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五十八章 又见古文

  两人同时熄灭了各自的射灯,整个墓室再次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查文斌拉过超子说道:“命魂现在已经除去了,让你中招的不过是那具棺材而已,说白了,那只是一个静止的陷阱,只能等着你自动上钩只要我们看不到棺材里的东西,破了那层机关,自然就可以开了它。”

  超子已经对那口石棺狠的牙痒痒了,巴不得现在就上去撬了它〗人凭借着对墓穴的记忆,蹑手蹑脚的摸了过去,这回没有站在石棺的前后,而是分别站在了两侧。

  在这里面消耗的时间也不算短了,查文斌已经没有耐心在等了,开口说道“超子,你先用枪托往里面鼓捣一下看看。”

  超子举起猎枪就准备往里面插,瞅着就要伸进棺材的时候,“咚咚咚”的敲击声再次从石棺里传来,这一回两人都挨得近,听的真真切切。

  这声音也让超子举到一半的手再次汀了,谁晓得这里面还不会窜出个什么来,捏着枪托的手心都出汗了,犹豫着不敢砸下去,只能问查文斌:“文斌哥,里面还有一个还是遇到僵尸了?”

  查文斌也是觉得奇怪艾明明就那么一个命魂已经给干掉了,这会儿里面怎么还响着呢?总不能是这里面的主真成僵尸了吧,也只有僵尸这个特殊的存在才能无魂无魄,难不成自己真的遇到了一个?

  “超子,你先别动,就算里面真是僵尸,也把它要拉出来,再说这个地方终日被地下水浸泡,根本不是什么养尸地,应该成不了僵尸。”

  超子一听这专家都说不是闹僵尸了,胆子又大了几分:“要不我砸进去试试?”

  查文斌犹豫了好久,那“咚咚咚”的敲击声还在继续,心里一横,管你是什么,今天都要把你掏出来!

  “动手!”

  超子就等着他发号施令呢,使劲搓了搓双手,举起猎枪,答道:“好叻。”

  这猎枪的前半截就这么被他用力的砸了下去,“铛”的一声,像是砸到了什么硬物上,超子不解气,举起来又是一下,“铛。”

  这一下把超子的手都给震麻了,“文斌哥,有东西挡着,砸不下去。”

  随着超子这两下,那“咚咚咚”的敲击声也随之停止。

  “超子,别砸了,跟我猜想的基本一致,我们上当了!”查文斌说道。

  连续这两下,超子正郁闷着呢,常年考古的他也意识到这口棺材不一般现在听闻查文斌这样说,惊讶道:“什么?上当了?”

  查文斌摸着冰凉的石棺说道:“我们一进来就被那尸蚕王给骗了,这虫子故意打翻了棺盖,误让我们以为这是一口被它开了棺的石棺,你才会毫无防备的中了招其实我们看见的根本不是一口石棺,这只是一个用石头做的棺椁,真正的棺材在棺椁里面呢你刚才砸到的就应该是真的棺材盖,听声音它也应该是一口青铜棺!”

  “不对,文斌哥,刚进来的时候,我明明看到看到里面躺着一个我,怎么会是另外一个棺材呢,要是的话我应该也只看到棺盖才对啊。”

  查文斌几乎没有犹豫的把自己双手朝着石棺里摸去,顺着触摸到的金属物从头到尾走了一遍.,退出双手的时候说道:“这口棺材已经被开过了,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就是那条虫子干的,这该死的虫子,竟然摆了我们一道!”

  超子知道查文斌的性格,那就是老喜欢说话说一半,可把他给急坏了,问道“你发现什么了?能不能说说明白些。”

  查文斌狠狠的一脚踢在石棺上,自己竟然被一条虫子弄得如此狼狈,真是阴沟里翻船了!

  “那条虫子,应该是为了这棺材里的某个东西来的,至于是什么,等会儿我们打开看看就知道了我猜的没错,这是一个石制棺椁,里面那个才是真正的棺材,刚才我摸了一下,发现这里面的棺盖是向里凹进去的弧形,光滑的没有一丝痕迹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虫子打开了棺盖,不知它有怎样的神力,竟然把这棺材盖给翻了一个边,把原本朝上的棺盖给朝下了原本朝内现在朝外了。”

  查文斌接着说道:“这种青铜棺都会刻有花纹图案或者铭文,可是我刚才摸了一把,从头至尾都是光滑的,超子你想一面光的青铜是什么东西?”

