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五十六章 引魂香

  这敲击声时强时弱,听了片刻,查文斌也没发现其中的规律,声音很明显是从石棺里传出的,只是无论节奏还是强弱都显得杂乱无章就这么干敲着,把他的心又再次扰乱了起来,查文斌心想决不能这样坐以待毙,黑暗中他能感觉超子的呼吸已经越来越弱,再不想点办法,恐怕大家都得交代在这鬼地方。

  查文斌正打算起身的时候,耳朵里突然传来稀稀疏疏的声音,凭着直接,他感觉到是超子发出的。

  小声的问道:“超子,你醒了?”

  没人回应,稀稀疏疏的声音还在继续,像是一个人正在朝着他轻轻走来。

  查文斌向后退了一步,身子已经靠在石壁之上,又问了一句“超子?怎么不说话?”

  还是没人回应,听那脚步声,似乎离他也不过就三米远了,查文斌摸到战术射灯的旋钮之后,把手中的大印顺势往右边一扔,然后猛的打开旋钮,射灯随即点亮了整个墓室,超子此刻正面无表情的端着猎枪看着右边,那里的大印还在地上翻滚着几乎是与此同时,超子发现自己上当了,扭头冲着查文斌就是一枪,一个虚影在他眼前一闪,这一枪打空了。

  原来查文斌在超子昏迷之时,害怕枪支走火,特意关了它的保险,就在刚在他听到了保险被打开的细微声音,故意用了这么一招声东击西,在超子开枪的同时,用尽全力闪到了左侧他明白,眼前的这个人根本不是何毅超,而是一具被依附了魂魄的行尸走肉。

  超子见一枪打空,马上退弹,右手就朝着腰间摸去,要此刻真是超子本人,他就回明白自己仅剩的也就枪膛里的这么一颗了,可惜的是他毕竟不是超子就乘着这么一个间隙,查文斌猛的向他扑过去。

  要说身体的强壮程度,查文斌自然是没办法跟干过侦察兵的何毅超比,可这下超子的注意力是腰间的子弹,又被用了全力一击的查文斌偷袭,“轰隆”一声,两人摔到了地上,滚做了一团。

  超子毕竟力气还是比查文斌要大上几分,没一会儿,查文斌就逐渐占据了下风,被何毅超死死的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此刻的何毅超不再是那个时常挂着笑容的阳刚青年,而是一个彻底的魔鬼,双眼通红,眼球爆出,龇着牙齿,额头上青筋爆出,一幅凶神恶煞的涅,双手死死的掐着查文斌的脖子,看样子是想要制他于死地!

  查文斌呢,此刻被超子压在身下,脖子又被他卡着,若不是一口气还憋在胸口,怕是已经失去反抗的机会了他雨点一般的拳头砸在超子的脸上,就像打在了石头上,毫无反应,渐渐的,由于缺氧和体力的散失,双手连握成拳头的力气也没了,只能在空中乱舞着,超子的手臂上也被他抓出数条血痕,就在他感觉到自己要绝望的时候,乱舞的右手抓住了一样东西,凭着生存的意志,使出最后的力气,朝着超子的后脑勺狠狠的砸去“啪”的一声,超子应声倒下,查文斌挣扎着推开超子的身体,低头一看,手上正抓着那枚“天师道宝”大蝇大印的一角被染的血红。

  喘了两口气之后,赶紧过去看爬在地上的何毅超,那小子后脑壳被硬生生的砸了个洞,现在正往外冒血呢查文斌又赶紧的从乾坤袋里掏出一个小包袱,用小手巾包扎着的,打开之后,里面装的是香灰,倒出一把来给按到超子的伤口上,又撕了自己的衣服,整了个绷带给他脑袋上缠上。

  弄完这一切,查文斌已经是要累的虚脱了,从进村到现在,就没好好的休息一刻过,看着奄奄一息的何毅超,再次挣扎着爬了起来。

  几乎是用七星锦着身体不让自己倒下,查文斌微微颤颤的从袋里掏出一个紫檀香炉来,这香炉不过就一馒头大鞋看样式和材料都是有好些年头了,查文斌十分小心的把这香炉放在石棺面前,下面还垫着一方红布。

  接着又从袋里掏出一个锦盒来,这锦盒很像是女子用的胭脂盒,只不过材料也是上好的紫檀木,看着应该跟这个香炉是同一套,查文斌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超子,叹了一口气,打开盒子的一瞬间,一股异香随之飘出,连下面的卓雄都能闻到那个味,精神为之一振,连日来的疲劳和不安此刻一扫而光,不禁叹了一句:“好奇特香味!”

