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六十一章 舌头

  那块青铜太阳轮被查文斌收好,放进了包里,只要他动了这块东西,这个局算是彻底的破了,不用他收拾,剩下的那些魂魄自然会灰飞烟灭。

  看了一眼狼藉的墓室,“超子,走吧。”

  放下尸体,让它重新沉到了水底,已经被尸蚕破坏了,要不了多久,这具尸体就会融化成一团血水。

  两人提着那只幼年尸蚕顺着绳索回到了地面,下面的卓雄等了那么久,都快发疯了,看到超子手里提的那玩意,心想着你们是不是疯了,合着爬上去就为了逮个虫子?不过他看到二人身上都有血迹和打斗的痕迹,一连串问题被抛出。

  “文斌哥,超子手上提的那个不是尸蚕吗?还有你们在上面发现了什么?刚才又是什么东西那么香?还有打斗声是怎么回事,我刚才在外面看见了一条尸蚕想进去,就开了一枪。”

  超子晃荡着手中的尸蚕笑道:“嘿嘿,瞎子,上面有你们家的老祖宗,可惜被这只尸蚕给当了点心,我这不是给你报仇来着,把它抓下来送给你处置,喏,拿去”说着就把手中的尸蚕递给卓雄。

  查文斌一眼瞪过去说道:“别胡闹了,看好手中的东西,一会儿想要出去全靠它了,卓雄兄弟,上面的事,咱们出去之后再说,现在得赶紧找到出路要紧,不然都得饿死在这了”说着一把拿过超子手中的猎枪,下面那条尸蚕又开始不安分的扭动了起来,要不是为了出去,查文斌也不乐意带着这么个恶心又歹毒的东西。

  看了一下冷怡然和老王,气色已经明显好转,照说刚才有返魂香在,他们俩也该醒了,只是为何一直都像睡着了一般,此地不宜久留,收拾了装备,由查文斌提着虫子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两人背着伤病员,原来的古井口子是出不去了,眼下也只能往前面走一步算一步了,按照这暗河的空气流动方向,前面或许还有别的出口,先顺着河流往上走吧。

  这趟出来,本以为是做个简单的考察,装备和食品准备的并不是很充分,眼下他们的食物也就剩下两天的量,射灯所需要的电池也不多了,现在只能尽可能的节尸由着带路的人只开一盏灯,不过在这个阴冷潮湿又黑暗的地下洞穴里,这点光只能说是勉强能够看的见。

  大家都没有心情继续说笑,只盼着能够早点出去,除了脚步声,再也没有其它暗黑中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们,只是此刻自己还浑然不知。

  走了约莫有一个小时,洞穴开始越来越窄,湿滑的地面并不是那么好走,前方又出现了一个巨石,挡住了去路,抬头看看,似乎除了爬上去之外,此刻也没别的办法,还是用搭人梯,查文斌一马当先的爬了上去,就在准备放下绳索的时候,不经意的一个撇头,一只“尸蚕”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离它最近的是背着冷怡然的超子,也不过就五米路,立刻大叫道:“超子,小心,你后面有条尸蚕!”

  听到警告,超子的第一个反应是拔出匕首,打开自己的射灯一个转身过去,好家伙,哪只一条“尸蚕”,乱石堆里一个个的白点这会儿都出来了,白压压的一片,怎么看也有个几百只,这事还真让查文斌说中了,这群虫子到底还是没打算要放过他们。

  卓雄举起猎枪就要射击,哪怕现在他们只剩下这唯一的一颗子弹了,他也没有丝毫的怯馁,这就是军人,临危不惧!

  “别开枪!”查文斌喊道,接着他把自己的手中那只黄色“尸蚕”给提到了半空中,使劲的摇了椰拔出七星剑就架在“尸蚕”边上,做了一个切割的动作。

  “呼”的一阵风,夹杂着“噼里啪啦”的乱石声,一只巨大的金黄色“尸蚕”跃了出来,正是刚才那条领头的“尸蚕王”!

