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五十三章 尸蚕王

  查文斌眯眼看了一下,反问道:“你有把握,背着个人在那些虫子合围你之前冲出去吗?”

  超子看着四周坚固的石壁说道:“我们等在这儿,即使不被虫子吃了,也会饿死。从这里冲过去不过一百米的路就能到达水潭的那一边,反正横竖都是死,我们为什么不试试看?”

  查文斌又转过身去问卓雄:“卓雄兄弟,你的意思呢?”

  “我的意思跟超子一样,与其等死,不如试一试!”

  这两个年轻人,是真有胆量,既然他们都不怕,那自己又还在怕什么!查文斌做了一个弯腰的动作,轻声问道“准备好了吗?”

  卓雄和超子随即摆出一副百米冲刺的样子,“跑!”查文斌突然喊道,然后一个箭步跳下石块,跃进了原来水潭的位置后面的超子和卓雄背着昏迷的老王和冷怡然,紧跟着跳了下去。

  那些“尸蚕”显然是被这几个不速之客惊扰到了,“呼”的一声,又和潮水一般的向中间的几个人围了过来,不要看那些虫子胖乎乎的,爬起来的速度却很快。

  查文斌从跳下去的那一刻起,就没有打算回头,人的潜能在最危急的时刻已经被完全激发了出来,就像一阵风一般,他第一个冲过了水潭,到达了刚才老王躺着的位置紧接着是背着冷怡然的超子,两人回头一看,卓雄背着最重的老王拉在了后面,有几个虫子已经很快就要接近了,其中一只弯曲着身体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准备,超子抬手就是一枪,“呯”一下,散弹打过去,一片“尸蚕”被扫飞,溅起的虫浆黏满了卓雄的衣服几乎没有丝毫犹豫,退壳,换弹,随着一声枪响,又是一群虫子被扫飞带着对班长的愧疚,超子把所有的恨都发泄到了这些“尸蚕”身上,当第三枚子弹入膛,卓雄已经被查文斌拉了过来,跟在他后面的那一群,刚好顶在了超子的枪眼上“呯”威力巨大的猎枪子弹,在近距离的射击下,把那几只倒霉的“尸蚕”直接轰成了肉泥。

  剩下的虫子显然对这种现代武器的攻击感到了危险,追击的虫群稍稍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又朝着他们的方向冲了过来。

  超子第四枚子弹已经准备好了,他们这一趟出来,弹药带的本就不多,一人也就是二十来颗,不过现在也不是节省的时候“呯呯”超子和卓雄朝着成堆冲过来的“尸蚕”同时开火,一波又一波的“尸蚕”被打死,接着又是新的一群的涌上来,似乎怎么也打不完。

  超子再打完一枪之后,摸了摸挂在腰上的子弹带,苦笑道:“我还式颗了。”

  卓雄抬手一枪又干掉了一群“尸蚕”,“哈哈,我还剩下三颗,比你多一颗!”

  查文斌呢?挥舞着七星剑干掉了一两只落单冲过来的“尸蚕”,他清楚的知道,就这样是顶不不住多久的,看着自己身后无边的黑暗,说道:“准备向后面撤!”

  最后一颗子弹了,超子和卓雄交换了一下眼神,开始向后缓缓后撤,忽然靠着最近的那群虫子开始后退,离着查文斌一步之遥的那只落单的也扭头就往回爬。

  卓雄看着那些“尸蚕”往回爬了,对着超子哈哈大笑起来:“虫子也知道怕爷手上的枪了?”

  “哈哈,跑了!它们跑了!文斌哥,那些虫子被我们打跑了!”

  查文斌原本已经湿透了后背,这会儿正拄着剑在那喘气呢,他也纳闷,攻击性那么强的“尸蚕”怎么就放弃了呢?

  超子忽然喊道:“天呐,你们快看,那是什么?”

  抬头一看,原本追出来的虫子现在又退到了一边,昂着头,跟刚才的姿势一样,一条巨型的“尸蚕”正沿着那条由虫子吐丝搭成了丝线,从地上往崖顶爬去!

  这条“尸蚕”跟所有的都不一样,刚才那些是白色的,而这一条不仅体积是他们的几倍,而且颜色是黄色的,背上还有花纹!说它是条“尸蚕”是因为嘴上那对鳌还很明显,但是开张后足足有我们拿来修剪树枝的大剪刀那么大←条“尸蚕”看上去,更像是一条蟒蛇!足足有两米长短,直径也有二十公分左右。

  查文斌喃喃的说道:“这条应该就是尸蚕王了!”

  超子举枪就要打,却被查文斌一把拦下,“别动,看看它要干什么!”

  只见那只黄色“尸蚕王”顺着丝线不会一会儿就爬到了崖顶,舞动着钳子很兴奋的样子在那探头探脑,不一会儿,身子往上一钻,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下面的“尸蚕”还是之前那副姿势,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查文斌心想弄这么大个阵,总不能是因为一条虫子吧,既然已经来了,就要弄个明白,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即使要往后退,他也有把握。

  他们可以清晰的听到一阵稀稀疏疏的声音,紧接着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崖顶掉下“轰。”

  的一声,一块巨大的青铜棺盖跌落到地面,砸碎了下方的许多岩石!

  超子大叫道:“那是个棺盖吗?”

  查文斌一把捂住他的嘴,小声说道:“别急,等着,看样子那上面还有一口棺材!”

  超子咬着牙齿嘀咕道:“它们这些盗墓贼,竟在这里搞破坏!文斌哥,我们怎么没有发现那上面还有一口?”

  “八卦生九宫,一切归十方,我早该想到这里还有第十口棺材,如果我没有看错,关于这个水潭,已经明了,所有的这一切又回到了圆极。”

  卓雄已经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这些虫子为什么退了下去,又跑出个王来,换做他的个性跟超子的想法是一致的,一枪干掉干掉那只大虫子,然后跑了就是了“文斌哥,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查文斌道:“万物之始也就是万物之终,如果我们能绕过终点,就会又回到了起始,只是平常人到达终点之后就发现没有路了,等待着的只能是死亡如果能越过这个点,那么一切又回到起点了,也就是重生!这就是道家讲的圆极布下此阵的人对于道的运用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如果这是真的,那第十口棺材里躺着的恐怕是一个人。”

  超子问道“人?文斌哥的意思是搞了这么大的动静,就是为了埋一个人?”

  “不错,古人相信人是可以重生的,他们认为只要绕过了死亡的点,一起又会回到起点,也就是重生,我们不要急,看着那虫子去干什么了。”

  一根烟的时间之后,那只尸蚕王又顺着丝爬下来了,比起之前,它的肚子明显的鼓起很多,所以连动作都没之前迅速,等到爬到地面之后,昂着头看了一眼查文斌,放佛在思考什么查文斌边上两杆枪都已经瞄准了它的脑袋,只要它一动,扳机就会毫不犹豫的扣下去,可是那虫子看了片刻之后,居然朝着边上的小尸蚕动了动嘴边的钳子,然后朝着乱石堆里钻了进去,边上那些“尸蚕”也跟着一起钻了下去,消失得无影无踪,刚才还组成线的“尸蚕”也紧跟着脱落,留在地上的除了凌乱的黑色丝线,再也没有其它←个暗河又恢复到了之前的安静。

  在确定了那些“尸蚕”都已经走了之后,卓雄还超子才放下手中的枪,查文斌开口说道:“走,我们过!”说着朝着中间的位置走了过去,后面的两人只好也跟着上去,大家都很好奇查文斌口中的那第十口棺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那只虫子刚刚又上去干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