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十七章 机关

  眼下老王和冷姑娘情况已经暂时稳定,前面不知是神是鬼,看这幅涅,自然也不会那么容易,查文斌让他们两人各自把背着的人移到后面的角落,又在他们身边放了些药食物和水,又解下各自的背包,给做了头枕,斜靠在压崖壁之下,办完这些,等他俩回去一看,前面的查文斌已经点燃了三根黄色的粗香,还未靠近,远远就能味道那股夹杂着檀香但腥气熏人的怪味待两人走近,查文斌,一人给分了一根,示意两人跟着他学。

  由查文斌站在中间,两人站在一个身位之后,双手持香,举起来的位置恰好低于头顶超子和卓雄分别也都照做。

  查文斌嘴里念道:“巍巍道德尊功德已圆成降身来接引,师宝自提携慈悲洒法水用已洗沉迷,永度三清岸常辞五浊泥”说完之后,看着中间那口已经没了棺盖的青铜棺,鞠了三躬,后面的两人也照着做了,不敢有丝毫怠慢,神情严肃在查文斌的带领下,率先把手中那根香给插在了正对着棺材的方位,然后退下,超子和卓雄不用教,自然也明白该怎么做三柱香上完,查文斌又冲着前面说道:“今天来到宝地,借了先人的路,扰了先人的坟,晚辈在这里给众位陪个不是,等我出了这口井,一定开坛祭拜,恳请先人行个方便!”说完又朝着前面作了个揖,低着头,像是在等待对方的答复超子和卓雄不懂其中的奥秘,只能跟着做同样的动作,一支烟的功夫后,查文斌抬起头一看,三支香尽数熄灭

  查文斌脸色冰冷的对着两人说:“你们俩做点准备,看来是要打算把我们几个留在这里陪葬了,一会儿要是发生什么情况,感觉到不对,就退到老王那边,我给你们的天师符都还在吧?”说完,已经拔出了七星剑,翻出了那枚天师道宝大蝇横在了两人前面

  超子和卓雄翻翻衣服,之前给的那枚符纸都还在兜里呢,剑锋一闪,地上留下一道划痕:“就站在这里,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准超过这条线半步,听见了没有?”说罢,朝着前面大步走去!

  超子看着剑锋留下的淡白色痕迹,咬着牙对卓雄说道:“瞎子,五十米的射击距离,这种散弹猎枪你有把握吗?”

  卓雄眯着眼睛,伸出大拇指对着那口青铜棺量了量;“这种散弹,打出去跟天女散花似地,要命中单一目标不难,就怕到时候误伤文斌哥,如果要是在推进十米,还是有些把握的。”

  超子使劲扇了下卓雄的脑袋:“你小子整个什么破枪,要这会儿手上拿的是八一杠,老子两百米都有把握一枪干掉一只西瓜大的目标!”

  卓雄狠狠的白了超子一眼,拍了拍手中的猎枪:“我去你的,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军区翱还八一杠呢,我没给你弄把土铳使就不错了,要有八一杠,管它里面躺着的是人是鬼,老子直接冲上去就给突突了,还用你在这跟我显摆几百米?”

  看着手中那单管猎枪,超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可眼下这已经是他们能有的最好装备了,查文斌前面还拿着原始武器呢,“行了,别废话了,等会儿要有什么动静,你跟在我后面摸上去干他娘的一枪,我就不信了,原始时代的人还有不怕枪子的!”

  “可是文斌哥不是说不让我们过那条线吗?”卓雄指着查文斌留下的那道划痕问道。

  “你怎么那么死心眼呢?就知道文斌哥说,文斌哥说,文斌哥让你呆在井上别下来的呢,你怎么跑下来了?你要是怕就给我到后面看那俩人去,嘿嘿,我一个人上去干。”

  “就上,我豁出去了!”

  “这才是好兄弟么!”

  “卍”。

  话说查文斌呢,已经离青铜棺不到五米的距离,古朴的花纹可以看的清清楚楚,只是里面躺着的是什么,还看不到,边上那四口也还没有动静,既然你们不动,只好我先动手了!一个七星步踏过去,顺手就是一把糯米朝着前方撒过,还未等米落地,“轰“的一声,其中一口棺材的盖板犹离弦之箭一般朝着查文斌射了过去,眼看就要撞到,查文斌一个弯腰,擦着他的头皮向后飞去,接着是“轰隆”一声,撞击到一块巨大的岩石之上,把那石头撞的粉碎,查文斌顺势一滚,捂着脑袋趴在地上,落下的碎石还是把他砸个够呛。

  还未等查文斌来得及喘口气,又是“轰”一声,另外一块棺盖紧接着飞来,查文斌此刻还低着头,凭借着直觉奋力向右边闪去,在他脚边一丝丝的位置,此刻已经被青铜棺盖给铲平了,碎石和腾起的石灰已经有些迷糊到他的眼睛,照这样下去,应该还有两块,怎么躲?就在他抬头的一瞬间,看见了那上面吊着的锁链竟然在上下移动,这根移动的链子对应的那口棺材正是刚才已经射到他身边的那一口,“咔擦”一声,那链子已经停止了,又是“咔擦”一声,第三块要来了!意识之下,是赶紧后退,扭头便向后面跑去,在跑出去不到五米的位置,“轰”。

  果然,随着那链子的移动,第三块来了,上千斤的青铜棺盖带着“呼呼”的风声,像一块巨大的板砖一般被弹射出来,可是毕竟它的重量实在是太沉了,在离他不到三米的位置就落地了,狠狠的砸到地面,“咚的一声”,一阵烟雾升起,查文斌扭头看着后面爬在地上的两人,还好他们那边没有事,又往后退了几步,等待第四块,也就是最后一块棺材自己打开。

  又是“咔擦”一声,锁链再次动了,稀稀疏疏的金属摩擦声,此刻是那么的刺耳,三个人都注视着最后那一口青铜棺,“咔”又是一声,连接那口棺材的锁链被蹦的笔直笔直,像是在承受着巨大的力量牵扯,查文斌已经做好卧倒的准备了,半分钟过后,没有动静,只是剩下“咔咔咔”的金属摩擦声,查文斌自言自语说道:“恩?退?”,又等了半分钟,除了那声音之外,那口棺材还是没动静,查文斌有点憋不住了,往前走了几步,抬头一看,头顶石壁之上露出一个打窟窿,有一个圆盘涅的青铜器物在上面挂着,五条锁链都连在那上面,一块巨大的岩石刚好压在了最后一根锁链之上,圆盘就像上没有了电的时钟,使劲往前挪着,但又过不去,一进一退,不停发出“咔咔咔”的声音,查文斌心头大喜,冲着超子和卓雄喊道:“机关卡住了!”

  那头的两人一听卡住了,绷着的神经总算是暂时有点松了下来,鬼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艾跟着在那大笑起来。

  看来这些棺盖飞起来,都是这点机关在作怪,古人的智慧真不是盖的,以这小小的圆盘转动之力居然可以使那么厚重的青铜棺盖飞起来,查文斌感叹道:“好一个四两拨千斤艾接下来该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了。”

  虽然有点慌顶上那块大石会随时跌落,但干耗着也不是办法,五口棺材自己已经打开了四口,自己压根没动手,你要再来找我们麻烦,那也别怪我不客气了!惹急了,你要真还有个什么在这里,今天就把你整个魂飞魄散,能摆下这样巧妙的机关的人,拉上这么多的白骨陪葬,怎么想都不会是个好主!

  站直了身子,扫了扫身上的灰尘,查文斌右手持剑,左手拿着大印别在身后,慢步朝着最大的那口棺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