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十四章 汇合

  村子里的卓雄和何毅超朝着古井下边喊了老半天,下面也没个声,自然是急得发狂了。

  急疯了的何毅超搜罗了下身边的装备,胡乱抓了几把,统统都塞进背包里,带上手套之后抓去绳子就要下井:“瞎子,你给我在上面看好了,我下情况,不用说,肯定出事了!”

  卓雄一把拦住何毅超:“让我下去,以前在部队里我干的就是机降,要论绳降,整个连队比我速度快的,我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这下面本来的人跟我一个考古队的,不说文斌哥是我大哥,老王也是我叔,小魔女就是我亲妹妹,再说了,你的任务就是带我们进山,现在已经完成了,你可以离开了!这井下生死不明,万一再把你给搭进去,连个替我们收尸的人都没有!”

  卓雄一把砸掉手上拿着的烟头,狠狠的踩了一脚!冲着超子喊道:“何毅超,你这是什么话!我卓雄难道是贪生怕死之辈?且不说我们是什么关系,虽然跟你们相处只有两天,已经把你当做了我兄弟,把文斌也当成了大哥!既然大家是朋友,你我是战友,是兄弟,这个时候我要是跑了?对得起咱们在西藏一起当的那几年兵吗?!对得起那身军绿衣吗?!对得起帽子上国徽吗!”那股子气势,不是一般人能喊出来的,也许只有他们这样曾经在祖国最艰苦的地方,干着最牛的兵种——侦察兵才会有吧,这不是老兵油子,纯粹是那种令人热血沸腾的军人荣誉!是那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听完卓雄的咆哮,超子眼中已是泪光闪闪,他也没有想到,这么看上去的甚至有些木讷的战友,会是如此的英雄气概!一把抱住卓雄,使劲的拍了拍后背,分开后,十分有默契的单掌相击,使劲的捏了捏!这个团队里最有战斗力的两个人终于联手站到一起!

  再说井下的查文斌,自从跨出那第一步之后,就发现在这片半个足球场大小的深潭里是有人故意安排了那条“路”让他走,但是这时候已经也来不及多想什么了,那些锋利的骨头虽然已经碳化,只是脆了很多,坚硬程度,反而是越发厉害了,如果一个不当心真的被绊倒了,刺入身体里一样能让让你丧命看来要想过去,必须得走这条“路”了,查文斌沿着那条路,走到前方开始出现了岔路。

  事先查文斌站在大石块上观看下面的潭低,就发现这里的“路”,无论从哪个地方下去,只要想不碰到骨头,就必须要经过中间那口吊着的青铜棺材,然后经过那里再向着对面的各个方向散开,几乎是一瞬间,他就想到了一样东西:这里,是按照五行八卦的方位堆放骨头的!是什么人居然用了道家的图案在这里堆放了这样的东西,对于八卦,查文斌自然再也熟悉不过了,回想起刚在自己在上面看见的那条“路”,查文斌便顺着走了过去,没一会儿就到了青铜棺材前方,只要再绕过这堆骨头,就应该能到了中心位置了,正在他打算过去的时候,后面传来一声喊叫。

  就在几分钟前古井之上。

  军人的素质,特别是侦察兵,还是西藏的,那种执行力不是一般普通人能够比拟,几乎是在短短十秒时间内,两人都已经完成了装备整齐,弹药检查完毕,标准一级战斗前的所有动作全部到位。

  由何毅超同志打头,率先下井,他可没那个功夫欣赏古井岩壁上的壁画和线条,完全是军队里的那种高空速降,好在带着战术手套,因为太急,手上依然可以明显的感觉到那种由于摩擦力带来的热量,查文斌从上到下用了几个小时才完成,何毅超仅仅用了三分钟时间!当他落地的时候,拉扯了绳索,告诉上头的卓雄可以下了,自己则站在原地等待战友果然两分钟后,卓雄就出现在了超子的视线中,心里直嘀咕:乖乖,这小子是不是变态啊这么快的速降,手掌没给他烧焦么。

  卓雄落地后,挑衅的看了一眼超子:“怎么样,是不是比你快,当年连队速降第一人,这我可不是吹的,嘿嘿!“

  超子不服气的呛了一声:“我那是为了给你探路,才慢一点的,你知道个球!”

