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六十三章 第四幅壁画

  这一次几个人算是死里逃生几个人在木筏上呆了片刻,没见后面再有尸蚕过来,估计是它们也害怕这里的天敌,而那只三足蟾也没有再次浮出过水面,一边还在恶战的水面终于恢复了宁静。

  超子无奈的看着手中已经被咬烂的猎枪,自嘲道:“没想到,到头来还是一只蛤蟆救了我们”说着拿起船桨,开始划动,木筏沿着河水向上流飘去。

  这河道越往前走,地势越发开阔,两边的悬崖石壁长势也是千奇百怪,有几棵巨大的钟乳石从上垂直到了地面,木筏就这样在其中绕来绕去,对于这样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查文斌只想着能快点赶出去,把老王和冷怡然送去医院是当前最重要的事情。

  木筏载着五个人悄无声息的逆流而上,除了船桨和水接触发出的声音,再无其它,可是查文斌的心却没有掉以轻心,对于这个失落的地方,给了他们太多的未知的危险和太多的不可思议≈中的射灯始终对着四周的石壁和水面不停来回晃动,因为他知道这种传说中的三足蟾只会出现在风水宝地,根据古书记载,这种地方一定有它守护的某样东西。

  当光线扫到一块石壁之上,几个线条依次出现,查文斌的眼神马上被吸引住了。

  “超子,停一下,朝着那边划过去。”

  木筏顺着查文斌照射的地方,慢慢移动,随着距离的不断推近,一幅巨大的壁画出现了在他们的眼中,让查文斌欣喜若狂的是,这一幅竟然和井下的那几幅壁画讲述的是同一件事,而且还是那第三幅的后续。

  这幅壁画中的那个山顶的那个女人不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简单的龙,虽然刻画的很粗糙,但是一对巨大的翼告诉了他,这条正是应龙!

  卓雄手中看着那副壁画也是大吃一惊,叫道:“翱超子,你看,那图上画的不就是我们在井口看见的那条飞上的来的绿色巨龙吗?跟这画中的龙一模一样,都有一对大翅膀!”

  超子一看,咦,还真是这么回事,这条龙也带着翅膀,跟着叫道:“是艾文斌哥,你刚下井的时候,我们两个在上面等了半天,一直到后面地动山椰接着就钻出这么一条龙来,瞎子说的没错,跟这条果真是一模一样。”

  “这是应龙,你们看见的是那堆白骨的阴灵组成的样子,看来它们被关在这下面几千年,也明白只有龙的力量才能冲破这里的禁制,这里讲的应该是应龙高水的故事,你们看,那条龙的口中是不是正在往山下喷水。”

  果然,几条白线顺着从龙形图案的头部开始,沿着蕲封山顺流而下,后面一个首领涅的人带着一群动物向前冲锋,而那个八只脚,三头六臂的蚩尤被大水冲的落荒而逃。

  “涿鹿之战?”超子说道。

  查文斌应了一说说道:“是的,我之前曾经在古井下面也发现了三幅图,讲述的涿鹿之战的场面,但是不知为何这背景会选在蕲封山,你们看图中的那座高山,如果我没看错,就应该是这里的蕲封山,蕲封山地处四川跟涿鹿相差十万八千里,根本联系不到一块儿去,为何这画中的信息会把战场描述在这里。”

  超子看着图中的山形,也是觉得十分熟悉,想了半天,猛的一拍脑袋,说道:“文斌哥,这图中描述的可能不是蕲封山,涿鹿之战的古战场我曾经去游玩过,在河北涿县东南方向那儿也有一座山,叫做浊鹿山传说中的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那个野字据说就是在浊鹿山的山脚,那山跟这图倒是有几分相似。”

  查文斌自然是没有去过浊鹿山,也不知晓那山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不过听超子这么一说,他也觉得有几分道理,古人那些传说经常会被搬到这儿那儿,只是用来神话当权者,为了让他们更加牢固的控制自己的子民罢了。

  查文斌正准备叮嘱在往前走走看看,超子又说道:“不过,早上我们下井的时候,蕲封山上的云雾散的一干二净,一眼看去,竟然还有些翔云飞鹤在其中穿梭,都有一种让我跪下顶礼膜拜的冲动,瞎子他老爹不是说这山终年被云雾覆盖,谁都没见过它的真面目吗?怎么赶巧我们一来就给看见了,我说怎么我一见着蕲封山就那么熟悉呢,别说,这蕲封山和浊鹿山还真的有那么几分相似,难怪文彬哥你也会觉得这儿上面画的是蕲封山瞎子,回头找你爹问问清楚,明明一早起来雾气就退了,还非要说那山上有毒蛇瘴气,那会儿的情况你自己可也是看见的,那山看上去神圣的不得了,说有仙人在上面我才信呢。”

  卓雄也觉得奇怪,老爹明明是说娘和姐姐一块儿迷失在那大山中了,怎么今儿在外面却看的真真切切,还有这里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儿,自己也从来没听说他提起过,每当娘的忌日,他也从来都不带自己去,回头要是出去了,得管他问个明白了。

  蕲封山的云雾散了,结合前面的那第三幅画,那个女人手中的那条线?查文斌顿时想明白了,那根本不是线,她手中的就应该是云雾!

  查文斌示意他俩坐下,三人在木筏上围城了一个圈,又找了条绳子把木筏系在钟乳石上,退下来,说道:“超子,卓雄,我跟你们两个说一件事,也是我的推测,咱三个一块儿分析分析你们说我下井之后看见蕲封山的云雾散了,临走前卓老汉确实有说过那山终年雨雾不散,祖祖辈辈谁都没见过它的庐山真面目,我觉得他的话应该是真的。”

  超子一股脑就觉得卓雄他爹撒谎了,只是碍于瞎子的情面一直不肯说出来,这会儿查文斌挑了个头,他到是可以痛快的说了。

  “他的话是真的?瞎子,今天我不是说你,你自己想想我们进了这个村,看见的那些个稀奇古怪的东西,你爹在临走前压根没跟我们提过对吧,照说他在这村里祖祖辈辈的活了那么些年,能不知道哪里能去,哪里不能去可是他除了说不能进山之外,别的可什么都没说,你自己也看见了那几个义庄里的棺材,还有那口邪门到姥姥家的古井,这些他可都没说过,要是打个招呼先,我们也未必就会中招吧!”

  卓雄虽然自己心里也觉得奇怪,但是嘴上还是不敢承认自己老爹会坑人:“超子,你别血口喷人艾要真是要坑你们,我会跟着一起下来吗?”

  超子大手一挥:“瞎子,你的为人我了解,咱们绝对是兄弟,可是你自己不觉得这事奇怪吗?这村子里的事,你爹跟你说过多少?”

  “我我从小我爹就不肯跟我提老家的事儿,我只知道这个村子的大致方向,也从来没来过,我想他可能是怕我会想我娘,故意不说的。”

  超子继续说道:“你不觉得他是故意跟我们,包括你,隐瞒了这里的一些情况吗?我们几个第一次来都觉得这里不简单,他在这儿生活了那么久难道都不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跟我们提个醒儿?”

  卓雄被这话给问倒了,脸色也是憋得通红,的确,连自己都在怀疑了,就更加别说超子了。

  查文斌打断了两人的争吵,说道:“超子,你给我省两句,听我说完,卓雄兄弟,你别见怪,超子这人心直口快。”

  卓雄低头把弄着手中的船桨“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此刻他心中也有许多疑问想找卓老汉问个清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