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十三章 画龙点睛

  这念的不是别的,正是超度九祖先亡咒,随着查文斌的嘴型的抖动,那些原本依附在青铜棺上的“鬼火”又开始再次散开,纷纷在空中盘旋起来,几遍过后,整个空间里已经密密麻麻的排满,就像是一大片的萤火虫漫天起舞,照的整个洞穴都是绿油油的一片,这等景象不仅没有丝毫美感,反而让人觉得是鬼气森森,煞气冲天,原本温度已经不高的井下此刻显得更加更加越发阴冷╚ ╝。

  三遍咒语之后,查文斌拿出随身背包里一个小瓶子,食指伸进去蘸了蘸,作兰花指涅,向着石板案头一弹,几滴液体涅的东西洒向了空中,不偏不倚的全部落到了石板之上随着这一弹,靠近案头的“鬼火”纷纷朝着他的方向过来,但好像十分畏惧那柄宝剑,只是围着,不敢前进一步查文斌又蘸了一点,再次弹出去,果然又有不少“鬼火”飘了过来。

  他这弹出去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阴阳无根水,此水名为无根,意思就是不落入地面的水,需要在子时十分,阴阳交换之际,由尚未婚嫁的处女手持净瓶,托于头顶,站在空旷的野外接那雨水,以春分那天所降的最为宝贵,这会儿撒出来算是给它们做个践行,当最后一滴弹完,查文斌的身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绿色球装物,也不知堆积了多少“鬼火”,照的查文斌此刻已是身体通绿。

  看了一眼身前的庞大队伍,查文斌会心一笑,又从布袋里掏出个白纸条来,放在手中轻轻一抖,那白色原本是压缩起来的,此刻垂成了一根白纸条,约莫半米长,火柴盒那么宽,最上头由一个红纸扎着,通体的形状剪成了铜钱的涅,这就是我们清明上坟就常见的东西,引魂幡!

  往前走了一步,“刷”的一声,拔出那柄七星剑来,左手把那引魂幡往空中一抛,右手持剑当空一刺,连着原先的天师咒和引魂幡都被刺中了◇手拿起辟邪铃,轻轻一抖,又是“叮咚一声”,右手的七星剑高高举起,就拿一抖,那番就飘了起来随着铃声停止,查文斌转过身去,每隔七步,就停顿下来摇铃一次,后面那些浩浩荡荡的“鬼火”像是找到了领队的,紧紧跟着查文斌的身后,他停下,它们也跟着停下,始终保持着七步的距离。

  待查文斌走到古井下方的时候,再次退下来,看着身后的队伍,右手把剑朝着井口方向一指,大喝了一声“去!”,话音落完,马上向后跳了一步,只见那些“鬼火”大军又开始了新的变幻,随着队形不断的翻腾,慢慢竟然有一条龙的形状诞生,一条通体绿色的巨龙!只是这条龙跟我们平时常见的龙根本不一样,它居然还有一对巨大的翅膀,这也是查文斌所没有想到的,诡异的是由“鬼火”所组成的“龙”不仅身体来回扭动,而且还扑闪扑闪的挥动着那一对硕大的翅膀,待整条“龙”的两个眼睛最后被组成之后,巨大的龙头随着那对恶魔之翼的舞动之下,径直游到了查文斌的跟前,扭动了一下脑袋之后,开始慢慢的低下了头颅。

  这是什么个情况?按照查文斌的设想,此刻这些“鬼火”应该飞出去了才对,原本的古井的设计从井壁的图案上来看,应该是位于阴阳鱼的黑点之处,属于阳中有阴之地,这些可怜的东西困在这里,没人指点恐怕一辈子都别想出去,现在已经为他们引路了,不仅不出去,还幻化成了这幅涅!难不成是跟自己感恩来了,这倒是有可能的,看着这群来路不明的“朋友”,此刻他真有几分感触,万物都晓得知恩图报,查文斌再次试着舞动招魂幡,巾直指井口,又喝了一声:“去!”,那条“鬼火”组成的龙形,只是不安的晃动着尾巴,还是没有丝毫要走的意思。

