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十章 真面目

  查文斌再看了一眼那些线条,朝着上面喊了一声:“没事,继续放吧╞ ?网” ╡”上面的超子应了一声,两人又开始配合起来,放的速度很慢,随着深度逐渐加深,渐渐的查文斌的身形已经开始不清晰,再过了一会儿,就只剩下头顶那盏射灯发出的两光了。

  刚开始每隔五米超子就停顿下来,查文斌用力拉一把绳子代表是安全的,可以继续放,拉两下就代表需要停顿,拉三下就是之前约定好的到底了,如果是不断的晃动绳子,就意味着在井下遇到了危险,需要上面快速把他拉上来随着越来越深,超子停顿的间距也越来越短,渐渐演变成每放一米就需要对一次信号。

  而下面的查文斌呢?他又在井下发现了什么?古井下面究竟是怎样一个世界,我们需要调整一下视线了。

  话说查文斌经过开头的那些线条,便开始留意起古井的墙壁,越往下沉,水侵蚀的痕迹越多,井壁的颜色也逐渐由上面的灰白色开始演变成了褐色,倒是苔藓随着深度开始逐渐减少,有一点,越往下,那股从下而上的气流越强,到了约莫五十米深处,风力已经能吹动胸前挂着的乾坤袋了,由那些气流带来的新鲜空气比起外面的空气竟然不知好上多少倍,吸入口中,不久舌尖之上竟还带着丝丝甜意来,让查文斌稍稍放松了一下原本紧张的身体,人的本能总是以苦涩酸臭视为危险的信号,以甘甜芳香视为安全的意思。

  有一点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的就是他的眼神没有离开过井壁半步,那些古老的岩石之上有着明显的人工凿痕,用心一点还能还原出当时开挖出这口古井的劳动场面,每隔三米左右就有一些类似壁画但又十分简洁的线条构成的图案,最多的便是一些鱼鸟和树,偶尔有一两个人形图案一闪而过,留给查文斌印象最深的是一个画着巨大眼睛和巨大耳朵的人,由于这些线条十分的粗糙,查文斌只稍作观看便牢记于心。

  约莫过了一百米,查文斌突然发现了一个秘密,这口古井本是人工开凿,留下的痕迹虽然经过岁月的侵蚀,但依然清晰可见,百米过后,井壁上开凿的方向开始变化。

  一开始,这古井开凿的方向是从上而下,所有的凿痕也都是上头粗,下头尖,这无疑证明了人们在打井的时候,作用力的方向是从上到下,所以才会留下这样的痕迹。

  一百米之后,查文斌发现那些开凿的痕迹变成了上头尖,下头粗,几乎是在一条很明显的分隔带上发生了这种开凿痕迹的变化,这意味着什么?难道说当年打这口古井的时候是兵分两路,一部分人从村子的地面上朝下打,还有一部分人在这几百米深的地下从下往上打?先不说那些人是如何进了这地下,有空气的流动证明下面应该是有个空间通向外界,只是他们没有发现罢了;但要保证一条古井沿着几乎是垂直的线条贯穿,还是从两头往中间打,这恐怕在地质勘探和图纸设计的现代社会也做不到!

  很简单的道理,当一个人蒙着眼睛站在百米高的楼顶,你如何才能让你也是蒙着眼睛的伙伴站在楼层下面的地下室里,让你的伙伴跟你连成一条线,并且要让这条线垂直于地面!这个实验告诉我们在没有测量仪器和三维制图的古代,要完成这样的工程几乎是天方夜谭!

  查文斌在震惊这样一个工程的同时,墙壁上的壁画逐渐开始了新的变化,原本的鸟和鱼的图案已经消失不见,出现了一个新的图案:虫子;那些原本光秃秃的树,开始有了叶子,几乎从凿痕有了变化,这些图案也跟着转变。

  而留在古井边的超子和卓雄两人已经看不到亮光了,随着查文斌越来越深入,留给他们的除了手中沉甸甸的绳子之外,已经没有了其它信息好在每隔一米,他们的沟通还存在,只是从绳子上穿来的拉扯感越来越弱,到后面几乎就要感觉不到,百米之下一个人拉扯的力量早就被长长的绳索沿路分散了力量,这是他们事先根本就没有想到的!

