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十五章 死里逃生

  本来那些骨头堆里直留下一人能勉强通过的道路,所以三人行走的队形依次是查文斌打头,卓雄居中,何毅超殿后刚才超子那一喊没有得到回应,此刻大家心里已经是紧张万分,行走的速度自然也变成了慢跑。

  查文斌经过青铜棺的时候,稍稍放慢了速度,绕了过去,继续前进。雄经过这里的一看,我的妈呀,这里怎么也有口青铜棺材,而且体积比上面那四口还要来的大!就那么稍稍做了一个停顿看了一眼那口青铜棺,不想后面的超子心里此刻只有对面的石壁,一个刹车没刹赚“砰”地一声撞到了他的后背。

  卓雄一个没站稳,几乎是下意识的用手扶了一把上面悬挂着的链子,掌心一痛,嘴里“嘶”了一声,摊开手掌一看,原来是中指被扎破了皮,豁了个口子,这卓雄手上原本是带着索降手套的,但这种军用战术手套为了活动方便,食指都是露在外面的。

  原来那链子之上留着还有几个螺蛳的空壳,这螺蛳是那种钉螺,尾巴特别坚硬,死去的时间已经长久了,虽然脆的很,但反倒是更加锋利了,被卓雄这么一捏,恰好就扎到了暴露在外面的手指,这种程度的小破皮,对于这个侦察兵出身的家伙,甚至连伤都算不上,可就是这么一下,差点要了大伙儿的命!

  卓雄被一把抓住链子之后,后面的超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嘴里嘟囔着:“瞎子,你倒是快点艾前面救人呢,愣在这干嘛呢?”前面的查文斌听到后面的对话,转头一看,卓雄正指着那口棺材说:“超子,你看,这儿还有一口比上面还大的棺材呢!”就是这么一指,几乎等不到查文斌喊出那句;“快点把手拿开!”卓雄手指上的那一滴鲜血,“滴答”一声已经落在了青铜棺上,几乎是与此同时,原本吊着棺材的铁链开始剧烈摇晃起来,头顶上不断有碎石跌落,眼前的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超子和卓雄始料不及,不过侦察兵的敏锐预感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查文斌的一声:“跑!”字还没有落音,两人一个窜跳,双双越过原本斜着身子才能通过的小道,朝着前面狂奔开来,查文斌的脑子只剩下一个想法:赶紧先冲出这个骨头阵先!后面碎石跌落砸碎骨头的噼里啪啦声不绝于耳,融合着千百年前古老的青铜锁链发出的“咯咯”声,响彻整个暗河古道,要是他们能够停下看一眼,恐怕还会更加吃惊。

  就在卓雄的血滴到青铜棺的一瞬间,原本由于长期沁水造成青铜锈开始慢慢剥落,棺盖上开始出现原本隐藏着的古朴花纹显现出来,若是这时候查文斌能够来得及看上一眼,一定会发现这些花纹竟是和他在将军庙墙壁上所见的属于同一种“文字”,这些古老而神秘的图案就像得到有人擦拭过一般,重新回到了刚铸成的涅,庄严而神圣的青铜发出耀眼的光芒,等到所有的铜锈被剥落之后,整个棺体被呈现出来,如果单从工艺的角度,这具青铜棺材已经可以被称之为冶金史上的登峰造极之作:

  整具棺长约五米,宽三米,棺盖上除了雕刻的铭文,还刻有一棵巨大的青铜树,通体覆盖了整个棺盖,树干总计分出三根树杈;每根树杈又分出三根树枝,总计九枝;每根树枝上又刻有三片青铜叶,叶片之上脉络清晰,栩栩如生,总计二十七叶;每片叶子之上再看,又刻了三只小虫,形态各异,无一雷同。

  通篇棺盖,合计一树,三杈,九枝,二十七叶,八十一虫!铭文每隔七字一行,总计七行,合计七七四十九个文字!

  棺体前方刻有龙头,后方画有龙尾,仔细一看,青铜棺的两侧还各刻有一只翅膀,若是画在纸上,正是适才查文斌释放出去“鬼火”们组成的应龙造型,当龙头上最后两片铜锈被剥落之后,一对巨大的龙眼凸显出来,占据了整个龙首的四分之一,甚是骇人!