  卓雄也不干他辩解,“行行,是你让我的可以不?哈哈。”

  侦察兵就侦察兵,远处一点细微的东西就被他们发现了,这河道不是直的,离着他们前方不到十米有一个大转弯,查文斌现在的位置大约在八十米开外,头上的射灯晃来晃去,照在对面石壁之上有一块石英石,刚好有一丝反光闪过,就是这个反光点,被正在还想呛一句的何毅超发现了,食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轻声说道:“瞎子,前面有情况,战斗准备!”

  一个指令过后,不需要做过多动作,几乎又是同时,两人手握猎枪,分散成间隔五米左右的距离,交替前进,一个过拐弯位置的是卓雄,一眼就认出了,远处有个在走动的人是查文斌,喜出望外的喊了一声:“文斌哥!”后面的超子听见,几个箭步就跨到,等到查文斌转身一看,哟,这两小子全下来了。

  两人一路小跑,还没来得及看情况,“嗖”的两声,先后跳下了那块大石头,落地的一瞬间,只听见“哗啦啦”的一片响声,查文斌原本还微笑着的面孔,瞬间僵硬住了,那两小子一看,自己脚下这他娘的是什么鬼东西,黑漆漆的,再仔细一看远处全是这种黑色的人骨状东西,再次低头,自己脚下全成了黑色粉末,意识到了这回踩的是骨头。

  “站在那别动,这里是按照特殊的路径布置的,你们两个站在原地,等我过来!”查文斌生怕这两个冒失鬼等下冲了过来,别发生什么事,只好又重新走了回去。

  好在他两人是当兵的,胆子比普通人确实大上不少,超子又干过考古,自然晓得这是已经碳化了的人骨,等到查文斌站在他们面前的时候,超子朝着查文斌吐吐舌头,生怕挨骂。

  查文斌是又好气又好笑,你们两一来就给自己捣乱,“不是说了不让你们两下来的吗,怎么,怕我死在下面,来收尸的吧?”

  再次看见查文斌,两人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那股喜悦劲比起在上面抽着闷烟的蔫儿样子简直就像是小孩见到了糖果,“文斌哥,刚才,地震了?对了,我俩还看见一条龙窜出来了?那是怎么回事?”

  “地震你个头,刚才你们看见的,是这儿的兄弟”说完,用手指了一圈密密麻麻的骨头,又指了指头顶。

  卓雄登大了个眼睛:“这儿的兄弟?文斌哥,那龙是你兄弟?你本事也太大了吧!连龙都是你朋友?”

  查文斌看着这个楞小子,本来那点气一下子就没了:“这事,回去再跟你们说,老王和冷姑娘在前面呢,还好你们两个也来了,赶紧先过去救人去!”

  超子一听他们两个也在这里,扯着喉咙就喊:“小魔女小魔女王叔,你们两在哪呢?”

  没人回应。

  超子疑惑的看着查文斌,查文斌也意识到不好,:“就在对面崖壁的石头缝里呢,刚一面还跟我说话来着,不是出事了吧,咱们赶紧过去先!”说着带头就朝着前面走去,后面两个紧随其后,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使得自己不再碰到那些骨头。

  要说这人呢,在关键的时候真不能急,一急就要出事,查文斌事先仅仅觉得那口青铜棺材吊在这里不简单,偏偏那条路只能从他跟前绕过去,无奈之下只能选择走这里,当他第一个走过那口青铜棺材的时候,自己眼神只有前面的石壁,就没来得及跟他们两个打招呼,就是这么一句简单的话忘了说,以至于终究酿成了大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