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六十二章 以毒攻毒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只见岸上的那只金黄色尸蚕王,“吱”的一声吼叫,脖子一扬,猛的一弯腰,跃入水中,顿时水面被分成了两道水花,箭一般的冲着木筏追来。

  船上的几人一看,顿时大惊失色,手上没了‘人质’了,这下该怎么办?眼瞅着那尸蚕王就要到跟前,卓雄紧忙举起猎枪,“呯”,一声枪响响彻了整个洞穴,这一枪是对着它的脑袋打的,以卓雄的枪法,这点距离是怎么都不会打偏的。

  果然,那尸蚕王身子一低,没入了水中,不见了身影在射灯的照射下,原本有些浑浊的河水水面之上,一团黑色的血迹开始散开,发出让人难闻至极的腥臭味。

  超子拿着充当船桨的木棍说道:“打中了?”

  卓雄看着手中的猎枪和水面上漂浮着的血迹,虽然心有余悸,但对于这种专门射杀大型动物的鹿弹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这么近的距离,八百斤的野牛都能一枪放倒,别说一只虫子了。”

  平静而腥臭的水面,却不能轻易放松那颗时刻警备的心,查文斌捏着手中的武器,紧张的察觉着水里的一举一动,一根烟的时间过去了,除了偶尔有拍打到木筏上的激起的水浪声,整个洞穴一片宁静想起刚才那只巨大的舌头,这水下肯定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东西,查文斌此刻只想快点离开这儿,催促道:“赶紧往前走,不要发出太大的动静。”

  卓雄把那只当做船桨的木棍插入了水里,向后一拨,准备提起来的时候,发现怎么都拉不动了,以为是不是被水底的杂物给卡住了,使劲往上一提,“哗啦”一声巨响,伴随着他手中船桨离开了水面,一个巨大的脑袋也随着被带起。

  “咔嚓”一声,木棍应声而断。

  “啊它还没有死!”

  查文斌和超子转头一看,是的,那条尸蚕王没有死!它的脑壳上有几处伤口正在往外冒着黑色的血液,在射灯的照射下,这条金光闪闪的尸蚕,向后昂着头,巨大的螯钳已经张开,只消下一秒,它的攻击就能让卓雄立刻毙命。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就在尸蚕王完成了进攻的准备之时,“哗”的一声,那条巨大的舌头再次伸出了水面,直射向水面浮着的尸蚕王,“嗖”的一下,舌头前段有一个巨大的“肉瘤”,就像超子使用的登山索一般,“肉瘤“带着后面的舌头甩向尸蚕王,绕着它的身子缠了一整个圈。

  三人在木筏之上是看的目瞪口呆,一时间竟忘记了害怕,那尸蚕王被缠住之后,调转脑袋,放弃了对准备对卓雄这一次攻击,转而低头,一对黑色的螯钳对准了缠在身上的舌头狠狠的咬了下去。

  那舌头像是提前知道了这一结果,又是“嗖”的一声从尸蚕王的身上解开,回到了水底,让这一钳子扑了个空。

  尸蚕王显然对于这个卷走它孩子的“舌头”十分恼火,不住的水面上摆动着身体,溅起的水花让前面的卓雄成了一个落汤鸡。

  查文斌见有东西缠上了它,赶紧说道:“是敌是友还不知道,我们快走!”

  超子和卓雄拼了命的想前划动着手里的木棍,无奈这艘木筏前行的速度实在让人是不敢恭维,那尸蚕王发泄了一会儿,见自己的仇人就要逃跑,脑袋一底,就朝着他们撵了过去。

  眼见着这会儿是真的没地可以躲了,卓雄干脆闭上了眼睛,心想着一会儿给我来个痛快点的就成。

  “哗啦”又一声巨响,扑面而来冰凉的河水把卓雄又浇了个透心凉,睁开眼睛一看,那只尸蚕王,此刻正被一只巨大的嘴巴咬住了身子,而它的钳子也狠狠的夹住了那个东西的后背。

  一时间水面浪花四起,一个巨大的白色肚皮不停的水中翻滚,查文斌这才看清楚,原来是一只巨型蟾蜍咬住了尸蚕王。

  这只蟾蜍的身形十分庞大,跟他们这个小木筏比,也几乎相差无几,跟普通蟾蜍除了在涅上十分接近之外,只能说这是一个十足的怪物金黄色的背上布满了七个疙瘩,完全按照北斗七星排布,头顶上的花纹也和普通蟾蜍不一样,竟然是一幅浑然天成的太极两仪,半黑半白,一对绿色眼睛和铜铃一般大小却刚好坐落在太极图上,成为了图上的两个点!宽大的嘴巴张开能估计能一口吞下个活人,沿着它的嘴巴上下的花纹对应成了一串串的铜钱涅,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是这只蟾蜍只有三条腿!