  超子看着手中的绳子所画的刻度,计算了下,查文斌下井的深度已经有约莫二百米了,凭借着那份细心,手掌上还能微弱的感觉到下面传递上来的信号,两人只顾着手里的绳子,此刻他们谁都没有发现周围已经开始发生了惊天的变化!

  卓雄这人是个老烟枪了,这查文斌下井都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他还没来得及抽上一口烟,这会儿已经是烟瘾上了头,乘着他们两交换信号的空档,迫不及待的从兜里掏出两根皱巴巴的香烟点了起来:“超子,烟我都给你点好了,接着。”

  何毅超回头一看,嘿,那小子此刻脑门子上都已经开始冒烟了,心想着你小子可真会闹腾,不过这神经已经紧绷了一个早上了,是得来根烟好好松个神了,就在他转头过去接烟的片刻,他突然就没了反应,呆立在了那儿。雄嘴上叼的那根烟都已经快要烧到烟屁股上了,何毅超还在那纹丝不动,盯着卓雄的脑袋壳,眼珠子都不带眨一下的,把个卓雄硬是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超子,我说你老盯着我看干啥,你在那发什么呆呢?这烟你一口没抽,尽白烧了,是不是嫌我烟差艾想当年在西藏当兵的时候,老子还捡连长的烟屁股抽呢,你这会儿还在跟我挑上了,不抽拉到,我扔了去。”

  他丢烟头有个习惯性动作,就是不超前面,只朝后面丢,烟头“嗖”的一下被那小子给扔到几米外,顺势他的脑袋也扭了一下过去,刚转过头,对面的何毅超还是那个姿势,一想起刚才好像看见了什么,猛的一转过去,卓雄惊呼一声:“我的老天爷,那不就是老爹说的蕲封山吗!”

  离二人不远的后方有一座巨大的高山耸立云间,笔直的山体犹如一条黑色巨龙,拔地而起,山腰间漂浮着几朵白色的云彩,远远看去,竟有鹤类穿梭其中,犹如画中描绘的神仙之地一般!看得地上的两人不仅忘记了抽烟,甚至忘记了井下还有人等着他们两放绳子呢!

  井下边的查文斌只觉得放着的绳索怎么突然就退,使劲的拉扯了一下,也不见反应,他心头蹦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不好!井上出事了,是不是那两小子又遭暗算了!”想想自己连一点动静都没有听着,该不会是跟老王他们一样无缘无故的消失了吧,想着自己挂在这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的古井半空中,把个查文斌给急的直跺脚,可上面那两小子此刻却正在看一场百年难得一见的奇观呢!

  超子看的出奇,这才想起来查文斌还吊在井下呢,赶紧叫醒了跟他一样沉溺在美景之中的卓雄,让他快放绳子,下边的查文斌此刻都已经要急疯了,正在那按着井壁试宽度,准备自己动手往上爬了都!突然绳子又开始下降了,还是跟之前的规律一样,这才松了口气,心想准时这两小子时间呆的长了,在那歇了会儿呢。

  上头的何毅超怎的能放过这么好一个损人的机会,歪着脑袋喊道:“瞎子,你爹是不是说过蕲封山终年云雾缭绕,瘴气丛生艾那上面还有什么捞子毒蛇来着是吧?你好好看看,那上面简直就是个人间仙境么!这么好的地方被硬是被他给说成是了个人间地狱!我看你爹艾八成就是当年在这儿干了什么坏事,被村子里的人给撵出来的。”

  卓雄僵着脖子,也不示弱,:“你别跟那胡咧咧,我娘和我姐还在那山上呢,要真是跟你说的那样,他们怎的会找不到啊我爹就算是爱吹牛,也不至于拿自己老婆孩子开玩笑吧!”

  哟,这超子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就算那老头要吹牛,也犯不着拿自己老婆孩子说事艾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卓老汉说的是真的,蕲封山或许本来就跟他们第一次看见的那样藏身于云雾之中,那么今天是怎么回事?这山神爷爷难不成这么给面子,看见他们来了特地拿掉面纱,欢迎他们进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