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五十九章 子嗣

  查文斌拿出一块白布,铺在棺盖上面,又用朱砂调了一点红染料,细细的把那四个字拓印下来,又小心的折叠起来放进包里收了起来两人好一阵子忙活,全然忘记了背后那口石棺。

  “咚咚咚”又是一阵敲击声,把正在研究人形浮雕的超子给猛的惊醒,说道:“文斌哥,那里面还有东西呢!”

  查文斌手指放在嘴巴上做了“嘘”的口型,蹲起身来,摸出七星剑,靠着走过去,后面的超子也拔出了匕首,紧跟着。

  刚才只顾着那棺盖了,开棺的时候压根没去留意这棺材里面是什么,低头一看,棺材里盛满了红色的水,查文斌闻了闻,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红色液体里不断的翻滚着水晕,一圈接着一圈,随着敲击声的节奏不断向四周扩散,很像是水中的鱼搅起的波纹,不过现在可是在一具千年的青铜棺里出现的这一幕,也着实把两人给吓了一跳,又后退了一步,看了半天也没个什么东西浮出水面。

  查文斌跟超子说道:“那东西在水底下,水颜色太深,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但是我确定这是个活的东西,绝不是什么鬼怪,你把猎枪给我,我去鼓捣下看看。”

  接过超子递过来的猎枪,查文斌小心的把枪托伸了进去,两人都紧张的盯着水面,突然手上的枪杆一抖,查文斌叫道:“果然有东西,它咬住了枪托!”

  超子此刻已经忘记了害怕,有点兴奋的大叫道:“把它拉出来!”

  双手使劲一扯,枪托出了水面,定睛一看,木制的猎枪枪托上留下了几个巨大的咬痕,看着那几个窟窿,这刚才要是手伸下去还不得给咬残废了。

  两人面面相觑,这水底下不仅有东西,而且还是个厉害的呢。

  超子掳了一把袖子说道:“我们把这里面的水给排干,说不定是个千年老王八呢!”

  查文斌拦了一把:“别瞎动,这水看上去很像是人血,你家养的王八能在血里活上几千年翱。”

  超子两手一摊:“那怎么办翱我是不敢伸手进去捞的,都到这一步了,连小命都差点送了,不看看里面是什么,心里憋的慌。”

  “它不是喜欢咬吗?那我们就来钓鱼,把你包里的火腿肠拿一根出来。”

  说着,查文斌拿了一根银针别了个钩子,又在钩子上串了一截火腿肠№一头又绑在猎枪上,弄了个简易的钓鱼竿,准备就绪之后,就把那火腿肠给放进了棺材里。

  才放下去不到三秒钟,手中的猎枪往下一沉,好家伙,力气很大艾这要不是麻绳的话,估计这一下就得给崩断了。

  超子在那喊道:“嘿,还真上钩了,提上来瞅瞅!”

  查文斌示意超子走到他身后,猛的一用力提着手中的猎枪就向左边甩去,“啪嗒”一声,一个东西被狠狠的砸在了石壁之上,接着跌落到了地上。

  两人赶紧跑过去一看,一条虫子身上黏着泥巴正在地上扭动着身子呢,这玩意他们都认识,那就是“尸蚕”!

  这条尸蚕不是白色的,而是黄色的,跟那条“尸蚕王”的颜色很接近,但是个头跟普通尸蚕差不多大鞋一对鳌钳正在舞动着,不过很明显的是它的鳌还是白色的,并不是那种黑色的。

  超子用猎枪把那虫子戳的翻过来翻过去:“这条好像跟那些尸蚕有些不一样,怎么感觉还是条幼虫。”

  查文斌蹲在不远处看着超子在那摆弄着说道:“应该是条幼虫,终于搞明白了那条大虫子为什么放我们进来了,超子,我们俩差点就成了它的点心。”

  “点心?”超子狠狠的戳了一把那“尸蚕”,那虫子吃了个痛,在地上使劲的扭动了起来,弹的边上的小石子乱飞,力气真的是大得很。

  查文斌拿着绞,拨弄了一下那虫子,说道:“这条虫子应该是刚刚出生不久,那条‘尸蚕王’之前进来应该就是生下了它,所以他们的颜色才会一样都是黄色的条尸蚕幼虫应该就是它们的下一任王,你说过在西藏,这虫子是吃肉的如果我们俩先后在那青铜棺中招了,是不是留下来给它当了点心?我说它怎么刚才不朝我们追来,而是放我们进洞,感情是为了给它后代准备食物来着,没想到一条虫子竟然如此聪明又如此歹毒!”

