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五十二章 “桥”

  超子的一席话就像一瓢凉水浇在众人的头上,原本以为这儿应该是个厉害的机关或是凶恶的鬼魂,现在呢?惹出一堆莫名其妙的“尸蚕”来╚ ╝当年在西藏,一只“尸蚕”就要了班长的命,如今这里一眼看过去,怕是不下万只如今总共才五个人,两个伤病员此刻还是昏迷状态,就算他们三人本事再大,要想通过这等邪恶的虫子把守的道路,恐怕还不够它们塞牙缝,查文斌已经是急的团团转了,好在那些虫子似乎对他们这几个活人不感兴趣,只管在那玩叠罗汉,但是要他们走这些虫子身上踏过去,没人敢保证自己不会被其中的一两只咬上一口。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现在他们真的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了,查文斌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葬身在这样的地方,若是被这些虫子活活啃食,倒不如一刀了却了自己来的爽快!

  超子现在也没了主意,这虫子的厉害是他亲眼所见,只能期盼查文斌能想出办法来:“文斌哥,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看着他们两个期待的眼神,查文斌知道在这支队伍里,自己已经是绝对的主心骨,要是连自己都灰心了,他们两个等待的也只能是死亡所以,自己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放弃!他回想起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总觉得这事情有蹊跷,从进村到有人失踪,再到下这个古井,似乎一切的一切都是被人为的设计,他觉得他们踏入了一个巨大的圈套。

  那这个人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们这支队伍又到底有什么是值得被利用的?四个男人,一个女人,只是来这里找寻考古资料的,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不对,查文斌的心中忽然冒出一个想法来,原本他们来到青城山的时候只有三男一女,卓雄只是一个后来再加入的向导

  对了,他怎么没有想起来这一茬,到底是谁指引他们来这里的,是谁告诉他们这里有石人石马的,老王和冷怡然的失踪又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生的?卓家!

  查文斌眼神一冷,忽得转过头去,死死地盯着正在地上坐着的卓雄看去此刻的卓雄呢?他正两眼发呆的看着前面如海潮一般的“尸蚕”,查文斌的眼神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查文斌又恢复了原本的眼神,看着卓雄问道:“卓雄兄弟,在想什么呢?”

  听见查文斌的问话,他才转过头来:“文斌哥,我在想这些虫子为什么会在那一口棺材被打开之后了才出来,要是它们出现在我们之前还在潭底的时候,那我们恐怕已经连尸骨都没了吧。”

  卓雄这一句简单的自言自语又让查文斌心头开始疑惑了,如果真是卓家的人安排的这一切,那在超子下井之后,卓雄完全可以不跟着下来,直接把绳子拿走就完事了何必还要下来留在一起冒这个危险,似乎怎样都是解释不通的,应该是自己多想了,此刻查文斌心中有点愧疚起来,可以说卓雄原本是这里唯一的一个局外人,要不是他把大家当朋友,也不会跟着搭进来那到底是谁安排的呢?或者根本就是自己想错了,这一切根本就是机缘巧合,换一种说法就是命中注定查文斌不敢再想下去,与鬼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跟人斗!

  查文斌狠狠的揉了几把自己的脸,换了个平常的表情,说道:“卓雄兄弟,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我没听清楚。”

  卓雄站起身子,指着前面那些虫子说道:“我说这些虫子要真的是来吃我们的,为什么不早出现,或者现在冲过来,我们一样都是躲不掉的。”

  超子也跟着说道:“你们看,那些虫子似乎只想爬到崖顶去,对我们压根就不感兴趣。”

  顺着超子手指的方向,有几只虫子已经离崖顶很近了,在那不停的摆动着身子,让人称奇的一幕发生了,一只“尸蚕”从口中喷出了什么东西射到崖顶,紧接着越来越多的虫子都开始喷东西下面的虫子竟然不再开始往上爬,有几只位于顶端的虫子此刻已经在向下滚去,下方的虫子也开始撤退,刚才喷东西的那些虫子已经都悬挂在了半空中!查文斌仔细一看,原来这些家伙喷的不是别的,正是超子所说的那种黑色丝线。

  丝线的一头黏在崖顶上,另外一头被“尸蚕”紧紧的咬在自己嘴中,就这样把自己挂在半空中,粗粗的数了一下,竟有上百只“尸蚕”此刻吊在了半空中,他们吐出来的黑丝线互相缠绕在一起,拧成了一股黑色丝线,有超子所带的登山索那样粗还没等查文斌来得及思考它们这样做的原因,新的一幕又出现了。

  当下面的“尸蚕”退到了一定的高度,阵型再次被稳定接着又有“尸蚕”开始喷丝,只是这一次喷的地方并不是崖顶,而是那些此刻被吊在半空中的同伴,原本白色的身体,不一会儿就成了黑色,看这样子,那些吊在空中的虫子已经完全被包裹进去了。

  当上面的“尸蚕”已经完全被丝线索包裹之后,下面的虫子大军,再一次开始了撤退,紧接着第二波吐丝的也被吊在了半空中,到达一定的高度后,又有新的“尸蚕”开始吐丝,将第二波同伴包裹起来,连着的丝让自己被吊在下方如此循环的接力吐丝让查文斌想起了一个众人都知道的故事:猴子捞月:猴子用身体互相连接的方式,从树上倒挂,一直让最后一只猴子碰到水中的月亮那么这些虫子的做法和猴子捞月除了方向是反的之外,其它都惊人的相似。

  虫子们先是利用自己的身体送同伴接近崖顶,让最顶上的同伴可以将吐出的黑色丝线黏住崖顶,然后用那一只的身体作为连接的点,向下拓展开来,要是给他们一点时间,就会形成一条由虫子身体组成的绳索,由着崖顶一直垂直到地面!

  查文斌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之后,说道:“超子卓雄,你们看,这些虫子正在用身体搭桥,一条从崖顶通向地面的桥梁,以它们现在的速度,要不了多久,这道桥就会完成,只是不知道这些“尸蚕”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

  超子干咳了一声:“文斌哥,你说它们是在搭桥,既然是搭桥肯定是为了方便谁过桥艾不然搭起来干嘛?”

  查文斌笑着拍了一把超子的后背:“超子,你总是能再我思想混乱的时候给我惊喜,搭桥就是为了过桥,既然有要过桥的主在,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那我们静观其变,你们俩准备下,要是一会儿有什么出来,听我的信号,准备随时打断那根”绳子”!”

  卓雄举了举手中的猎枪,试着瞄了一下,“没问题,这个距离,一枪就够了!”

  查文斌朝着卓雄做了大拇指的动作,自己真的是错怪他了,不然以卓雄的能力,真要存心害他们,只怕自己早就已经不在了。

  几个人也没说话,只是看着不远处那根绳子越来越长,一刻钟后,终于跟地面连到了一起,底下的那些“尸蚕”就像接到了命令一样,如潮水一般涌向四周,中间空出一条宽阔的路来。下的虫子全部都是一个姿势,昂着自己的头,像是在迎接“贵宾”的到来超子看见空出的那条路,小声问道:“文斌哥,要不然我们现在乘着这个空档,冲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