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十五章 奇怪的祠堂

  查文斌也不敢大意,三个人没有分开,一路上小心翼翼的,白天搜索的时候,村子中间有几个很特别的祠堂,分布在村子的四个方向,但大门都是锁着的,虽然是白天,从门缝里瞧进去,竟然也是漆黑一片,他们也在门外喊过,但是没有得到回应就离开了。

  这一次,三人在查文斌的带领下,先去了那个祠堂,凡是祠堂都有个牌匾和对联,白天查文斌就发现那祠堂居然没有牌匾,只有一副字迹斑驳的对联:匡扶民物昭千古,燮理阴阳障一方。

  到了祠堂之后,示意大伙儿不要出声,查文斌把耳朵贴在墙壁上听了半天,没有得出什么结果,这门上还有点点残存的红色油漆,一把已经泛绿的大铜锁锁着,门环也是铜质,超子的头灯照在门上,仔细一看,咦了一声,小声的说:“你们看,这门环的样子是不是跟我们白天在村口看见的那两个石人的脸很像!”

  顺着他的手指,果然,两个门环都是一个方形的人脸,眼睛特别大,中间的嘴巴处各咬着一个铜环,那把巨大的铜锁正挂在铜环之上!看来着村子对于这个脸形有着特别的崇拜!

  瞎子啧了一声:“我说,我这里的祖宗不会都是脑袋长这样吧,方脑袋,大眼睛,怎么看跟我和我爹都不像啊。”

  超子拍了一下瞎子的头:“你不懂,这叫抽象艺术,古巴蜀的文化我略有看过一点,这世上哪有方脑袋的人啊快,咱把这锁给弄开先,文斌哥你说是吧?”

  查文斌也不搭理那两混小子,用手指捏住那把铜锁,很沉,锁是那种比较古老的类型,一根铜芯穿过铜环,扣在两边,这种机关应该难不住他们三个,就在查文斌把锁拉起来的时候,瞎子又发现了什么,在那喊了起来:“你看,你看这锁的形状怎么这么奇怪翱搞个这么个怪物的样子!”

  查文斌低头一看,心头大惊,眼神盯的死死的,这个怪物不是别的,正是他梦里见到的饕餮,“如果我没有看错,这是饕餮!古书中记载的四大凶兽之一,有人用这个东西做锁头,这祠堂恐怕没那么简单,你们一会儿都小心点!千万别乱走动,也别碰里面的任何东西。”

  瞎子一听村子的祠堂是凶宅立马就不干了,怎么这道士进来就说自己的老家这也不好,那也不好的,还说祖宗祠堂也不干净,超子倒是有耐心,跟他解释说:“传说轩辕黄帝大战蚩尤,蚩尤被斩,其首落地化为饕餮,后来,饕餮变成了图腾,刻于各种祭祀用的器皿之上,殷周时代鼎彝上常刻的就是饕餮,这玩意儿的脑袋狰狞,双目炯炯,赫然有神,鼻梁凸出;首部有一双弯曲的兽角或足,其弯曲的方向似无定制,或内勾似羊角,或外曲似牛角;巨嘴大张,利齿如锯,嘴略弯曲内勾,或嘴巴紧锁则作正面盘踞状,身躯拱起,头着地或水云气,两边有一对利爪,象狗爪或者是虎爪,两侧有一对肉翅,形状和耳朵非常相似,山海经中说这家伙专门吃人,你说是不是凶兽?|你们祖宗也算奇怪的,拿这玩意看门,真有性格!”

  查文斌做了噤声的手势,小声说道:“把门弄开先,但不要破换这里的一草一木。”

  这种铜锁,都是用弹簧卡片的,看着这铜锈斑斑的,也不知道弹簧失效没有,超子从背包里找到根别针,弄了几下塞进锁眼里鼓捣起来,“卡擦”一声,他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微笑:“搞定!”其实开锁对于这个侦察兵出身的考古队员来说真不是难事,别说这种老古董了,拿下的锁头被轻轻搁在地上,查文斌试着推了一把大门,居然纹丝不动!难道背后被栓上了?

  他示意三个人一起合推,一使劲“卡啦啦卡啦啦”一种古老而庄严的开门声缓缓传出,打开了这个不知已经关闭了多少岁月的祠堂,三人用了很大力气也只打开了仅容一人能进的口子,里面一股阴冷的空气扑面而来,几人不仅打了个寒颤,超子打开射灯朝里面一照,祠堂的中间有个大石碑涅的东西挡住了视线,也不得知里面到底是什么。

  查文斌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会儿,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三个人便小心翼翼的进去,朝着那块石碑走过,三盏射灯打过去,这才看清楚了真面目:一块漆黑的大石头树立在一个羊身人面的怪物身上,一对翅膀正长在两边,托着那块黑色巨石,这东西三人一眼就认出,正是铜锁的造型:饕餮!

  如果说这个村子里饕餮图案的存在让查文斌已经很困惑,那么接下来他看到的恐怕更加难以解释,一幅巨大的八卦图被人刻在这硕大的石碑之上!八卦图居然被这上古凶兽所承载?这是什么道?

  超子下意识的拔出袋子里的匕首,想靠近看,没想到却感觉一股力量在拉扯着手中的刀子,他这把匕首是玄铁打造的,这是何解,查文斌拦住了他:“原来如此,这块大石头,应该是块磁铁!我一进这山谷,罗盘就无法正常,当时就想这山谷里的一定有巨大的磁场存在,没想到是这个东西在作怪,根据罗盘的抖动来看,恐怕这样大的磁铁还不止一个!都小心一点,不要乱动。”

  超子白了一眼瞎子,心想你们家祖宗都是些什么人啊搞的这么神秘,又是凶兽,又是磁铁的,:“文斌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查文斌看着这一堆从未见过,也没听说过的玩意儿,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半天才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八卦图会在这个村子的祠堂里出现,而且下面托着的还是个饕餮,不排除有古代一些人崇拜凶兽,但八卦自古就是镇邪的东西,明明两个矛盾的东西,为什么会存在,我们去里面看看!”说罢,示意两人绕开这块碑,刚绕过的一瞬间,灯光照过去的景象让三人心中又是一惊:一排排的棺材整齐的摆放在里面的屋子里,这屋子没有大门,只有几根柱子顶着粱,再傻得人此刻都已经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这根本不是什么祠堂,而是一个义庄!

  那些棺材摆放明显是按照一定的规格,最显眼的是当中那一口,一口青铜大棺!那棺材大的出奇,比旁边的普通木棺要大上一倍还不止,前面棺材的两个角上还各自有一个小铃铛,上面雕刻着雷云图,被放在屋子的最中间,很是扎眼,棺材地下放着七盏油灯,外面还有些香烛的痕迹,超子是考古的,青铜棺材意味着什么,他自然是了解的,这东西历史恐怕已经有上千年,春秋战国时代的青铜器!居然出现在了巴蜀之地这么一个小村子,这么大的青铜器物,是给谁打造的?又是谁才能打造这么大的东西?这一连串的疑问还没来得及思考,那边的查文斌已经做了一个后撤的手势。

  这三人里面对于这种未知世界的东西,查文斌自然就是专家了,没有任何拖拉,三人小心翼翼的撤到门外,好在没有发生意外,来不及做什么,查文斌又让两人合力把门关上,一直到那把铜锁锁上,才舒了口气,超子这才发现,查文斌此刻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超子心中的疑问,此刻真相一股脑的说出来,看着对面的卓雄同样不可思议的表情,只能期待查文斌开口了,为什么刚才他会让自己撤退?这个村子里太多了疑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