  这可把他给难住了,明明队伍也引过来,难道这里有什么禁忌?四下看了看,也没有艾之见那组合成的“龙”头还在它前面低着,一幅很恭敬的样子,只是身子在那不停的摇摆着查文斌仔细看了看,注意力集中在了那对翅膀之上!他忽然想起一个东西来,在我们的意识里,中国古代的龙,都是没有翅膀的,只有西方的传说中才有这种有翅膀的龙,还多为邪恶的化身,但是凡事都有例外,在中国还真有这么一条带翅膀的龙,并且是唯一的一条,那就是“应龙”!

  应龙:《山海经》:大荒东北隅中,有山名曰凶犁土丘应龙处南极,杀蚩尤与夸父不得复上,故下数旱。

  “应龙?”,查文斌自言自语道,忽然他就想到了一个成语:画龙点睛!据说梁朝的时候,有一个大书画家张僧繇在金陵安乐寺墙壁上画了四条龙,但没有画眼睛,他常常说:“点了眼睛龙就飞走了”人们都认为很荒诞,就点了其中一条龙的眼睛一会儿,雷电打破墙壁,一条龙乘云飞上了天,没有被点上眼睛的龙都在那里。

  想到这里,他豁然开朗,瞅着眼前这条龙形队伍,确实没有眼睛啊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查文斌咬破中指,迅速的朝着龙眼部位分别点了一下,就在点完之际,山体开始不停的摇晃,那龙形队伍仿佛真成了一条巨龙,在查文斌身前徘回了几圈之后,又朝着他点了点头,像是感谢一般,接着“吼!”一声巨大的龙吟之声从古井传出,连上面的超子和卓雄都听的清清楚楚→首的部分率先钻进了古井,到了那对翅膀的位置竟是收缩进了身体,也不知道到底有多长的身体,在查文斌身前无数的绿色飞过,过了许久才消失殆尽.。

  而此刻的超子和卓雄正站在井边,听的下方的动静之后,地皮也跟着晃动了起来,远处那些原本已经不怎么牢固的屋子,纷纷倒下,想是发生了一场小型的地震,还未来得及走开,之间那古井之中“呼”的一声,夹杂着一阵巨大的阴风,一条通体绿色的巨龙直冲云霄,当尾巴离开古井的一霎那,一对硕大的翅膀“哗”的展开,扑闪了一下,绕着蕲封山顶整整转了一圈,这才朝着西边飞去,把他们两个看得已经是目瞪口呆。

  等超子反应过来,第一件事就是给了自己一巴掌,然后看着卓雄“刚才那是什么?”

  卓雄呆呆的看着超子:“我好像看见一条龙。”

  然后两个人继续看着对方发呆。

  几分钟后,两个人几乎是同时起来狂奔向井口,使劲的大喊“文斌哥文斌哥查文斌!”

  下面的查文斌,此刻已经走向了刚才的石板案头,上面的叫声一点也没听见,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原本还是满满的一潭水,现在已经没有了;原本那些累累的白骨都已经碳化了,中间那口青铜棺材此刻已经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之中,原本密密麻麻爬在链子之上的那些螺蛳此刻已经散落一地,并且壳都已经成了白色,突然之间,这里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仔细一看,原来那棺材的下方有一只巨大的鳌顶着,不过只剩下了一个空壳。

  “冷姑娘,你听见了吗?我现在就过来!”

  “文斌哥,快来救救我们!”那边的冷怡然哭喊道。

  查文斌此刻最关心的是那两个人,说完马上朝着对面的岩壁走了过去,这水潭现在是没水了,那些碳化的骨头中间似乎有一条路可以走,只是要经过那口青铜棺,眼下救人要紧,管不得那么多了,总比在骨头堆上踩过去要好,站在石头上往下一跳,顺着那条“路”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