加上人多路难走,所以前进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好在除了偶尔有一两条鱼儿从边上游过,倒也没有其它的东西了。

  正走着呢,前方的超子把木棍往边上的石壁上一拄,给木筏来了个急刹车。

  查文斌问道:“怎么了?”

  超子努力稳住木筏不往后退,嘴巴努了努:“前面有两个岔口,怎么办?”

  查文斌忙敢向船头,在射灯的照射下,果然,这里是一个“丫”字型水路岔口,两边看上去差不多大鞋都能通行,感情是两条暗河在这儿汇集成了一条。

  走哪边,这可是个难题,这两个洞穴看样子都是天然形成的,没有任何人工开凿的痕迹查文斌看着那两个黑漆漆的洞口,就像是一对深邃的眼睛,让他觉得很是不舒服,思考了片刻,决定还是在这里卜一卦拿出龟壳,查文斌顺手从河里沾了一滴水,从龟壳正上方滴下,水流向哪边,就意味着往哪边走。

  “滴答”一滴水从手指坠落,点在龟壳上,查文斌睁大眼睛看着,那水珠竟然往后走,这是要他们回去!可是回去已经没路了。

  再试了一次,那水珠还是往回走,看着前方的岔口,查文斌有了不好的预感。

  说道:“如果我们到了这里真的是命中注定的话,左阴右阳,按照命理,左边是死门,右边是生门才对但是左边的死门里会有一个生位,右边的生门里也会有一个死位,如果我们走左边可能会遇到危险,如果闯过去了也就没事了;走右边的话,只要我们不闯进那个死位,就应该能顺利出去,从卦象上来看,似乎哪一条路都有危险,所以,你们两个来决定吧。”

  超子和卓雄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们听你的。”

  “好,既然两位兄弟这么相信我,那么我选择要走左边。”

  超子拔出手中的匕首说道:“文斌哥,那就走左边,我还就不信邪了,今儿谁要拦着小爷出去,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打倒一切牛鬼蛇神!”

  卓雄也跟着说道:“反正困在这里也是死,走哪边都一样。”

  查文斌看了右边的洞穴,他不知道他的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对于超子,对于卓雄,甚至是昏迷的老王和冷怡然,如果左边真的是危险,这个责任他能承担的起吗?不是说有天意吗?我就偏偏不听天意,有句话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只要我们命够硬,就能扛过去!

  乘着这个间隙,查文斌又让超子拿出登山索,把昏迷的老王和冷怡然给捆在了木筏上,万一等下出了危险,还能保证他们两个不落水≡枪现在已经没了子弹,跟烧火棍也没什么区别了,两人又取下各自的匕首给捆在前面枪管前端,给当做了刺刀用,又吃了点食物,补充了体力又给昏迷的两人注射了抗生素,合着水给喂了点干粮下去。

  查文斌做了前进的手势,木筏缓缓的向左边洞穴前进,查文斌回头看着岔口已经越来越远,内心不再挣扎,转过头去紧盯着前方至于前面等待他们的是什么?我们下期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