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五十五章 丢魂

  查文斌右手仗剑,逼近一步,离那石棺也不过就半米远了,那“咚咚咚”的敲击声此刻显得更加频繁,因为本身就没有棺盖,所以只要再跨出一步,自然就能见分晓。

  两人互相使了个眼色,超子猫着身子转到了石棺的那一头,忽然查文斌左手一抖,一个黑漆漆的东西朝着超子扔了过去,超子双手接赚使劲一拉,“嘣”的一声传出,原来他接到的是一个墨斗,这墨斗的另一头正在查文斌的手上。

  那头超子右手手腕一扣,这边查文斌把墨斗线踩在了自己脚下,使得墨斗弦在棺材上绷的笔直,超子把线缠着匕首柄上,朝着棺底狠狠一插,就这样被钉进了石棺和地面的夹缝之中,接着再次把墨斗带着线扔给查文斌还。

  查文斌接到墨斗之后,从八卦袋里掏出一枚桃木钉,也是缠绕几圈后,插进了这头的石棺底部,紧接着起身,拉着墨斗盒打了个十字结,又抛了过去;如此反复,终于在石棺之上拉出三条墨斗线每拉一条,里面的敲击声就大了一分,直至最后一条线拉完,这石棺竟有点开始晃动起来。

  查文斌又从袋里掏出一枚符纸,“啪”的朝着石棺头部贴了上去,晃动立马就小了几分,接着把七星剑朝着地面插去,只听“噌”的一声,那宝剑竟然就插入了这牢固的石头之中,这会儿那石棺不仅停止了晃动,连敲击声也一并停止了。

  超子见这会儿消退,不由得搓搓手说道:“文斌哥,看来这命魂不是你的对手,就这么两下子,它就老实了,现在是不是该过里面装的是啥了?”

  要说这动静这会儿也确实是没了,但是查文斌始终是个道士,不像超子那样是搞考古的,最兴奋的事情就是开棺对于他来讲,入土则为安了,既然躺在了这里,说明那人已经离开了人世的纷争但是这会儿是个例外,按照前前后后所有事情的经过,查文斌认定这里面的主,不仅不想离开,而且也根本就没有离开。

  查文斌说道:“超子,过!”

  超子心想,你再大的本事,现在不是也已经让文斌哥给收拾了,爷现在就把你拉出来瞅瞅是个什么鸟样∧里想着,嘴上应着,往前走了一步,朝着石棺里面用射灯一照,差点没把超子给吓死,因为石棺里面躺着的那个人是他自己!

  “啊”超子惊恐的发出一声尖叫,手里的家伙事差点就走了火,查文斌意识到不好,赶紧问道:“超子,怎么了?”

  超子此刻已经退到了墓穴的最后边,双手扶着后面的石壁,背紧紧的贴着,双腿已经开始打颤,查文斌见超子没有回答,心想定是棺材里有什么令人害怕的尸体,就向前走了一步,准备看个究竟。

  “别!文斌哥,别过去!”是超子在喊他。

  查文斌汀脚步,问道:“你是怎么了?这里面到底是什么,看把你吓成那样!”

  超子回想起刚才自己看到的那一幕,相信自己是没有看花眼的,小声的说道:“我看见那石棺里面躺着一个人。”

  查文斌疑惑道:“一个人?”这超子是搞考古的,又是当兵的,一个人能把他吓成这样?

  超子举起微微颤抖的手,指着那石棺说道:“文斌哥,我说了你别不信,我看见里面躺着的那个人是我自己!”

  查文斌心头一惊,这是怎么回事也来不及去看,一个箭步闪到超子身边,看见超子的眼神此刻已经逐渐迷离涣散开来,一把拉住超子,使劲的摇了液“超子!超子!别睡,睁开眼睛开着我!超子!”可是何毅超现在就像一滩烂泥一般,倚着石壁的身子逐渐慢慢向下划去,眼皮也越来越重,等到他完全坐在地面上,眼皮也合了起来!只在这一瞬间,查文斌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了,超子的命魂没了!三魂丢了一魂,所以这才昏迷了过去,这个地方就这么大,能在查文斌的眼皮子地下不知不觉的勾走一魂,就这份本事,还真得让他小心起来。

  从八卦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了一点牛泪,抹在自己眼皮上,睁开眼睛一看,除了空空的墓室之外,只有超子和那口石棺,没有一丝异样,超子是在看了那口石棺之后才这样的,不用说,问题肯定出在那可是眼下查文斌不敢保证自己上去看一眼会是怎么个情况,是会发现超子躺在里面还是一具尸体,更或者一个让他更加不敢去想的问题,万一他看见自己也躺在里面?

  想了一会儿,查文斌似乎还没有找到好的办法,最让人头疼的就是对手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躺在那里,就在明处等着你动手,可你却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转头看看超子这会儿已经陷入昏迷状态,再不想点办法,他随时都可能会丧命,突然查文斌留意到超子头上的射灯!要想看见石棺里有什么,必须有一个前提,因为这个墓穴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既然超子说是“看见”自己躺在里面,那要是他没有光线呢?对!那就看不见了!刚才那条“尸蚕王”不就是这么进来掀了人家棺材又大摇大摆的出去了?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查文斌关掉超子身上的射灯,又把之前自己给的那张天师符从超子身上找了出来,轻轻的放在他身上,这样即使一会儿出什么意外,也可以抵挡一下紧接着他又关掉了自己的射灯,整个墓穴顷刻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查文斌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使得自己处于完全放松的状态感受四周细微的变化。

  人的汗毛其实是最敏感的,尤其是在这种地方,查文斌原本已经竖立的汗毛此刻微微一动,马上翻出乾坤袋里的大蝇往胸前一横,一股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还没等他有下一步动作,喉咙一甜,眼睛一闭,一口气没憋赚“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听到“啪啪”的声音,想必是溅到了石棺之上。

  等到他再一次睁开眼睛,一团红色的人形正飘荡在他的前面,可是眼下查文斌却觉得自己被禁锢住了,任凭自己如何努力,手脚都不能动弹,就在那人形向自己再一次逼近的时候,“呯”的一声枪响传来,墓穴里火化四射,猎枪的散弹钢珠有一颗就飞进了查文斌的手臂里,他一吃痛,下意识的一舞手臂,发现自己能动了,不敢做片刻汪,一个鹞子翻身,闪到了棺材前部,右手“蹭”的拔出七星剑,下面传来了卓雄的叫声:“文斌哥,超子,你们怎么了?”

  原来这卓雄在洞穴下方看装备,见上面半天没动静,就仰仗脑袋朝上面瞅,忽然感觉脸上一热,有什么东西从上面掉到了自己脸上,伸手一摸,就着射灯一看,是血!

  卓雄之前干的是侦察兵,对于人血他自然再也熟悉不过了他意识到上面可能出意外了,在下边喊了半天也没见有反应,正想顺着绳子往上爬呢,射灯忽然扫到圆形青铜圈的位置上有一条白色的尸蚕在那探头探脑,正想往洞里钻呢,感情是刚才留下没走的,抬手就是一枪,把那尸蚕给轰的粉碎,也把里面的查文斌给轰醒了。

  查文斌来不及解释,只能在墓穴里朝着下面吼了一声:“你们别上来!”抬头一看,那团红色人形此刻又再次不见了,只是石棺里又开始传出了“咚咚咚”的敲击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