  面对这样一个庞然大物,查文斌惊叫道:“三足蟾!”

  已经被眼前这两个怪物的打斗景象完全吸引了的卓雄完全没有听到查文斌的惊呼,倒是离他最近的超子问道:“你说什么?”

  查文斌激动的指着水面上正在和尸蚕王战斗的大蛤蟆说道:“这是三足蟾,传说中的三足蟾!古书上记载:‘谓蟾三足,窟月而居,为仙虫’说的就是这种蟾蜍。”

  “仙虫?我看是个怪物才对!这下面竟出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有哪一个看上去善类了”超子看着查文斌说道。

  “三只脚的蟾蜍居住的地方,都是风水宝地,而且此处一定要有宝物吸引它,道家风水上,都是认为蟾能聚财,镇财,不使金钱流失而这种三足蟾还能避邪,有镇鬼之用,所以它才会和那万恶的尸蚕势不两立,我估计刚才那虫子不肯下水,定是知道水中有它的天敌存在,不想自己的孩子被咬了去,这才发怒,冲下了河。”

  水面之上的战斗正在激烈的进行着,似乎那三足蟾的后背也是刀枪不入,任凭那尸蚕王如何用螯钳撕咬,它都始终咬着尸蚕王的身体,在水中不停的转动着自己的身子,白花花的肚皮不停在水中翻滚浑浊的河水上再次浮起丝丝黑色血液,不用说,尸蚕王已经受伤了。

  见自己对这一身疙瘩的后背撕咬无效,尸蚕王再次扬起自己的脑袋,嘴中一团黑色丝线喷向三足蟾的眼睛!眼睛通常都是身体之上最薄弱的位置,可那三足蟾反应也块,眼睛一闭,两团黑丝全部射在了眼睑之上。

  尸蚕王见自己一击不成,再次昂起脑袋,露在外面的身体已经弯曲成了极限,狠狠的砸向三足蟾的后背,可以看的出,这一下它是用了最大的力气“轰隆”一声,一对锋利的螯钳终于刺穿了三足蟾的后背,让远处观看的几人都发出一阵惊呼,卓雄叫到:“啊那只蛤蟆被咬到了!”

  一个管子涅的东西从尸蚕王的口中探出,插入了被它咬开的三足蟾的后背,紧接着,无数黑色的丝线开始在三足蟾的后背蔓延开来,超子心头大惊,这应该就是那日班长被咬之后的景象,这种黑色丝线剧毒无比,心中想道:完蛋了。

  果然,三足蟾一吃痛,使劲的摇晃着自己的后背,可此刻尸蚕王已经紧紧的咬住了它,任凭它怎么用力都摆脱不开,惹得查文斌他们乘坐的木筏都开始摇晃起来,此刻超子多么想自己能再多一发子弹,如果这时候补上一枪,估计这虫子基本就没了胜算了,想到这里不禁懊悔起来,为何出门的时候不多带一点。

  见自己甩不掉,又在吃痛三足蟾张开了大嘴,那尸蚕王见自己能脱身,身子一闪,终于离开了蟾蜍的嘴巴,只是中间那半截身体已经是伤口密布,看样子这三足蟾还长了一口好牙那虫子索性一扭,像条蛇一般整个身子都缠住了蛤蟋自己还死死的咬住后背。

  蛤蟆身上的黑色丝线越缠越多,再这么下去,就得成一个茧了,突然那蛤蟆再次张开了大嘴,巨大的舌头甩到了自己的后背之上,顺势一卷,一层黑丝就被它带了自己嘴里,眼睛一闭,查文斌清晰的看到它的喉咙一抖,这家伙把那些黑色剧毒丝线给吃了下去!似乎还不过瘾,甩出舌头继续舔舐着身上的丝线,不一会儿,那些原本还缠在身上的丝线都进了它的肚子。

  背上的尸蚕王还在疯狂的咬着,可能是三足蟾已经没兴趣跟它再玩了,后背肌肉猛的一收缩,原本鼓起的肚皮也往里一凹,查文斌看到后连忙喊了一声:“大家小心,保护好自己的眼睛!”话音刚落,那蟾蜍又猛的把身子一股,背上的疙瘩上顿时喷出一股雪白的浆,其中一只疙瘩正是尸蚕王咬着的位置,那股白浆刚好就被硬生生的射进了它的嘴里。

  等众人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尸蚕王已经跌落到了水面,浮在那里一动不动。

  查文斌叫道:“好一个以毒攻毒!真不愧是传说中的仙物!”

  那三足蟾,明显对木筏上的几人不感兴趣,慢吞吞的绕着尸蚕王的尸体游了一圈,一对铜铃样的眼睛扫了一眼木筏,一口咬住尸蚕王,三腿一瞪,朝这水底扎去,留给众人的只有一圈逐渐缩小的水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