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十九章 井下的线条

  这就是八卦的图案查文斌这话说的可真叫一个玄乎,那两个兄弟现在是没了主意的,神鬼之说,信的人自然是信,不信的人你就可以不信,现在是事实摆在眼前,谁端端的会弄这么几个大祠堂做义庄,摆下青铜棺和巨型磁石?谁家里吃水需要打一个八十一丈深的水井,那个年代恐怕还不需要开采石油吧?谁会把一个村子建在终年见不到星光,一住还是千年,偏偏现在又空一人?谁家大门会选择上古凶兽看门?总之当一切的一切已经超越了我们的思维的时候,只能用一些非唯物和超时空的观念去理解,在查文斌的世界里一直存在着能解释的和不需要解释的,显然他们现在遇到的就是不需要解释,也法解释的,等待他的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是与人斗还是与天斗?是宿命还是巧合?搁在那些未知世界里,懂得有限知识的我们总是那么的渺小。

  一口昨夜还是满满的古井,今天已经干枯见底,所有的线索仿佛都断了,可是时间已经等不及了,过了今天要还是不见人,恐怕就再也见不到了,看着井边那一堆绳子,他心头甚至有了想下去的念头,可两百多米的古井,能下得去吗?就算绳子够长,下面的空气也未必够啊”“。

  事情的转变总是来的那么,就在查文斌思索前前后后的时候,一个极为细小的动作被他发现了。

  话说三人正在那一筹莫展的时候,卓雄递了根烟给超子,男人解闷的两宝:烟和酒,超子此刻也是烦的慌,靠着井边坐着,猛的吸了几口,顺手就把夹着烟的手指搭在了古井边上。

  每个男人吸烟的方式不一样,所以每个男人烟灰的姿势也同样不一致,超子就是那种夹着烟手就会不停的抖动灰的类型,他这一,灰自然就掉进了古井里,等一只烟要吸完之时,查文斌突然发现古井口边黏着的烟灰在那来回抖动,似乎就要飞了起来,他凑了过去,把脸颊轻轻的贴在井里,若有若的感觉到脸颊上的汗毛在微微抖动:“有风!这井里有风!”

  他这么一咋呼,把超子吓的一屁股从井弦上了起来,一把扑向卓雄怀里:“有鬼?哪里有鬼?!翱井里有鬼吗?”把卓雄给乐的哈哈大笑:“井里有鬼,刚才准备挠你屁股呢,黑漆漆的长毛爪子……。”

  查文斌看着这两个活宝,这都什么时候还在闹着玩,也没了脾气:“超子你们过来看,这井里有风,就说明里面的空气是流通的,那是不是就意味着这下面肯定是和某个地方是连通的?再点一根烟起来,把烟灰轻轻在井里试试。”

  卓雄嘴巴里正叼着一根呢,拔出被咬的皱巴巴的烟头子,伸出手放在古井正上方,轻轻一抖,烟灰稀稀落落的向下飘去,三个人全神贯注的盯着那些平日里毫不起眼的烟灰,也就一瞬间的动作,此刻觉得好像是一个世纪一般漫长。

  灰白色的烟灰带着他们的消向下落去,还未走到井里,就朝边上散开,落到了井弦上再了一下这次加明显了,有几团烟灰自顾在井口打了几个圈竟然开始向上飘了……。

  卓汹饰不住自己的喜悦,又了几次,还是依旧:“果然有风,文斌哥,你是怎么发现的?”

  查文斌指着他嘴里的香烟,笑着说:“还是靠你给超子的烟才发现,我刚才还在犹豫,这下基本断定可以这里起码有空气存在,超子,你不是说自己的绳子可以拉几百斤吗?分出的这两股吊一个人吊的住吗?”

  超子拾起地上的绳子,用力扯了几下,“别小看这绳子,虽然一股拆成两股,但是拉力依然可以达到400近左右,别说一个人,两个人都能撑得住。”

  古井边上有一棵古松树,两人合围那么粗细,查文斌走过去拿脚踢了踢,纹丝不动,“超子,你把绳子一会儿就绑在这树上,等会儿我先下,要是没问题,我再通知你们两个,要是下去了没了回应,你们俩就赶紧出山去,再也不要回来这村子,听到了没”说完动手拾起绳子,走到树边打了个死结,又用力拉了拉,确定没问题之后,才走到井边。

  卓雄和超子一齐走了上去,拦住了他:“文斌哥,我们两个都是侦察兵出身,要下去,自然也是我们打头阵”“是艾文斌哥,我跟超子在西藏当兵,登山训练都是老手了,这井下情况本来就不明朗,你又没什么经验,我看还是我先下去。”

