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五十四章 第十口棺材

  再次回到那最大的青铜棺下,几人四下环顾,没有已经发现了“尸蚕”,这才安心。

  查文斌抬头看着崖顶,战术射灯的光线随即跟着扫到,除了暴露在外一个巨大青铜圆盘之外,在那圆盘的中心位置,竟有一个洞穴,只是黑漆漆的,怎么也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什么。

  查文斌晃动着射灯,让光线在那洞穴处打转,说道:“你们看见没,那上面有个洞。”

  超子和卓雄也是连连称奇,原来刚才那虫子就是爬进那个洞里了,超子拿手指对着那洞穴比划了一下说道:“这崖顶离地面不过二十米高,那洞口看样子是足够容纳一个人进去的,要不我爬上?”

  查文斌做事的风格向来都是求稳,在没有搞清楚事情真相之前,一般是不会主动出击的可现在他们都是亲眼看见那“尸蚕王”上去了又下来,要说不把这岔子事情搞个清楚,等自己出去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来了,一番考虑过后,坚定的说道:“上!”

  这种活儿还真难不倒这几人,超子把身上的登山索取出来,在头上捆了个石块,打了个死结,把那绳子在手上抡的“呼呼”作响,加速到肉眼只能看到一个圆的时候,突然手一松,石头带着绳索向崖顶飞去,“铛”的一声,石头缠到了上面那个青铜圆盘,那圆盘本身是镂空的,外围是一个圆,中间也是一个圆,两个圆之前用五根青铜杆链接,洞口就在里面那个圆的位置。

  绳索此刻就缠绕在了其中一根青铜杆上,超子使劲的拉了几把,纹丝不动,想想这玩意下面吊着五口巨大的青铜棺,怎么的这点重量还是能够承受的。

  超子把身上背着的冷怡然给轻轻的放到了地面,嘴上叼着匕首,和查文斌对了一眼之后开始向上爬去种活计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今天这二十米的高度却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压力来,离那黑漆漆的洞口越近,那种压迫感越强,一根烟的功夫之后,超子已经到了洞口,朝下面的人挥挥手,示意他到了查文斌做了一个进洞的手势,超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脑袋探了进去。

  里面的空间很大,超子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个掏空的山体,有人在这崖顶之上凿出了这么一个洞穴,同样因为长年浸泡在水中,此刻洞穴里还有不少积水灯光扫过,还不能完全看见整个洞穴的全貌,一口巨大的石棺静静的躺在洞穴旁边,超子从下往上看了一眼,没有棺盖,相比刚才掉落的下的青铜棺盖应该就是这里的,用青铜做棺盖,却用石头做棺身,这是为什么?超子只觉得眼前那口石棺此刻渗人的很,还没靠近,?***沟钠⒁丫盟暮姑⑵鹄矗辖粲窒蛳峦肆艘徊剑鋈擞种匦鲁鱿衷诹硕囱ㄖ狻?/p>

  超子挂在绳子上冲下面喊道:“文斌哥,这里面有一口棺材,不过不是青铜的,是石头的!棺盖已经被打开了,看不清里面是什么东西!”

  查文斌听见上面竟然是一口石棺,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至今还没有出现过一口棺材用两种材料打造的,这绝对是一个列外!他嘱咐看了一眼地上的冷怡然,对着卓雄说道:“卓雄兄弟,我上,你留下下面看着装备和人,要是一会儿有什么动静,你就大声喊我们。”

  又冲着超要上来,又紧了一把绳索,虽然心里有点发憷,但自己也不好意思说,只能硬着头皮重新爬进了洞穴,紧挨着那口石棺蹲了下来,把猎枪对着那棺材,心里想:你要是一会儿蹦跶出个什么东西,别怪小爷一枪打爆你的脑袋!

  “超子你干嘛呢,把枪收起来,这么小的空间,要是走火了,不伤着自己人才怪”超子低头一看,查文斌的脑袋此刻也已经钻了进来,放下猎枪,搭了把手,用力一拉,查文斌已经进来了。

  环顾四周,这是一个有十来平方大小的洞穴,高约三米,洞穴四周的石壁上满是人工开凿的痕迹,跟超子描述的一样,除了一口石棺静静的躺在中间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

  “超子,你是搞考古的,你说这洞穴是做什么用的?”

