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十四章 失踪

  瞎子说去弄点干柴来,别着把柴刀就进了不远处的一个林子,早上下山这一身的雾水,确实把众人弄的够呛。

  查文斌拿出罗盘来,准备看看这儿的风水走向,殊不知,他立马咦了一声,走了几步,调整了几下方位,罗盘上的指针似乎失灵了,只是不停的颤抖,永远停滞不下来查文斌抬头看看天空,雾气已经消散殆粳太阳正挂在当空,看样子只能等晚上看看星象了。

  这种罗盘失准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当某个地方有强大的磁场干扰就会发生这种现象,不过磁场再变,天上的星位是不会改变的,收起罗盘,正准备去看老王那边,突然“砰”的一声枪响瞬间划破谷底的安宁。

  查文斌收起笑容,这一路走路都安静的可怕,此刻却响起了枪声,冲着何毅超喊了一声“不好,应该是瞎子兄弟那边有情况!你快跟我进!”说完还叮嘱了下老王和那丫头:“这个地方古怪的很,你们就留在原地,别到处跑。”

  超子以前就是侦察兵出身,又是在西藏练过的,二话没说,拿起边上的猎枪一跃而起,跟着查文斌匆匆进了林子。

  听枪声的位置,应该离这歇脚处不远,两人迅速的穿过林子,突然前面有东西在晃动,正朝着这边走来,超子举起猎枪就瞄准,手指放在扳机上,随时准备击发。

  动静越来越近,但是无奈杂草树木已有一人多高,怎么也看不清是个什么,只是能隐约感觉距离越来越近,何毅超这个侦察兵对于声音判断距离是自然一把好手,他示意查文斌不到三十米了,两人也不敢随意乱动,只能原地等着过来,忽然那边传来一声:“哎哟。”

  这不是瞎子的声音么?查文斌喊了声:“瞎子兄弟?”那边答应道:“你们来了艾快过来搭把手!”两人跑过去一看,嘿,原来那小子打了一头野猪,有百来斤重,瞎子憨笑说:“进来拾柴火,看见了这家伙,顺手一枪给撂倒了,等会儿拉回去,收拾收拾咱就炖个野猪肉吃吃。”

  三个人拖着这野猪从林子里走出来,刚回到营地,咦,老王和小魔女不在了。

  瞎子刚出来自然是不知道,但是查文斌和何毅超是知道,刚他们两个进去的时候,这两人可就在外面艾一个在研究石头人,一个在地上休息,这进出也就十来分钟的时间,两个人跑去哪了?

  查文斌甩开嗓子喊两人的名字,空旷的谷底除了一声声的回声之外,就再无其它。

  这小姑娘倒是还有乱跑的可能,可是这老王,再怎么也是有专业野外素质的老队员了,肯定不会擅自离开团队,三人查看了下现超竟然没有发现任何有破坏和袭击的痕迹,物品都完好无损的摆放在原地,连两头骡子都在悠闲的吃着草,为什么人就没了?

  三个人看着前方的村子,查文斌决定进先,说不定老王有新发现,带着小姑娘一起进去考察了也说不准,现在查文斌只能这样安慰自己,要说真在里面,刚才那样喊也应该有个回应了顾不上收拾,三个人朝着那个神秘的村子快速跑去。

  一条蜿蜒的小路通往村庄,几个男人都是好身手,自然没用多久,四周分布的房子多半都是石木结构,年久失修,很多已经破败不堪,三个人一边喊着老王和冷怡然的名字,一边四周查看,除了一片寂静之外还是一片寂静,按照卓老汉的说法,这里已经几十年没人了,好在是白天,若是晚上,怕是不敢有人留在这样的村子里过夜的。

  村子不是很大,半个多时辰过去,整个村子都被三人寻觅了一边,一无所获一种不安的感觉降临到查文斌身上,他总觉得这个地方有说不出的感觉,从山顶第一眼看下来就有,但是却无法去感受其中,不是恐惧,而是一种失落,对,就是一种失落,就好像曾经这里有一个传说,无缘无故的就消失在历史中一样,就和沙漠里的那些失落文明一般,没有人知道是谁建造了,也没人知道是谁让他们消失。

