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五十七章 五行三界

  一声“呔”字刚落音,躺在地上的何毅超身上若隐若现的出现一团黑色影子,慢慢开始剥离出他的身体,无视了查文斌的存在,径直向那香炉飘去,落在离他不到一步远的地方,香炉里升起的返魂香分出一丝与渐渐那黑影融为了一体。

  查文斌微微一笑,总算把你给引出来,也不着急,还是继续在那站着还不到一分钟,石棺之上出现了一个红色人形影子,也在那贪婪的吸食着返魂香。

  等的就是这一刻,查文斌迅速从兜里掏出两个小木塞,堵住地上超子的两个鼻孔,原本分出来被红色人影吸食的那股返魂香又径直向上飘去,黑色影子见没人来抢食,反倒吸的更欢了,大股的返魂香都被他吸食去。

  若是查文斌此刻身在地面,而不是在这地下世界会有何感想。

  整个村庄原本还是阳光明媚,自从这返魂香被点燃的那一刹那,乌云密布,瞬间见不到半点光线,整个村子,由其是那几个义庄之内,鬼哭狼嚎之声不绝入耳,连同周围的紫平铺此刻也是风声大起,下起了暴雨,周围数百里之内的孤魂野鬼都在同一时间被惊醒,纷纷朝着蕲封山赶去。

  但是不知何故,无论怎样,他们都始终只能在村子外围飘荡,也就是查文斌刚来头一天露营的位置,好像前方有厉害的禁制,不能再进一步。

  查文斌呢,看那红色影子失去了方向之后,迅速拿出辟邪铃,只轻轻一摇“叮当”一声,红色影子朝它的方向飘来,引得那黑影也是微微停顿,不过对于它来讲,此刻返魂香的诱惑比什么都要大,不再理睬查文斌的动作,继续大口的享受着。

  查文斌右手举着铃铛,将那红色人影引到了何毅超身边,剑锋一闪,在超子的手臂之上开了个小口子,用手沾了几滴血,中指对着那团人影一弹,瞬间莫入了人影,让那红色更亮了几分。

  这叫做认主,命魂出窍,要没人能指引,便会失去记忆,用主人的精血方可指点相认那红色人影,开始慢慢向躺着的超子靠近,查文斌见时机已到,右手迅速结了个莲花,朝着红色人影念道:“太极莲花狮子吼大日如来定三魂!”

  这定魂咒刚刚念完,那红色人影随之没入了超子的身体,躺着的何毅超嘴角开始微微抖动,脸色也开始红润起来,没一会儿就睁开了眼睛。

  虽然眯着眼,但醒来之后的超子只觉得后脑剧痛,伸手一摸,原来自己被包扎着,又觉得鼻子难受,用手就去扣,一扣扣出两个木塞来,只闻到整个墓室有一股说不出的异香来,不禁也吸了几口下去,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起来,后脑勺也不痛了。

  脑子一醒,看见查文斌正站在自己跟前,刚想开口问查文斌是怎么回事,却被查文斌一把捂住了嘴巴,查文斌指了指前面的香炉,超子也隐约看见了一团黑气就在旁边,心中明白了几分,恐怕就是这东西让自己着了道,他只记得开馆之后就瞬身无力,紧接着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过看现在自己这个狼狈样,肯定是糟了一番罪受,由其是当他看见石棺之上的斑斑血迹,不由的心头一紧,侧头看向查文斌,还好,看上去他文斌哥也没有什么大碍。

  查文斌轻轻拍拍超子,让他往后靠,指了指他手中的符,让他捏好,又做了噤声的动作。

  突然查文斌猛的窜起,右手拔剑,剑指石棺,“咻”的一声,那石棺之上原本贴着的天师符烧了起来,这明显惊扰到了那团黑影,正想往石棺里钻,查文斌把早就准备好的,从包袱里掏出的道袍朝着那黑影就扔了过去。

  道袍在空中缓缓下落,巨大的八卦图被展开出来,带着金丝银线在射灯照射之下发出了灿灿的光芒,那团黑影来不及闪躲被迅速的盖了进去,查文斌一个箭步冲上去,收起那团衣服,打了个结,使劲的扔到墓室一角,原本平坦的衣服,此刻竟鼓起了一个大包来。

  查文斌右手一抖,七星剑带着寒光射向道袍,“蹭”的一声就刺破了衣服,道袍跟着一抖,道袍开口处有一丝黑影就要窜了出来,查文斌又跟着左手一抖,一张天师符不偏不倚的落在道袍上,刚还在抖动的道袍迅速安静了下来。