  查文斌拍拍了两个人肩膀,这两个小子一路走来,对他这个道士一直都是很尊敬,但是超子下去过一次,差点丢了性命,何老已经丧妻,怎么也不能让超子有危险;卓雄是卓老汉唯一的儿子,说白了他的职责只是一个向导,能带着他们进村就算完成任务了,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趟这次浑水,即使下面真的是万劫不复的地狱,也只能自己下去。

  查文斌看着天色,再过一个小时,恐怕就要大亮了,到时候就怕又生出什么变故来:“都别说了,我先下去,你们在上面看好了,有什么情况就开枪示警,我下去后要是没危险,超子你再来下来,卓雄你就在上面替我们望风,我下去后以拉扯绳子三下为信号,就说明我到底了。”

  “不行,文斌哥,我先下去,这事我比你有经验!”超子一把抢过绳子就往自己身上捆,又被查文斌抢回来:“超子,你小子给我听着,这下面要真是一马平川,老子也能走的下去!要是遇到什么古怪呢?你以为你们在部队学的那一套能应付吗?别的不说,这村子里到处都是些从未为见的邪物,别说这正中的古井了!”说完,查文斌怕他还要冲动又加了一句:“我算过了,今天你们两个八字不够硬,只能我先下去!”当然,后面的这一句纯粹就是他拿出来吓人的……。

  超子狠狠的砸了自己手上的烟头:“#!#¥瞎子,你拉好绳子,我给他穿保险扣!”超子说完就开始着手给查文斌打上专业的登山结,又给他戴上战术射灯,查文斌怕自己遇到什么状况,索性把家伙事一股脑装进八卦袋里挂在了脖子上,右手捏着大蝇跟两人约好了信号,由他们两个拉着,准备下井了!

  临出发前,查文斌跟两个人拥抱了一下,若是放在平地里270米的路,走走也就一分钟,可是这垂直向下,伸手不见五指还一所知的地下古井里,需要走多久,他自己也不知道超子负责在井口做人力滑轮,为了保险,卓雄又在他身后加了一道人力滑轮,查文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双脚朝下,开始朝着古井里缓缓下降,刹那间被包围在一股阴冷的未知世界中。

  等下降不到四米的位置,查文斌用力的扯了扯绳子,两下,这是他们约定的信号,暂停!他看见了之前在上面模糊看到的那些线条,用手拂去上面的苔藓,已经被井水侵蚀严重的古老井壁上露出了几条看似人工刻画的图案来,随着苔藓越来越多的被他剥落,逐渐一些凌乱的线条显现了出来,虽然被水泡的很严重,但是刻画的很深,还是能看出来,线条刻画的有长有短,有粗有戏,仔细一看,有的地方还特意被人扎了小眼,看上去密密麻麻的查文斌觉得熟悉的这些线条从他脑子里逐一闪过,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很熟悉很熟悉!

  查文斌用手拂过这些不知年月刻上的线条,闭着眼睛,把它们一一映入脑海,组成了衣服图案,又转动了绳索,继续摸索,当他一圈转弯之后,手指触摸到一个比较大的洞眼的时候,猛的睁开了眼睛,看着那个点死死的被大手指按住之后,再刚才的一圈一共摸到四个大小一致的洞眼,这四个又是整副图案中最大的,一副巨大的图画速在他脑海中排列起来。

  查文斌得出一个结果:这里刻画的正是上面那个村庄的平面图,处于整幅图的一条鱼上,四个大点代表的就是四个由凶兽守着的义庄,那么自己身处的这个井自然就是中心,那么横着的线条地表的是村子里弯里弯去的路,那些小点代表的就是房屋,而加让他惊讶的是当他组合完整后,发现自己所处的这个村庄居然是一副浑然天成的八卦!

  八卦图是由阴阳一黑一白两条鱼组成的,而自己所处的这个深井只是阴阳鱼上的一个鱼眼,而村庄的位置从图案上看正处于阳界,那么这个点也就是这口古井岂不是代表阳中有阴的阴间界!

  八卦黑鱼中有个白点,白鱼中有个黑点,这黑白二色分别代表阴阳两方天地两部黑白两方的的界限就是划分天地阴阳界的人部.白中黑点表示阳中有阴黑方白点表示阴中有阳.道生一就是极生太极一生二就是太极生两仪二生三就是阴阳交感化合三生万物就是太极含三为一因万物由阴阳而化生故万物各具一太极也就是说太极不仅包含了阴阳两个方面还包含了划分阴阳的界线和标准在内!

  查文斌发现自己所知的真的是太少太少了,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地方,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神通,这里究竟有多少个阵法在等待着他,吊在半空中的查文斌半天没有反应,也让上面的几人着急起来超子朝着井里大喊:“文斌哥,发生什么事了吗?”这一声喊也把他从一个世界又拉回了这个世界,用力搓了搓手,准备继续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