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十六章 五口青铜棺!

  来那些巨石已经挡住了下边查文斌和卓雄的视线,自然是没有发现异象,但是超子是站得高,自然也看得远,回眸那一刹那,刚才经过的那口棺材上原本捆着的锁链此刻已经完全崩断,散落一地,原本密封着的棺盖此刻竟然已经裂开一条缝隙。

  那棺盖本是青铜所筑,好歹也有上千斤,也不至于被这么一场晃动给挪动了位置吧,并且在那青铜古棺的周围并没有乱石存在,而且超子看见那条细缝正在缓慢扩大,隐约之间就要有东西破棺而出。

  超子在那崖壁上扒着没动已经有一分多钟了,眼神看的的方向并不是下面的两人,而是远方,这种危急时刻,他怎么还有心思休息呢。
  卓雄扯着嗓子朝上面喊道:“超子,你在那傻愣着干嘛艾赶快上去啊。”

  何毅超单手抓着匕首,指着前方,脸色通红,好半天才憋出一句字来:“那?”

  下面的卓雄可不乐意了:“那什么那,你要是爬不上去就给我下来,换我上!”说完一边吲袖子管,一边就打算攀岩了。

  此刻的查文斌呢?他见超子在上面停顿了那么久,心中也是非常奇怪,顺着超子手指的方向一看,原本上放垂直的锁链连接是崖顶,竟然已隐隐有了开裂的痕迹,那四根链子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承受力,开始缓缓下降,带来的力量随之让裂缝向着四周延展开来,眼看着离他们这块暂时安全的地域也已经不远了,查文斌意识到大事不好,这时候以任何人力去抵抗这种自然的力量都是徒劳:“超子,别发愣了,赶紧上去带着他们两人下来,我们已经来不及了!这儿很有可能要塌方了!”

  超子在上面,一切都看在眼里,听下面这么一喊,也不再回头,现在他能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上去把人给接下来,匕首挥舞,青筋暴起,超子就像一个猿猴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登上那个岩壁的缝隙,甚至没有来得及跟下面打个招呼,一口就钻进了那个狭小的空间,进去一看,果然,老王和冷怡然两人都躺在里面呢,只是脸色苍白,不省人事。

  超子用手指试探了一下,两人都还有呼吸,想比之下老王的更加虚弱只剩下一丝气息还在游走,意识到现在的局面,超子掏出绳索,困在上面的一块巨石后面,向下抛去,大声喊道:“两个人都在这儿,都还活着,瞎子,你快点上来背一个人!”

  这消息在这种危险的局面之下传来算是给他们打了一针强心针,不管之后如何,至少此刻他们的同伴还活着,只要活着就还有消!

  卓雄二话没说,抓起绳索,到底是专业的,二十米高的攀岩,用时不到十秒,就和普通人在平地上走路的速度差不多,查文斌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因为不远处上方的裂缝已经越开越大,随时都要有塌陷的危险“你们快一点!时间要来不及了!”

  这下面催的急,上面也一样急,超子负责背起冷怡然,可是那女娃娃已经没了知觉,浑身不着力,这下崖壁万一一个不当心,在上面没事,下去给摔了,那可就麻烦大了,两人又脱了自己的背心,撕扯成了布条,做了个简易的X包扎架,把人分别困在自己背上,试了试确保不会出意外,这才准备下去。

  因为这股登山绳是被拆开的,所以此刻承受的重量不足以支撑四个人,只能分开下去。

  现在看上去是老王情况比较紧急,第一个下去人是卓雄,因为害怕会出意外,所以速度比起之前的速降慢了些许,下面的查文斌一个劲的在那催“快啊快啊”,上边的超子自然一清二楚,因为他除了看见悬崖顶上的裂缝,让他恐惧万分的是还看见那口棺材此刻已经打开了三分之二,此刻是在那直跺脚,要不是现在位置太高,他现在都想直接跳下去了。

  等卓雄落地的一瞬间,超子毫不犹豫的抓起绳索下降,下面的查文斌和已经落地的卓雄都在下面喊着“超子,快点!”因为此刻那四道链子上方的裂缝眼看就要被扯破,看似坚不可摧的岩石此刻就像是豆腐渣一般脆弱其实这时候超子如果转身去看,他会发现那口棺材已经被完全打开

  终于在超子离地不到五米的时候,“轰隆卢轰隆隆”巨大的轰鸣声中夹杂着乱飞的石块,那个崖顶终于支撑不住了,完全破裂,接着便是“咚咚咚咚”四声巨大的金属撞击声传出,汇合在了一起,在这个半封闭的空间里来回震荡,互相撞击,引出那股声浪让众人捂住耳朵,久久不停息,此刻还悬挂在崖壁之上的超子,已经来不及下降,滑了不到一米的路,已经被这撞击声给震脱了绳索,径直向地面落去,眼瞅着就要落地的一瞬间,爆发出惊人的力量,挥舞着手中的匕首,朝着石壁上猛的刺去,硬生生的让他给扎进了一条细小的石壁,巨大的冲击力和惯性让他的虎口瞬间撕裂,钻心的疼痛,眼下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好在止住了跌落的危险,稳住身形,顺势跳了下来,为了不让背后的小魔女受伤,向前弯曲着的身体因为重力的作用,双膝“啪”的一声跪在地上,这下估计也伤的不轻。

  等待那些漫天的灰尘散去,三个人擦去射灯上的灰尘,再仔细一看,每个人从头到脚都是黑漆漆的骨灰,原来的水潭此刻已经完全被乱石覆盖,胡乱拍打了一下,这才检查起背着的两人。

  查文斌分别把了两个人的脉象,看样子应该是经过了巨大的劫难,耗尽了体力,给两人分别喂了点水,又从卓雄背包里找出原本带着的抗生素和生脉,给两人做了经脉注射,过了一会儿,呼吸都趋于平稳,这才放心

  可是机会一旦错过了就是错过了,等到背起两人,他们爬上前面那堆乱石之后,眼前的景象足够让人震惊,要是之前的金属撞击声都以为是石头砸在青铜棺上发出的,就大错特错了,此刻原本的水潭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乱石,那些碳化的骨头想必都被卖在了下面,但是多出的几样东西,让他们还醒着的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除了原本他们看见的那口大青铜棺之外,此刻又多了四具,以中间那口大的为中心,分别分布在对应的四个角,每一口青铜棺材都有一根锁链连着中间的那具,这四口棺材他们仨全见过,正是上面那个祠堂义庄里的,周围还散落着一些木质棺材,已经被摔的七零八落,发黑的骨头散落一地。

  卓雄自从进了自己老家,每一件事给他带来的震撼已经完全超越了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也不知自己是不是真的命中注定会和他们搅合在一起,张着大嘴一字一句的说道:“文斌哥,这不是村子里的那四口?”

  超子呢?他是看见整个过程的唯一人物,中间那口大棺材,棺盖已经被完全打开,倒在一边:“中间那口大的,我上去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在慢慢移动,本想通知你们,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现在已经完全打开了。”

  查文斌呢?是一场法事引来这样的结果,还是一切都是注定的,前面等待着他的到底是什么?看样子那四口是被锁链拉下来的,什么力量才能让四口重达几千斤穿过两百米的岩层厚厚的岩层到达这个地方,或者还是这四口棺材根本就不是上面的那四口,而是被人埋在了这悬崖的顶上!既然想回去,这条路总是要走的,管他前面是神还是鬼,要是挡着自己的道,阎王爷下来,也要撸他几根胡须!

  忽然一阵阴风吹来,几乎让三人没有站稳身形,看着前方鬼气森森的五口棺材,不用说,该来的总是要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