  超子听说那“尸蚕王”是把他当成了猎物,今天要不是查文斌在,自己恐怕真成了眼前这个小虫子盘中餐了,想起当年班长因为它失去了一条腿,今天自己差点送了命,这真是新仇加旧恨,举起枪托就要砸下去,却又被查文斌一把给拦住了:“超子,别动它,我们要出去恐怕还要靠它呢!”

  超子一把推开查文斌,吼道:“你别拦着我,我要给班长报仇!文斌哥,以前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但是这种虫子歹毒无比,还这么阴险,像你说的,这还是条王,要是今天放了它,难不保日后又要危害一方!”说着再次举起了猎枪。

  “啪”查文斌一个巴掌扇到超子头上,打的他身子都一个摇晃,一把夺过猎枪说道:“超子,你给听好了,这虫子现在不能杀,那条是‘尸蚕王’的后代,它既然肯放我们进来,就一定在周围看着,要是我们打死了它的王位继承者,你说,那几万条尸蚕冲过来,我们还有出去的把握吗?”

  超子揉着自己的脑袋,他虽然很多时候还是有那股痞子气,作为一个军人,大局观的意识还是比一般人强,查文斌的一席话让他明白了其中的厉害关系,这一砸自己心里是爽快了,一会儿出去怎么办,谁能保证那“尸蚕王”不会为自己的后代报仇对上几条虫子是没问题,可这种满是乱石的暗河里,随时都有可能窜出一堆虫子,它们要真的要发动攻击的话,绝对是防不胜防的,况且眼下还有两个伤兵,自己这已经是弹尽粮绝。

  查文斌呢?现在正在掰香肠,丢在那虫子面前,那虫子也不客气,一口就咬住了香肠,狼吞虎咽起来。

  看样子他还真对这“尸蚕王”的后代巴结上了,超子想,你该不会是想讨好它,让它跟它老妈说一声,这两个是好人,还给我香肠吃,放他们走吧。

  想到这里,超子不仅汗颜,说道:“那文斌哥,你说怎么办?难不成我们俩真给它当点心,好让那虫子发了善心,放卓雄他们几个出去?”

  解下麻绳下面的银针,查文斌给麻绳打了个活结,指着地上的小尸蚕说道:“我准备拿它做人质,它不是将来的王吗?我们把他捉起来,等会儿就提着它出去,那‘尸蚕王’如此聪明,看见自己后代在我们手上,应该不敢轻举妄动。”

  说完,查文斌又在前方丢了一块香肠,提着猎枪,下面的那个绳套刚好就在香肠的前面。

  果然,那虫子闻到香吻,立马又扭动着身子,向前方爬去,等它刚好咬住香肠的时候,前半个身子已经钻进了绳套查文斌脸上狡黠的一笑,右手猛的向上一拉,那尸蚕就被套住了。

  查文斌把猎枪递给超子还,那虫子被挂在半空中使不上力气,只能扭来扭去:“超子,就这样悬空拿着,别让它碰到你,也别让它碰到地上,等会它就是我们的开路先锋。”

  超子一把接过,嘴都笑咧开了,狠狠的抡了几个圈,那虫子被吊在下面,跟着画了几个圆,等到超子椭的时候,尸蚕已经不再动弹,想必已经是被转晕了超子指着那虫子叫道:“让你嚣张!看你超爷今天怎么收拾你!”

  查文斌拿这个家伙是真的没办法,只要他不把虫子弄死,就由着他发泄一下吧,自顾着再次走向那口棺材,用剑在青铜棺里搅动一会儿,说道:“别玩了,提好那虫子,这里面还有一具尸体,应该就是正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