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六十章 真相

  拿出登山索,打了大的套结,从棺材头的位置放下去,带着绳子向后轻轻一拉。

  另外一头从脚的位置下套,查文斌喊道:“套住了!慢慢的拉起来!”

  慢慢随着绳子被提出水面,离开水面的那一刹那,一具保存完好的尸体出现了。

  这是一个男性老年尸体,脸上的皮肤已经起了皱纹,留着山羊胡须,最让人瞩目的是这个人有一对巨大的耳朵,并且眼球严重向外凸出,让人觉得十分恐怖,好在两个人胆子都挺大,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个人的身材即使放到现在来说,也是十分的高大的,身高已经超过了一米八,看上去十分的魁梧,整具尸体除了皮肤微微有些肿胀之外,甚至连他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完好无损的,从露出水面的布料来看,超子一眼就判断出这是丝绸!而是还是染了颜色的青丝!

  因为有着考古的经验,超子没让这具古尸完全脱离水面,整个身子都还浸泡在红色液体之中,整个轮廓和相貌都已经看得十分清楚,在这个地方出土一具千年古尸,还保存的如此完好,这是大大的出乎他们的意料的。

  查文斌做为一个道士,对于古向来是不感兴趣的对他而言尸体死而不腐,不仅要求风水极好,而且还要超高的防腐技术和棺材的密封性按照古井的水位,这里也应该是常年浸泡在地下河水之中,但是从棺中液体的高度来看,几千年下来,都没有渗进去一点一滴,不由得对于古人的丧葬技术佩服起来。

  “超子,你怎么看这具尸体?”

  超子原本还对这里的主充满了愤怒,现在倒好,在他眼里,这具尸体可是个宝贝了,兴奋的说道:“从考古上说,这绝对是一个奇迹,我应该可以把它称为‘湿尸’,这在跟湖南出土的马王堆女尸有几分相似,但是明显这具保存的更加完好,就和刚睡着一样,单从考古的价值上来说,已经是顶级国宝了还有这丝绸,如果单从年份上来讲,应该是距今为止发现的最早丝织品,可以说这里每一件东西都是价值连城!”

  查文斌听着超子的一番讲解,不由得朝着棺材里多看了几眼,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咦,超子,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人死之后会变的僵硬,这点是可以肯定的,但是,你看这具男尸,我们提着他的头和脚,从两边拉起来,但是他中间的部位为何沉入水底这么多?”

  被他这么一说,超子也觉得奇怪,漂浮在水中的男尸,胸部到腹部之间的位置似乎没有得到任何力量的支撑,所穿的衣服也向下沉入了水底,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部分。

  查文斌在征得超子的同意之后,小心的用绞往男尸腹部的地方轻轻的戳了一下,那衣服随即受力向下一沉,到了水底,再也看不见了。

  拿出绞之后,两人对视一眼,都明白了一件事:这人除了头和四肢之外,身体的躯干部位是空的!

  查文斌大事不解,自言自语道:“空的?怎么会这样,按照这个阵法的布置,这里必须得是一具完整的尸体,才能锁住命魂不散啊。”

  超子说道:“会不会是已经腐烂了?也不对艾看这四肢和头部的保存情况,躯干再怎么也不会烂的一干二净艾我们拉上来看看?”

  查文斌又小心翼翼的把绞伸到棺底,然后慢慢的向上抬起,当衣服离开液体的一刹那,一股鲜血顺着向四周涌去,很快又和周围的颜色混为了一体当他的目光转移到超子手里提着那只“尸蚕”的时候,终于恍然大悟。

  对着棺材里的那具男尸说道:“真是没想到,你聪明一世,用尽力气,算尽天机,不惜布下这等大阵以求永生,到头来竟然让一只虫子占了这天大的便宜,这恐怕才是叫人算不如天算啊超子,这人的身体现在恐怕都在那只尸蚕的肚子里了。”

  超子听见,手一抖,猎枪都差点让他给扔了,虽然他是知道这虫子爱吃肉,但这几千年的死尸也给它吃下去了,那股恶心劲就甭提了,要不是查文斌拦着,现在就一刀子结果了它!

  “合着那尸蚕王跑到这里生孩子,就为了让它儿子吃这么个恶心玩意!”超子指着那虫子恶狠狠的说道:“你娘对你可真够可以的,找了块千年老肉给你吃,也不怕你吃坏了拉肚子吗?”

  查文斌看着超子那德行,上来说道:“行了,别贫嘴了,我估摸着这里的水本来应该是无色的,被那虫子咬破了肚子才由血水染红的,刚才我在棺底,好像还碰到一些东西,估计是随葬品,现在把它们捞上来看看。”

  超子身上带着一登山爪,就地当做了打捞工具,两人在里面好一阵子摸索,终于捞找上一件东西。

  这是一个脸盆大小的青铜的圆盘,很像下墓室入口吊着铁链的那个巨型圆盘的缩小版,外面是一个大圆,里面是一个实心的小圆,两个圆形之间由五根青铜杆链接,把一个圆均匀的分成了五份很像是我们现代人用的吾幅式汽车轮毂,但是东西做的却非常爆上面刻着一些小点,距离不等,每个点由都由长短不一的线条链接☆终衍生到中间那个小圆之上。

  查文斌仔细的端详那些点和线,在脑子里把它们一一的排列在一个平面上,一幅图案逐渐出现了,这是一幅心象图!

  缓缓,查文斌开口说道:“超子,我要找的第三个界找到的了。”

  超子不解,问道:“第三个界?”

  查文斌指着地上的青铜圆盘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这东西应该叫做太阳轮,你看盘上的那些小点,应该就是围绕这太阳转动的行星,它被按照距离太阳的位置,严格的标出,又用线条互相连接起来,如果这些点可以移动的话,我们就能发现这些所有的点最终都是绕着中间这个小圆在运动而这个小圆就是太阳!古人认为太阳就是天的代表,所以它们造出了这个么东西放在棺材里压着,让这人在三界之内都已经死亡!也就是真正的实现了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超子看着地上那个古朴的青铜圆盘,从他专业角度来看,无论是材质还是造型,尤其是要在还没有精密仪器的古代,把一个圆均匀的分成四分或者是八份不难,但是要分成五份是非常难办的,照着查文斌的分析,这中间的是一个太阳,那五个竿就应该代表的是五道太阳光芒,为何他们要制造这么一间看上很简单,但实则复杂无比的器物呢?目前唯一能解释的恐怕也就是查文斌的天界之说了,以它为太阳。

  “你的意思是,这人分别在村庄之上摆四口棺:人界;地下四口:地界;中间这一口:天界,一共三界来宣告自己死亡,其实他却又没有真正的死亡,只是把自己的三魂七魄的力量分散在了十口青铜棺里面,然后等到真正复活的那一天?”

  查文斌说道:“不错,就是这样,这具尸体在此地以假死人的身份存在了千年。

  蕴含了天地人三界的力量和金木水火土配以二十七星宿之力以及某种特殊的药水才能保证肉身不腐,又通过这些大阵让自己三魂七魄分离不散,以这个命魂为阵眼,有朝一日,如果有人能将这三魂七魄收集齐全归一元神,恐怕这人还真的能再次活过来!这种鬼道之术,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今天也算是让我开了眼界∫好这尸蚕王贪图这具尸体所蕴含的力量,乘着水位下降,把自己的后代送进来,一块分享了这顿美味,我们刚不是看见它下去的时候肚子有点鼓么,估计它也吃了不少,又怕它儿子不够吃,打算把我俩也留在这里陪葬,如果没有返魂香,恐怕今天我们五个人都得留在这没人知道的深井之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