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十六章 四凶灵阵

  没等超子开口,查文斌说:“我不知道这里面这样布置是什么意思,但可以确定的是那口青铜棺材里是个不好对付的主,以我的本事,今天要是过去,只怕走不出这个村子。”

  瞎子从进入自己老家,到现在的每一步都被深深的震撼,自己老爹一直都得那个不毛之地,居然有这么多的神秘,为什么一直没跟自己说过,他心中的疑问也不是一点半点,恨不得现在马上就出山谷,找卓老汉问个清楚,虽然自己不是什么信鬼神的,但这村子的一切已经超越了那个靠采药为生的偏远山村的描述。

  超子看着查文斌的样子,知道他没有说谎,考古这么些年,怪事不是没遇到过,何况父亲一再交代凡是自己没把握的都听查文斌的安排:“文斌哥,那口棺材里是不是有不干净的东西?”

  查文斌点点头:“从走进这个村子里,就感觉这里虽然古怪,但是有些过于安静,这种荒郊野地,又久未人气,有些孤魂野鬼在此地落脚实在是正常不过,但我却没有发现一丝气息,只能说明这里有一个超越了普通鬼魂的存在:凶神!”

  “凶神?”

  “如果我没看错,刚才那个祠堂,应该是个义庄,青铜古代应该是王族的东西,本身就具有辟邪正气的效果,这么大的青铜棺,用八卦镇压还尚且不行,还了饕餮这种至凶恶兽,你有没有发现这道门,这道门的材质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金丝楠木!此人的规格已经超越了普通人间帝王,虽然不知道是谁,但绝不是我能对付的了,只要我们触动了那口棺材,恐怕就会破了先人放在这里的局,依我看,这个村庄本身应该是一个巨大而复杂的阵法,为了镇压某种邪恶的东西。”

  超子一听也急了,“那老王和小魔女怎么办?”

  查文斌看看头顶,一片漆黑,咬咬牙说:“超子,他们用这个地方布了这么大一个局,肯定不是泛泛之辈,你看,这里终年看不见星光,为的就是不让人勘破,但无论多巧妙的局,肯定有漏洞,乘他们还活着,我们还要继续找,根绝罗盘的异响,这里应该还有类似的石碑,我们一个个的找过去,特别留意这种祠堂,把注意力都集中,记住千万不要乱碰这里的东西。”

  看了一眼被锁上的大门,查文斌带着两人,朝着村子的中间走去。

  罗盘是不能用了,查文斌临走之前从袋里掏出一根细麻绳,上面挂着一个小铃铛,从义庄门口上贴着地面拉着,每隔一段路就挂一个铃铛,两人自然是不解,这是什么意思,不过查文斌没开口就自然有他的道理。

  一直系到村中心,才朝着另外一边走去,因为下午搜村子,那边也有个庞大的宅子,这样大的宅子在整个村子一共有四个,分别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北边那个就是饕餮锁的义庄,起初他们以为只是祠堂,果然在南边那个宅子里,也用几乎是用同样的锁锁着大门,只是出了门上的对联不同,锁也不同了,又是一个古怪的造型,形状很像是一只老虎身子,毛发雕刻的却像是狗,一张人脸之上却是猪的牙齿,一条长尾巴拖着,涅甚是骇人。

  超子只看了一眼开口说道:“查哥,这个兽应该是梼杌吧?”

  查文斌也仔细看了又看才回:“不错,这应该就是梼杌。”

  一旁的卓雄已经完全不知所云了:“唉,你们两个说的什么?这明明是一只老虎么。”

  查文斌指着锁跟卓雄解释:“虽然是虎身虎爪,但你自信看,这虎却是人脸,长的一口猪的獠牙,这东西就是梼杌,传说中是鲧的化身,上古凶兽之一,先开门进!”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一次更加便利,果然打开门的一瞬间,里面几乎一模一样的布局:黑色八卦石碑,只不过下面的支撑兽变成了梼杌,绕过石碑,又是一排棺材,中间几乎有一口一模一样的青铜棺,小心翼翼的撤出,查文斌再次拉了一个麻绳。

  接下里南北两个方向的义庄各自被打开,出了兽不同,其他布置都是如出一辙,西边那个兽是浑沌,东边那个兽是穷奇!