  超子回答道:“文斌哥,在悬崖上凿洞或者利用天然洞穴摆放棺材的倒是常见,那个叫做悬棺,三峡那就有很多但像这个在崖顶掏空摆放棺材的还是头一次见,不过既然是拿来安放棺材的,那么这里就应该是一个墓穴了。”

  查文斌点点头道:“不错,这里应该是一个墓穴,这种墓穴说实话,我也是头一次见,不过却不是第一次听说。”

  “这么说,文斌哥,你知道这种墓穴的由来?”

  查文斌指着下方的那五口青铜棺说道:“取墓主人生前使用的五样东西作为疑冢,分别按照五行摆放,又用于四象对应人的一生,“木火金水”分别可以代表生长老死中间那个土就是代表入土为安,也就是从下面的五口棺材来看,这个人已经完成了在阳间的所有流转,是符合了人死后最终的归宿的。”

  他又继续说道:“但是此人偏偏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又用了人的尸体堆成了八卦图作为陪葬,在这古井里聚集了大量的阴气,把这里人为的变成了一个人间地狱,使得所有人靠近这里无法察觉到生命的迹象,留给众人的只有死亡地面上那个村庄放着的四口青铜棺,我们没有仔细看过,从用四大凶兽来守护判断,那四口也应该是疑冢,同样用了墓主人生前的死样的东西作为替代,目的应该是让子嗣来祭拜,其实他这样做的目的无非就是想告诉世人,自己已经死了。”

  超子听了这么一大套,不是十分明白,问道:“文斌哥,你的意思就是这人折腾了这么多事情,就是为了宣布自己死了?那死了就是死了呗,还用搞这么套路出来吗?”

  查问笑了笑,接着说道:“超子,你有没有听说过三界五行,“三界”指天,地,人三界;“五行”呢就是指金,木,水,火,土在道家的说法里,有一种办法是可以逃避死亡的,那就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因为世间万物都是在“三界”和“五行”这个范围里,有生有死,遵照因果循环如果说你能脱离出三界五行这个范围,那么就可以不受这个范围约束,也就是可以自由自在,长生不老。”

  超子大为惊讶,他本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者,但自从王庄那事过后,认识了查文斌,开始对一些事物的看法有了新的变化,特别是来到了这里,很多事情已经用自己的双眼告诉他这是用科学无法解释的,朝着查文斌问道:“文斌哥,这世上真的有长生不老?他怎能跳出那三界五行呢?”

  查文斌说到:“依我看,这几口棺材不是一次性下葬的,而是分开只是每一次下葬之前都需要做一场特殊的法事,这人本有人身有三魂七魄,三魂就是中的一魂叫做胎光,是太清阳和之气,属于天;二魂叫做爽灵,阴气之变,属于五行;三魂叫做幽精,阴气之杂,属于地三魂要是聚集在一起,是呈红色的,人形的样子。”

  超子看了一眼查文斌,试图找寻他身上的红色人形,不想被查文斌说道:“别找了,普通人自然是看不见的。”

  超子见自己被看穿,只能吐吐舌头,接着问:“那七魄呢?”

  “七魄艾分别为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七个魄是黑色的,通常就是代表你上辈子的情况,要是畜生投胎的,就是个畜生的涅,要是人投胎的就是人形三魂当中,天地二魂常在外,唯有命魂独自是住在身上,天地命三魂并不常相聚首七魄中两个天魄两个地魄和三个人魄,阴阳相应,从不分开,并常附于人身上,人体的七魄同由命魂所掌控命魂又称为人魂,或者色魂,人在世上的这一生就是从此命魂住胎而产生的命魂住胎之后,将自己的能量分布于人体中脉的七个脉轮之上而形成人的七魄魄为人的肉身所独有,人死之后,七魄随之消散,而命魂也自离去,我们的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即以此告终”查文斌说完,突然把手中的七星剑一指,喊道:“出来吧,命魂!你本就不该还存在这世上。”

  超子被查文斌这么一喝,下意识的打了个机灵,只见查文斌已经收起了原本轻松的表情,一脸正气的看着那口石棺,宝剑已经抵在了石棺之上!这个突然的转变让超子措手不及,还没准备好动作,忽然传来“咚咚咚”的声音,仔细一听,这声音竟然是来自于石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