  盒子里躺着一枚鸽子蛋大小的珠子,椭圆形,通体漆黑,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发出异香的正是这枚此物。

  查文斌小心翼翼的取出那珠子,放进那香炉里,又轻轻的合上,接着“扑通“一声跪下了,朝着那香炉给磕仨头,跪在地上说:“师祖在上,天正道第二十七代传人查文斌叩拜,弟子文斌今日有难,斗胆请出我道圣物返魂香,只因救人除恶,望师祖开恩,许我动用此物!”

  说完又给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再次抬头之时,那香炉里那股子香味让查文斌都觉得抵不住诱惑,不由自主的张开嘴巴大口的吸了几口气,原本还酸痛的身体,顷刻间就恢复如初,觉得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劲,心里感叹:真不愧是返魂香啊。

  要说这返魂香,不要说他查文斌今天能吸上几口是福气,多少古代帝王为了寻找此香不惜倾尽全国之力,这香的来头可不小。

  相传在汉武帝时期,西域有一国家叫做月氏国,为了抵抗匈奴的军事打击,不得已于汉武帝结盟共同抗击匈奴当时月氏国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将自己的国宝一共三枚返魂香献给了汉武帝。

  关于返魂香,东方朔所著的《海内十洲记》上是这么记载的:返魂香,斯灵物也大如燕卵,黑如嫂,香气闻数百里,死尸在地闻气乃活传说东方朔曾经得到一块此香,他这人对于香的研究颇为深厚,曾经焚烧了一块“怀梦”香草在梦中与李夫人相见,后烧“返魂香”使李夫人还魂当然这只是传说,至于返魂香是不是真的能够起死回生,谁都不知道古代那些帝王为了长生不老,自然是愿意为了这东西挣个你死我活其中有一块因为机缘巧合被查文斌的师祖凌正阳给得到了,奉若至宝,就当成了是自家门派的镇门之宝,一代一代传了下来,到了查文斌他师傅那一代,要不是被疯道士给藏在棚上,这玩意还差点被红小将们给收了去。

  查文斌小时候曾在师傅喝醉酒的时候说过这块香是他们天正道的至宝,据说当年是凌正阳从藏矜法师那偷来的,恐怕也是因为丢了此物,又找不到证据是他干的,就只能找了个理由把他给逐出了师门不过当清醒的时候,那个香炉和盒子都是被那疯道士带在身上,放进贴身内衣里的,从不视外,据说这香只要开了盒子就得点燃,不然就没用了所以这东西恐怕除了查文斌见过,连凌正阳本人都不曾知晓它的庐山正面目,若是此刻知道自己的徒孙拿这玩意出来只是为了引个魂魄,不知道会不会从地府里蹦出来找他算账!

  查文斌照着师傅口传的法决念道:“一炉既腾,诸真洞鉴,各尊法旨,不可稽延,起!”

  话音刚落,一缕黑色的烟顺成一根直线向上飘去,还未到查文斌的额头高处就如同烟花一般开始向四周散开,一时间整个洞穴里都弥漫着这股异香,让人如痴如醉,根本不是世间香料所能媲美,连下面昏迷的冷怡然和老王的鼻子都随着这股香味扩张着鼻孔,呼吸频率也大大加快起来!

  查文斌摆了摆脑袋,屏住了呼吸,不让那异香占据自己的思想,调整了片刻之后,再次念道:“:“一炷明香通信去,五方童子引魂归!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