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十三章 云雾仙桥

  或许是赶路有些累了,爬进帐篷没多久,查文斌就睡着了,睡的正熟的时候,他听到外面那头骡子突然嘶叫了一声,忽的一下给他惊醒,马上就冲了出去,外面出了熊熊燃烧的火堆之外,还有卓雄正在靠着火堆打盹,查文斌定下心神,感受了下,却没有发生什么异样,扫了一眼,那两匹骡子也没有动静了。

  过去敲了敲卓雄的肩膀,那厮不好意思的摸摸头说自己可能有些累了,竟然睡着了,查文斌说你先进去休息,接下来他来轮岗,一直到了后半夜,出了山风之外,没有其它何毅超醒来发现查文斌没有叫他,自己看了下时间,便走了出去,不想出来之后被这山风一吹,查文斌也是没有了睡意,就索性两人拿出瓶酒来,一人一口的喝起来。

  说道何毅超的妈妈王夫人,自然又是伤心事,查文斌也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只是拍拍他的,让他坚强些何毅超当年成绩也算优秀,本来可以安安分分考个大学,但是男孩子在那个年代总是认为军装才是偶像,于是跑去当兵,因为身体素质好,居然就给当了个西藏兵,为此断了学业,何老也自然是管不赚就由着他去了。

  西藏兵的苦不是一般人能受的,几年的雪域高原生湖,让他练就了强壮的身体之外,也见过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神秘西藏也确实不是世人所能了解的,打开了话匣子,何毅超就跟查文斌说起了当年在西藏遇到的一些怪事儿。

  查文斌对于西藏自然是不怎么了解,特别是藏传佛教那些事儿也听的是入神,这何毅超当年退伍回来,因为是西藏兵,分配到地方,本可以做个公务人员,但因为何老的关系,硬是给插进了考古队,从此吃上了这碗饭好在何老本就是个专家,自己又亲自****了两年,慢慢的倒是也成了行家里手,因为身体又好,所以被所里常年安排在条件艰苦的地方打头阵。

  不知不觉已是天亮,看着熄灭的火堆,两人相视一笑,竟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准备好了早上的食物,又去叫醒了众人,要说青城山的空气好,那这里简直就是充满了天地灵气,起床的几人呼吸着这十万大山间的空气,顿觉精神大好,一扫昨夜的疲惫,老王伸着懒腰,扭着脖子,走到山边锻炼下身体,他很早就有这个习惯,突然大叫:“我的天哪,你们快看!”

  只见昨夜还在月光下的小村落已经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翻腾的云雾,而众人放佛就是站在云端,远处有一座高山,隐约可见,直耸云霄,冷怡然拍着手喊道:“哇,这里简直就是人间仙境啊太美了!”

  老王看着查文斌说:“最近天气一直都很多,昨夜明明没有雨水,怎么这儿居然有这么大的雾气翱。”

  查文斌也是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撼,半天才喃喃道:“聚天地之灵气,享日月之精华,乘云气,御飞龙,不食五谷,吸风饮露;没想到除了昆仑山三神山大小方?山之外天下竟还有如此奇妙的地方,真不知是哪位仙人竟然发现了如此洞天。”

  山下是云雾翻腾,不见山下半点,下山暂时是去不了了,等待草草吃罢早饭,有了第一缕阳光照射,不想却更加引得此处发生了莫大的变化。

  当阳光射到云雾之上,竟起了一道绚丽的彩虹,横跨在整个盆地上空,放佛一座仙桥,而此刻众人站在桥头,另外一头直接通向那隐约看见的蕲封山!

  “仙桥”查文斌已经快要抓狂了,如果说起床时的云雾是天顶,那么此刻这道彩虹不刚好就是仙桥么?那这桥的那一头是什么?查文斌已经迫不及待的想下山了,他放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太阳整个升起之时,云雾翻腾的越发厉害,已经开始朝着他们露营之地翻滚,顷刻之间,就陷入了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之中,看不见彼此,只能依靠声音辨别。

  查文斌叫道:“都在原地坐下别动,视线不好,万一一脚踏空栽了下去,神仙也救不了,再等太阳大些,冲淡了雾气,自然就可以了。”

  大伙儿只能席地而坐,没一会儿头发丝上就开始滴水,足见这里的雾气之大看,为了防止意外,每隔5分钟查文斌就点名,查看大家的情况好在除了大雾之外,倒没有其它东西,一个小时之后,阳光的威力开始显现出来,慢慢可以看见一些东西,等到雾气全散,已是两个钟头之后,大伙儿你看我,我看你,都是一副湿透了的样子,特别是那姑娘,穿的本来就少,这样一来,身材完美的凸显出来,引来脸上一片红霞,好在带来的包里有些迷彩服,除了查文斌,大家都把干衣服给换上。

  再次来到悬崖眺望,此刻云雾已经消散殆粳昨晚月光下的那个村子已经整个显现出来,拿过望远镜一目了然:这是一户百来户人家的村子,远观是用木材搭建的房屋,头顶自己烧的土瓦片,整个村子以中间一口井为中心分布着,但有一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这个看似一览无遗的村落却总有一块地方被其他的树木或者房屋挡赚就是你怎么也看不到整个全貌,似乎有人刻意为之,但又说不上来。

  查文斌脑子里迅速转过各种典籍阵法风水方位,怎么也联系不上来。

  准备完毕后,按照卓老汉的提供的记忆,他们在露营点不远处寻得一条小山路,蜿蜒着通向谷底。

  说这是一条路,其实已经是有几十年没人走了,荆棘丛生,野草遍地,只能让卓雄和何毅超在前面用砍刀开路,加上湿滑,进度十分的缓慢,下到白来米,连人带着骡子几次差点出现危险,只能小心翼翼的一个拉着一个小心前行。

  又下50米之后,地上开始明显的没有泥泞,泥土开始变干,除了些不知名的花花草草之外,竟也无那些挡道的树木。

  “难道说这云雾只有在顶端才有,其实下面没有出现?”老王朝着查文斌问道。

  查文斌看着身边那些花草,说道:“恐怕是这样,你看越往谷底,植被分布越低矮,我们似乎从一个危险的地方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这村子如此古怪,大家还是小心点为好!”

  何毅超和卓雄听罢,检查了下枪支,一个带头,一个殿后,查文斌在中间,又走了一个小时方才地势逐渐平缓,看样子已经是接近谷底了。

  一路上,除了偶尔飞过的一两只蝴蝶之外,竟然连个蚊虫都不见,虽然此时正当高温时节,当这谷底却是幽幽凉意,但是越是安全的地方往往就是越危险的,所以大家也是小心翼翼的前行着,顾不上欣赏这美景,只想到早点赶到村子里,又过了个把小时,总算是到了这个村子的村口,两匹石马已经被岁月打磨的有些模糊,旁边还站着两个石人,威武而庄严,放佛这村庄的守护神,教人不敢有半点怠慢,几个考古的一看就立马来了精神,由其是老王和何毅超,撒着脚丫子就冲着那几个石头过去了。

  这石人石马完全是按照真实涅建造的,老王研究了半天说看石料这应该是花岗岩,所以才能经历千年风雨还能保存的如此完好,那石头人从体型上看跟一般人差不多,只是那脑袋方方正正,特别突出的是一双眼睛,大的出奇,居然有点后现代艺术的感觉,从服饰上来看,应该古巴蜀人无疑,但具体年代老王一时还判断不出来,让何毅超拿着照相机从各个角度去拍照,一下子他们两个就陷入了对考古的热情之中,让查文斌等人刚好落个清净,顺势就在路边休息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