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十九章 绝境

  “咔咔咔”的金属摩擦声已经越来越频繁,铁链依旧在奋力的启动着,崖顶摇摇欲坠的巨石看上去并不能支撑太多的时间,如果这一口棺材被打开,会发生什么?现在对于这个答案,查文斌一无所知,既然存在未知的危险,三支香的熄灭已经告诉他们,这里并不欢迎陌生人的来访,那么为何不在这口棺材被打开之前冲出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呢?

  查文斌转身过去喊道:“超子,卓雄兄弟,你们两个马上带着他们俩,跟着我冲出去,速度要快!留给我们的时间可能已经不多了。”

  他们俩一听这话,窜得比兔子还快,谁高兴呆在这个鬼地方对着一堆莫名其妙的棺材,连滚带爬的背起身后的老王和冷怡然,就跟着来到了查文斌的身边。

  超子问:“文斌哥?咱从哪出去?”

  查文斌指着前面的拐弯说:“从哪里来的,就从哪里出去!”虽说现在没了那些骨头,但满地的碎石也不那么好走,尤其是他们两个还背着昏迷的同伴,生怕脚下就踏进了石缝里,有几块石头之间,还得用跳的方式,比起刚才进来的速度,此刻已经明显慢了好多。

  查文斌在前面开路,需要时不时的停下的等他们,每一次停顿都不忘看一眼崖顶的变动,一边催促着行军的速度,一边还得让他们小心,这里面不仅乱石丛生,关键还是乌漆抹黑的一片,虽说有战术射灯,但毕竟比不得外面的自然光,总会有盲区的存在。

  就在他们即将要离开这口水潭的位置,前面就是跳下来的那块巨石,只要爬上这块石头,拐个弯,就能到古井下方查文斌第一个爬上去,转身去拉背着老王的卓雄,他看不远处的崖顶已经开始不断的有小石块掉下来,卓雄加老王这个胖子足有三百来斤,这巨石有两米高,卓雄虽然是好身手,但现在眼下没地方给他使得上劲,在那试了几次都没成功,超子听见后边石头滚落的声音越来越大,知道情况不妙,半道被卡在这里,急得在那里干瞪眼。

  查文斌趴在地上,垂下双手拉着卓雄使劲往上提,下面的超子用手托出卓雄使劲往上顶,查文斌已经是咬着牙齿在拉扯:“超子,你用点力,再起一把,要快,来不及了!”终于卓雄站在了超子的肩膀上,在三人共同的努力下,终于把卓雄给拉了上来。

  好了,现在还剩下超子和冷怡然了两人了,这会儿没人在下面给他帮忙了,只能靠他自己,超子先是把身上的装备一股脑的全给扔了上去,又把冷怡然从身上解了下来,架在自己脖子上,顺势那么一起,我们的小魔女顺利的被上面的卓雄和查文斌拉住了双手给拽了上来。

  就在冷怡然被查文斌平放在地面的时候,崖顶的那块巨石,终于崩塌了。

  “轰隆隆“一声巨响,接着是石块横飞,然后古老金属的“咔嚓”声开始响起,查文斌知道不到五秒的时间,那口棺材就会被打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都料想不到!

  何毅超听见那声巨响,也明白了发生什么事,甚至没有扭头回去看,做了个助跑,一跃而上,恰好抓住了卓雄手,上面用力一拉,顺势就窜了上来小子现在可不糊涂,一手抓住背包,抱起冷怡然带头就跑,嘴里还喊着:“你们俩还楞着干嘛!跑啊。”

  卓雄和查文斌看着撒着腿狂奔的超子,一回神,紧跟着也追了过去,刚过拐弯的位置,后面“咚”的一声巨响,那口青铜棺终于被打开了。

  三人此刻只想着快点逃出去,哪里还敢再做汪,后面就是蹦跶出个孙悟空,现在也没那个心情上去要签名了。

  超子是第一个到达井口下方的人,用绝望的眼神看着那口古井,绳子没啦!四下一搜索,除了湿滑的石头,什么都没。

  查文斌和卓雄先后赶到,看着光溜溜的古井,查文斌红着眼睛冲着超子吼道:“绳子呢?”

  卓雄此刻眼神已经是一片死灰,那古井此刻想要用双手撑都不可能,因为它是喇叭状,下方的开口有几米宽:“我下来之前把特地把绳子在那口大树上给打了死结的,肯定有人把绳子给拽上去了!”

  三人此刻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这是唯一的出路艾居然被人给断了,超子此刻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了,一把抓住卓雄领子吼着:“妈的,我让你不要下来的,让你在上面看着,看着,你偏要下来,你他妈要是留在上面,这会儿能有这事,今天我们五个都得死在这里!”

  查文斌一个巴掌扇在超子头上:“超子,你个混蛋!你在横什么,卓雄兄弟本来就跟这事没半点瓜葛,我让你守在上面,是你自己要下来,还连累了人家卓雄兄弟跟你一块儿陪葬,你还算是个男人嘛!”

  这一骂还真把超子给骂醒了,不是说好的是兄弟吗?自己也是愧疚的很,要不是自己不听查文斌的劝告非要下来,也不会因为撞到卓雄而打开那个机关,更加不会把五个人的性命都陷入危险之中,超子啊超子,你是侦察兵出身,冷怡然和老王已经有意外发生在前了,怎么就没有半点警觉呢?想着想着,超子一个巴掌扇在自己脸上:“都是我混蛋,都是我不好,瞎子,我错怪你了,是我这个兄弟不称职!我跟你赔不是,跟文斌哥赔不是!要死,我超子等下也给你们挡在前面!”

  卓雄看着眼睛已经湿润的超子,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抵到超子胸前:“超子,你我是战友,是兄弟,文斌是大哥,今天能跟大家一起出生入死,我就是留在这里也值了!”

  “啪”两个手掌再一次紧紧的握在了一起,查文斌看着这两个讲义气的后生,心中那股郁闷劲此刻也已经去了大半,伸出双手紧紧的握住两人:“好个同生共死!两位好兄弟,不要怕,既然有人致我们于死地,那么也不能便宜了他!从我进山的第一刻起,这其实就是一个局,有人故意掳走了老王和冷姑娘,又故意让我们发现了这口古井,我想即使你们有人留在了上面,现在也未必就是安全的,更加容易被他各个击破反倒是凑在一块,我们拧成一股绳,说不定还有点胜算!既然打定了主意要我们把我们困死在这里,那么,即使是死,也要把这给搅个天翻地覆!你们两个,看好老王和冷姑娘,等会儿跟着我进去,从现在起,谁都不能抛弃谁,即使是战斗,也要在一起,如果再次被分开,可能就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好!”两人异口同声的答应。

  “前面那个水潭里,是一道非常厉害的阵中阵,甚至连我们现在所处的整个村子,包括这口古井,恐怕都只是某个大阵里的一个环节,你们下来之前,我无意之中破了它其中一阵,但似乎对于整个阵法没有起到太大作用,你们两个等下注意,鬼怪这类东西你们手中的匕首和枪,并不能对他们造成多大伤害,尤其是阵法,只有破了它的阵眼,我们才能有一线生机〓子没了,已经失去了这条退路,看样子,我们只能往回走,另外找一条出路,有空气进来,这里势必还有其它的出口,现在最后那口青铜棺肯定已经被打开了,待会儿过去的时候,注意力千万不要分散,不管看到什么,你们都当做是幻觉,不要试着跟它产生任何交流,稳住自己的心!不到万不得已,不得用我给你们的那道符,听见了吗?”

  “听见了!”

  “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