  右手托着大蝇查文斌缓步向道袍走去,嘴里念道:“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带印章》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有黄神,后有越章●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令字落音,大印朝着道袍就砸了下去,由云篆刻写的“天师道宝”四个大字被狠狠的印在了道袍之上,“呼”的一下,那符纸就烧了起来,连带着道袍也燃起了熊熊大火,一股恶臭随着传来,弄的超子和查文斌都忍不住转过头去捏住鼻子。

  好在那返魂香此刻还燃着,不愧为天下第一奇香,逐渐慢慢盖住了那股恶臭。

  等到再次回头去看,查文斌那一身道袍此刻只剩下了一堆灰烬,看着眼前的一幕,感慨道:“可惜了我祖传返魂香和一身衣服,才收了你个冤孽世上有那么多人追求长生不死,可又有几个能逃出生死循环,你本就不该存在这个世上,今日我送你一程,早日进入轮回,!才是正道!”

  超子今天又算是开了眼界了,但是忌惮那石棺,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查文斌,但心里又怎么都憋不住话,问道:“文斌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查文斌指着那石棺,叹了口气,说道:“这人想逃出生死轮回,不惜布下这等大阵了,以五行做疑冢,宣告自己已经归天又借八卦九宫,二十七星宿之力,把自己的三魂七魄分散在十口棺材里,这口石棺里装着的就是他的肉身和命魂¤置这个阵法的人对于鬼道的造诣远远在我之上,可以说是古今第一人,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走了几步,又接着说道:“这还不算厉害,厉害的是他又把自己的三魂七魄分别放置在三个地方。”

  超子不解:“哪三个地方?”

  查文斌扶起坐在地上的何毅超,道:“超子,你还记得我们在村子里发现的那四口青铜棺吗?那四口棺材放置在村子义庄之中,让后人无时无刻的不去祭拜它,里面其实分别装着的是四个魄,但是魄时间久了终究会化为无形,或是被其它更狠的东西消灭人为了薄自己的四个魄,以上古四大凶兽作为守灵,防的就是被其他恶鬼所破坏又以八卦图为阵,镇住自己的魄不消不散个办法虽然能薄他的魄,但是由于有八卦道法坐镇,其实魄是在青铜棺里日日受着煎熬,那痛苦可比下十八层地狱!”

  超子又问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人为了能薄四魄不散,宁可承受这种痛苦?”

  查文斌笑着说:“这就是所谓的死了比活着还要难受,四魄不散,就得每日受道法煎熬,但是这人找了个好地方,那村子终年被云雾笼罩,不见星光,才能在夜晚躲避星宿之力的洞察,我估计已经在这个地方受了几千年的苦了,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执着向往着永生。”

  “那下面这五口呢?”

  查文斌说:“下面的这五口,以五行之力,关着三魂两魄,要说这人可是歹毒到了极点,为了创造出自己死去的结果,不惜以万人作为代价,把这里活活变成了人间地狱,整日以阴灵之力护着三魂两魄,目的也是掩盖自己的气息还不算完,他竟然以死去的人,按照八卦摆成,目的其实和上面那四尊八卦图的道理是一样的,能镇住这里所有的阴灵,也包括他自己的然后把自己的这一命魂放在这个鬼地方,藏着这儿做个半死人。”

  “半死人?什么叫做半死人?”

  “半死人就是,这人属于半死不活的状态,命魂不离体,就算不上是个死人,但是他只有一魂再身,没了知觉,也没了七情六欲,只是一具躯壳罢了村子上面的那一道四个魄应该就是代表他在人间已经死亡;这下面的五口棺材,被他弄到了人间地狱里,这就是说他在地界也就是阴间也已经死亡;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一口,应该就是代表他在天界,不过我到现在还没发现,他到底是用什么办法让自己宣告在天界也死亡不过看样子,他是找到办法了,因为只要办完这个,天地人三界均没有他的生命存在;五行之中也都宣告了他的死亡就真正实现了传说中的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超子一怕大腿:“妈的,文斌哥,这个家伙为了所谓的长生,不惜杀了几万人做这个鬼阵,又差点要了我们的性命,我要是不把他拉出了鞭尸就不信何!可是这石棺好像看不得,我刚才就是看了一眼,发现里面。”

  查文斌笑道:“这只不过是一个小把戏罢了,等会儿我们把灯都关了,照样开他的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