  原本捆绑着青铜棺的链子,开始发出“滋啦啦”的巨大崩裂之声不绝于耳,隐约之中竟是已经就要断裂,前方的三人顾不得后面发生的变化,因为整个水潭的面积范围内,都在掉落巨石,砸得本来已经碳化的人骨“哗啦啦”的碎裂,黑色粉末到处飘扬,唯独没有覆盖青铜棺的位置

  几乎是在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也顾不得脚边锋利的骨头,好在查文斌对着八卦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后面那两人又是身手敏捷的侦察兵,几乎是在他们跑出潭底的一瞬间,所有捆绑青铜棺的链子都已崩断。

  好在这外围除了偶尔零星有几块小石头掉下,暂时看来没有其它危险,三人纷纷叉着腰棘在那喘气,回头一看,刚才还是白骨嶙峋的潭底,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堆乱石,大小不一,最大的竟有卡车大鞋小个的也有一个篮球那么大。

  超子看着身后的那惨不忍睹的景象,吐着舌头喘着气冲着卓雄说道:“我的乖乖,瞎子,我说你刚才刚才到底干了些什么?要不是我们仨腿脚利索,由着文斌哥带路,即使不被骨头戳死,也已经被那些石头给砸成肉饼了!”

  卓雄呢?虽然他是个侦察兵,此刻也已经双脚都开始打颤了,虽然经历过军营的锻炼,但这种在死亡的边缘逃脱,还是这种突如其来的诡异方式,一样把他给惊了个够呛,:“我干什么啦?还不如怨你,妈的在后面撞了我一下,一个没站稳,扶了一把吧链子,谁知道就成这样了,要是知道扶一下那个就能掉石头,我宁可一个跟头栽下去!你说是吧,文斌哥。”

  这种稀奇古怪的事,查文斌自己都是一知半解,但是当他看见卓雄手指上的血即将要滴到棺材之上,心中就突然爆发出一个念头:跑!这里要出事儿了!

  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为什么会对那具青铜棺材有这样深深的恐惧,棺材他见了多了,唯独这种青铜古物是他没有接触过的,这种东西都是在那种充满了神魔传说的远古时代才会有的,天晓得那个时代的祖宗们会不会反着干,要说现在的生死轮回都是有阴间管的,但那也是商灭周兴,封神之后才有了具体的说法,看样子这里的东西已经远远超越了那个年代,天晓得这里的主讲不讲现在的规矩。

  查文斌自己已经是额头上冷汗连连了,要说有个神鬼窜出来,自己好歹还能应付,这种类似于机关的东西,凡胎,指不定挨上一块石头,此刻已经是一命呜呼了,从他开始学道的那一天,就从师父那学到一个规矩:永远不能为自己算命,否则就会遭天谴!所以查文斌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何时会突遭横祸,天降灾难,学道之人除了参悟道法,普世救人,更多的还是各安天命,像他这样心里想着逆天而为,妄图参破天意之人,实为道家的禁忌!

  查文斌此刻也已经来不及思考,刚才这么一闹,老王他们还不知道怎样了呢他记得冷怡然挥舞白色衣服的位置就在此刻他们站立的上方,抬头一看,果然有一道岩缝:“超子,你身手好,试试看,能不能爬到那个顶上”,说完指着那个缝隙的位置“老王他们就在那道石缝里。”

  那道石壁离地越有二十米高,超子看了一眼,光秃秃的岩石之上,几乎很难有着力点,不过眼下不管怎样都要尽快上去了“瞎子,把你的匕首借我用用!”

  卓雄不敢有耽搁,“刷”的拔出随身携带的那柄军用匕首,超子一把接过:“谢了。”

  一手持匕首,嘴里还叼着一把,肩上带着一捆绳索,朝着石壁走了过去,这石壁之上光溜溜的,但有缝隙,超子就用匕首插进那些细小的缝隙之中用来得力,凭借一身过硬的本事,两手交替插刀,硬是让他分分钟就爬上了一半,冲着下面的两人嘿嘿一笑:“问题不大!”就在他转过头去的一刹那,因为自己位置处的高,远处的一幕被他看见了,那口青铜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