  它的出现,让其它“尸蚕”纷纷开始向后退,跟它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敢再有所动作。

  “尸蚕王”昂着脑袋,紧盯着查文斌手中自己的后代,一对巨大的螯钳不停的舞动着,突然它把头向左一偏,身子一拱,脑袋向后一扬,从嘴中射出一团黑色丝线,“啪”的一下,黏住了石壁。

  众人一看,原本那儿有一大块苔藓,现在马上就变成了黑色,迅速枯萎了查文斌倒吸一口凉气,从距离上看,它完全可以在现在的位置攻击他们五个人,以这种速度,刚才要是对着是人,恐怕现在都已经跟那苔藓的下场一样了,看样子这一手是这虫子在对他们进行警告!

  查文斌也不示弱,拿着七星剑,轻轻的在那条小“尸蚕”身上划过,留下一个口子,黑色的汁水迅速流了出来,痛的那小“尸蚕”在绳子上不停翻滚扭动着身体。

  那大虫子一看自己的的孩子被划伤,“吱”的一声叫,巨大的尾巴一扫,打的边上的石头四散飞溅,像是在宣泄着心中的怒火。

  查文斌剑锋一转,直指前方的“尸蚕王”,毫不畏惧它的挑衅!看着眼前这个抓着自己孩子的家伙,“尸蚕王”慢慢低下了昂起的头,趴在地上,不再动弹。

  一边盯着前面的情况,一边丢下登山索说道:“你们两个快点上来,这家伙应该是一路跟着咱们过来的,只要手上有这个小的,那个老的应该不敢轻举妄动。”

  两人也顾不得身后,顺着绳索先后爬了上去,转过身一看,前面一大片水域,应该是这块巨石卡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小型水坝,有不少被冲下来的树木,横七竖八的被堆在这里。

  卓雄捡了一块石头朝前面丢去“咚”的一声传来,说道:“看样子,这里的水还不浅,我们没路了,怎么办?”

  这前面无路,后又追兵,这还搭着两个昏迷不醒的伤病员,查文斌心想,难道真要把自己搭在这里吗?

  超子看着一望无际的水路,也在那发愁呢,这么冰冷的水,可真没把握游过去,当他的眼睛注意到那堆积的一层又一层的木头时,灵光一闪:“有了,瞎子,我们可以做个木筏,你看着这么多木头,挑几根,扎个筏子,咱划过去试试!”

  说干就干,超子和卓雄在水中捞了一些比较直,粗细一致的木头到坝上来,这军用匕首有一个好处,就是多用途,能砍能刺,背面还能锯〗人现在化身为了木匠,削去枝桠,一根根的顺好,用登山索把这堆木头互相缠在了一起,正方两面分别又用横的木头加固,两个小时后,一个简易的木筏还真的就完工了在这期间,查文斌一直举着小“尸蚕”继续和后面的尸蚕大军相持着,双方都没有动他的胳膊都给举酸了,但是架在小“尸蚕”身上的剑一刻也没敢放下来,生怕被偷袭了。

  “文斌哥,筏子弄好了,我们撤!”

  两人,先把自己的外套给脱了,铺在湿漉漉的木筏上,接着把昏迷的两个人先抬了上去,查文斌举着小尸蚕坐在中间,超子和卓雄一人手持一个长木棍做船桨在头和尾,使劲一蹬,木筏开始慢慢向前飘去,超子乐的哈哈大笑,说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艾我们有着伟大劳动人民的智慧,结合天才一样的创造力,这点小事能难倒我们么?

  查文斌紧盯着那块巨石,果然,就在他们离开片刻之后,一个巨大的黄色身影跳了上来,当它冲到水面之时,却停下了,看着越来越远的木筏,那“尸蚕王”急的直甩尾巴,砸到边上的木头之上,都被轰了个粉碎,足见其力气之大。

  三人都回头看着那一幕,都在感叹这虫子的力量之大,要是扫到人身上,立马就能毙命,超子不得不再一次的佩服起查文斌来,要不是他拦着,这小的恐怕早就被自己给宰了,那么现在,自己也应该成了那大的肚子里的点心了。

  卓雄看着那”尸蚕王”一个劲的在摔打着木头和岩石,说道:“看样子,尸蚕不会水,不然早就追过来了才对。”

  查文斌举着手中的小尸蚕摇头说道:“不对,这地下洞穴常年浸泡在水中,并没有个干旱的地方可以让他们藏身,我觉得它可能不是怕水,恐怕。”

  话还没讲完呢,水面突然“哗”的一声,一条巨大的舌头伸出,速度之快让人都无法反应,等回过神来一看,查文斌手中的小“尸蚕”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根光溜溜的麻绳还吊在猎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