  看完这一切,查文斌已经是冷汗连连,这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上古四大凶兽,饕餮浑沌穷奇和梼杌分别在这个小小的偏僻村庄里守着四口巨大的青铜棺材,又用四块极为罕见的天然磁石打造的八卦镇压,要知道这四个兽几乎就是凶恶之极的代名词。

  这四大凶神构成了这样一个局,已经超越了当时人类的生产极限,因为这个小小村长怎么可能会有人冶炼出如此巨大的青铜器物,还布下这样庞大的由四个神兽构成的凶恶至极的阵法,到底是为什么东西准备的?

  四条麻绳被汇集在正中,位置不偏不倚,正在那口古井之上,查文斌就势在古井正中打了个结,摸了摸袋里还多了一个铃铛,就给挂在那上面了。

  他想既然是个阵法,那么总是由人布置的,老王和那丫头无缘无故的失踪,怕是跟这个稀奇古怪的大阵脱不了干系现在这个局面被动的很,就索性将被动进行到底,搞个守株待兔,只要今晚有东西出现,说不定就会碰到这些细绳,布置完毕后,查文斌瞄了一眼附近的宅子,挑了个最近的屋子,招呼三人躲了进去。

  年久失修的实木屋子,一进去就有一股霉味直冲鼻子,但在这个时候也由不得多想,只能静静的等待熄灭所有的光线之后,整个村子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这个失落的村庄犹如地狱一般瞬间被吞噬,三人竭力调整自己的呼吸频率,尽量让自己的动静弄到最鞋除了守候还是守候,也不知等了多久,长时间的保持一个动作不变,三人腿脚都有些麻木了,尤其是在查文斌的吩咐下,因为害怕气味,所以连小便都不让,憋的有多难受,可想而知了。

  外面的世界除了漆黑一片就是深深的宁静,静到那种程度是足以让人崩溃的,如果不是两个侦察兵出身的,真不保已经支撑不住了。

  超子抬手看看自己的夜光表,指针已经接近十二点整了,他用手轻轻拍了一下边上的查文斌,示意要不要有所动作,查文斌按住了他的手背,示意不要动,继续等待,哪怕到天亮,也必须等,因为他知道卦象已经说了需要以静制动,此刻除了这个,应该别无他法了,“叮当叮当”忽然外面传来清脆的两声铃声,在这个旷无人烟的村庄里是那么的响亮,也是那么的扎耳,查文斌知道等了一晚上的终于还是来了,不用等他招呼,边上的两人迅速打开射灯,提着猎枪一个箭步就冲出了那本来就已经破烂不堪的木门,哐啷一声,随之跃出,直冲铃声的方向:古井!

  紧随其后的查文斌,不敢有半点松懈,紧紧跟着,战术射灯的一扫而过,刚才还是黑暗笼罩的村子,显得那样的雪白就在他们跃出木门的瞬间,“空隆空隆”两个落水声从不远处传来,查文斌在后面大喊一声:“不好,快点过去!”

  侦察兵的体质在这个时刻体现的淋漓尽致,三人几乎以百米冲刺的时间朝着古井方向冲去,当灯光还未照到之时,眼尖的卓雄看见远处灯光照射下村尾尽头有一个人影涅的一闪而过,他下意识的抬手就是一枪“呯!”强大的后挫力使得他微微停顿了一下,再抬头一看,已经没了人影,查文斌知道他发现了什么,但是此刻,已经顾不上追了,因为古井那边的才是最重要的,他微微看了一眼枪的方向,又喊了一声:“中间,快”,卓雄只得放下枪,快步朝着村子中间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