  突然,查文斌觉得自己是落入了一个古老未知的世界,陷入了一种未知的境界,这跟以前遇到的情况完全都不同。

  几个人又找了一遍,还是没有人,查文斌看着不远处云雾缭绕的蕲封山,心想,他们两个总不至于是进山了吧,这两个大活人丢了,大白天的还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为了防止等下他们回来,三人商量会儿,决定还是去刚才歇脚的村口处等候。

  看着一只大野猪,瞎子砍了两条后腿下来,挑了点好肉,生了个火堆烤起来,无奈三人也都没胃口,一直等到太阳都要下山了,还是没半个人影,期间又去村子里找了几次,都是一无所获,有一点他们确定的是,人肯定不会走出山,要失踪也是在这片村子里。

  眼看着太阳就要下山了,查文斌决定卜一卦试试,拿出一个也不知年代的乌龟壳,双手合拢,往地上一抛,瞎子睁大眼睛看着这家伙,心想这也能找人?

  超子迫不及待问道:“文斌哥,卦象如何?有没有消息?”

  查文斌思考片刻,缓缓开口:“从卦象上看,不是很妙,这是一个“姤”卦,没看错的话,他们两人现在正处于第四爻,姤卦的第四爻是“包无鱼,起凶。”

  “起凶?大哥是说他们有危险吗?”

  查文斌点点头,拿起龟壳,又卜了一卦,看着龟壳说:这是一个“未济”卦的第三爻,卦象是说“不当位”,而“姤”卦的第四爻是说“不入流”,其中都隐含着遭遇到凶险和劫难,他们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应该以静制动,才有可能降低或规避凶险和劫难艾也不知何老他们到底在哪艾从卦象上看,虽然他们有危险,但却还尚在人间基本可以确定他们还活着,只是处境就不好说了。”

  何毅超听完也是一怔,这查文斌的本事他自然是不怀疑的,他说有危险,那基本是不离十了:“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查文斌看着周围的青山,太阳眼看就要下落,一咬牙:“原地等,这村子八成有古怪,晚上我们再进有什么结果!”

  查文斌让两人多吃点,今晚不管怎样,也要找到点线索,所以多补充些体力,这两个侦察兵在,野外生活又是极其丰富,烤起肉来自然也是丝毫不含糊,没一会儿,香喷喷的野猪肉已经在俩人嘴里大口大嚼起来,查文斌也从包里掏出干粮来啃着,自从女儿过世后,他已经几乎不再吃肉食,吃完晚餐,又分头检查了下装备他们两个把矿灯别在头顶,这规格是超子按照野战射灯买的,照片效果非常好,打过去,光线所到之处一片清楚,能见度可以有几百米远。

  查文斌想抬头看一下星光位置,却发现头顶已是一片漆黑,明明今天白天太阳很好艾晚上怎么就没星光呢?什么都看不见,瞎子那小子顺势也跟着一抬头,灯光刷的照上去,头上上白茫茫的一片,原来晚上这儿已经起雾了,雾气高度也就几十米,厚厚的一层,估计跟今早看见的是一回事。

  查文斌心里那种失落的预感越来越强,这个村子的建造肯定是有讲究的,偏偏从山顶看下来又几个点看不见,晚上想看星光辨别,却被遮赚始终是笼罩在一片神秘之中,让人有一种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无奈感不过眼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既然何老跟小姑娘还在危险之中,晚上再进村探一探,不管是人是兽还是鬼,都要搞出个所以然来。

  出发之前,他们两人把弹药准备好,又理了理必须的物品,查文斌又给了二人各自一张天师符,交代若是遇到感觉不对劲的地方,可以将符点燃或者朝着自己感觉的方向扔过去,自己背着八卦袋,提着七星剑,一马当先进了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