  超子干这行不是一年两年了,他自然是知道棺材盖是弧形的,但是是拱顶的弧形,这向里面凹的自然就是被翻了个边打磨的光滑的东西,在古时候,青铜都是权利的象征,无论是什么器物,都会刻上各种浮雕花纹,唯独在青铜里面只有一样不会刻,反而会打磨的很光,那就是,超子脱口而出:“青铜镜!”

  “不错,青铜镜!这棺材的背面被打磨的很光洁,就像是一面镜子,你刚才看见躺在里面的那个人,就是你自己的倒影,任何人只要再棺材里看见自己的涅,都会大吃一惊,我也不会列外,这个时候人的防备能力是最低的,魂魄很容易就被勾了去,留在了‘青铜镜’之上。”

  超子听完,颤抖着问道:“文斌哥,你是说我刚才魂丢了?”

  查文斌也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只能干咳了两声,赶紧说道:“没事了,现在已经没事了,我们只要把棺盖反过来就行了,来超子动手吧!”

  何毅超想着刚才自己的魂就弄到这口莫名其妙的棺材里了,心里一阵发毛,看查文斌也不肯说,心想回去之后一定好好问问究竟自己发生了什么事,还有那些血和自己头上的伤口,怎么全都不记得了。

  两人合力摸索了一下,那青铜盖板越有五六百斤,用了极大的力气也才挪动了一半,查文斌果然在背面摸到了雕刻的花纹,这证实了他的想法,只要翻过来就没事了不过这下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

  “妈的,那虫子真是个怪物,这么沉的东西,怎么被它弄动的!”

  查文斌喘着粗气说道:“别管它是怎样弄动的,加把劲,翻过来再说。”

  说是翻边,其实就是把棺盖的一边抵在石棺椁之上作为支点,两人在这边使劲往另外一边推,终于“轰隆”一声从墓室里传出,震的下方的卓雄都觉得头顶上有碎石落下,在下面喊道:“上面出什么事啦?”

  现在上面的那两人正坐在地上嘿嘿傻笑呢,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这棺盖给打开了,直接推到了地上,超子回了一声:“没事,开棺呢,一会儿下来给你顺几个你们祖宗留下的宝贝下来,拿回去给你爹看看。”

  卓雄:“@#¥&%……!”

  休息了片刻,“啪”一声,查文斌的射灯被他打开,刺眼的光芒让超子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啪”他自己的那一盏也被打开了,整个墓室里灯火通明,所有的一切都一目了然了。

  他们的对面,地面上躺着一块青铜棺盖,上面刻着一个浮雕的青铜人像超子“咦”了一声,走了过去,后面的查文斌也被那雕刻所吸引。

  这是一个非常古怪的人物造型,说他是“人”是因为他确实是有五官,但是这个人像眼球明显突出眼眶,双耳更是极尽夸张的垂着,大的更像是野兽的耳朵一张大嘴咧的巨大,嘴角一直练到了耳根,使他们二人体会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惊讶和奇异更让查文斌惊奇的是这青铜人唇吻有三重,嘴角微微上翘,表现出一种淡淡的微笑,又给人以神秘和亲切之感人刻画的和真人比列一般大鞋头发在脑后梳成“椎髻”,青铜盖上它的衣服样式是左边斜着分了叉的,唯独这衣服上面布满了青铜锈,其它地方都濒了那种纯真的青铜色。

  超子对于这古人的青铜冶炼技术和雕刻技法此刻都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单从在这儿发现的十口青铜棺,任何一具拉出去,都是能引起全世界轰动的顶级国宝,心想着如果自己能活着出去,一定要把这里的秘密展现给世人。

  超子沉迷的是古物的艺术感,而让查文斌心惊肉跳的就不是这棺盖了,他发现了一个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东西:文字!

  又是那种文字!虽然只有短短四个字,但是无论是文字的大小还是笔画结构,这都和将军庙发现的那一种是属于同一种文字!

  查文斌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激动的说道:“超子,你过来看,就是这种文字,你爸爸一直在替我研究这种为文字的来历和意思,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看到了!我要把它拓印下来,带回去给你爸爸看看,很有可能我们找到了这种文字的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