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十一章 投宿

  一行几人,看过老君阁拜过天师洞,除了一番山水美景,就剩下查文斌沿途给几人讲解些道家基本历史,倒也显得轻巧等待下山时分,已是傍晚,几人便来到山脚一小镇准备投宿,前来揽客的旅店老板扯着嗓子,拉着衣角,吓的小姑娘以为自己进了土匪窝,差一点跟几个大妈级的吵了起来,正在那犹豫去哪投诉,过来一农村老头涅的前来答话:“几位客人,是不是来青城山旅游的?”

  小姑娘以为又是一个来拉客的,撅过嘴吧去不肯回答,倒是老王实在被弄扑,顺嘴就问了句:“是艾这不下山找地方住吗?你也是来拉客的吧。”

  那老头听罢,倒还十分客气,从袋里掏出包烟来,挨个散上,倒也没人接下,取下头上戴的草帽,跟那当做扇子:“我家有个农家旅社,价格比这些旅馆要便宜一半,除了比较偏僻之外,倒也比较干净,几位要是去赚我还可以再给你们便宜些。”

  此镇名唤紫坪铺,据说当年诸葛先生“征丁一千二百人”主护都江堰,屯兵马超坪,说的便是此处,因为青城山的关系,这个历史上颇为有名气的军事重镇现在已是个小有名气的旅游小镇。

  查文斌本不是爱热闹之人,听到有个安静地,巴不得早点离开这些人堆的地方,挑了个偏僻的位置住下,就答应先过,由那老头带路,一行人便过去了。

  这家客栈,本也是个二层小楼,主人均为农家人,借着旅游风,改建成了个小旅馆,虽谈不上豪华,但也足够干净可能是因为位置实在太偏,出了查文斌一行四人,竟无其它游客在此处落脚,反倒让他们得个清静。

  这主人家也是好客的很,想来平日里客人就不多,看着这四人自然是份外热情,非要拉着一起吃顿晚饭,巴蜀之地,历来待客如上宾,围着大圆桌子,吃的竟是些山菇野味,农家小炒就着火辣辣的汤水,就连一向不碰辣椒的冷怡然也是大呼过瘾就更加别说老王和查文斌了,至于何毅超早就跟主人家三杯白酒下了肚子,在那称兄道弟起来,原来这户人家有个儿子也是当兵的,一问才知跟何毅超以前是在同一个部队,战友相见,自然是热情的打紧,哥两喝得个面红耳赤,聊的也是好不快活。

  这酒一喝多,话自然也就多起来了,这农户老汉名叫卓玉贵,他那退伍儿子叫做卓雄,因为长得孔武有力,人家都说他是熊瞎子,后来喊着喊着,就喊成了瞎子,可他不是真瞎子,当过西藏兵的,眼神好着呢!

  本来呢,儿子退伍回来,上头是给安排了份镇上的官饭,这小子生好抱打不平,因看不惯那些个官僚作风,几次跟领导发生冲突,索性辞了差事,帮着家里打理这小农家乐,虽然清贫,但过的十分自在,这一番介绍,惹得超子的十分钦佩,又是连着喝了几杯下去,还不过瘾,非要嚷嚷着换大碗,硬是被查文斌给拦住了。

  这老王艾也是个话匣子,能扯艾考古常年扎根在农村,不免就打听这附近可有些传说怪事,道明了自己身份,卓老汉一听是考古专家,不免多了几份敬意,老汉摸摸自己那已经快要谢顶的头发说道:“不满二位,在我们青城山,要说没有些传说,那自然不可能,这道家仙山,从小就有些神仙故事,我们也是从小就耳读目染,文革时期,好一些古迹都给毁了,若是想寻,恐怕真的已无踪迹,不过,有一个地方,只是。”

  查文斌倒是听了个兴趣,问道:“只是如何?老汉不妨说来听听。”

  不想那卓老汉罢了罢手:“算了,那个地方,你们还是不要去了的好。”

  “哦?您老说来听听?”

  卓老汉点点头:“也罢,我本不是紫坪铺人,世代住在离此地三十多公里外一个小山村,那儿虽说是封闭了点,但也山清水秀的很,三十年前,小儿还未出世,老汉得了个女儿取名叫做卓莲,瞎子出生那一年,他姐姐由孩子她娘带着一起进山采药材,我们那得人世代采药为生,但惟独有一个地方从来不去,回来的人说她们娘俩儿是被小鬼给引去了那个地方,之后,再也没回来过”说罢,卓老汉已是老泪纵横,想必是记起了伤心往事。

  老王给他递了跟烟,示意他缓缓。老汉接过去点着,继续开口道:“离我们村十里远有一座大山,远处看过去黑漆漆的一片,但却终年弥漫着雾气,传说里面有些仙草灵芝,只是各家祖上都有一条遗训,就是不得进那大山半步!解放前,日子实在没法过,也有几个胆子大的采药人想进那大山寻点值钱的草药换口米吃,不想进去三个老猎人,还都背着火药枪,一去就是七天都没见人出来,外面的人急得也没办法,村里商量再去三个猎人寻找,不想又过七日,只出来后进去的一人,已是满身伤痕,嘴里只重复念着里面有鬼,没过三日,便一命呜呼了”“里面有鬼?”旁边的冷怡然听的是津津有味插了句嘴,惹得对面的老王狠狠瞪了她一眼,惹得小姑娘舌头直探,托着腮帮子不再讲话。

  “是艾出来的那人临死前也还一直在重复这句话,后来就一直没人敢再进山,不想我家孩儿她娘是怎么会去那里,定是山中有山鬼引路给勾了去,可怜剩我带着不到一岁的卓雄相依为命。”

  查文斌听到此处,就插了句话问道:“老汉,您怎的确定她们是进了那大山呢?”

  老汉抹了一把眼泪,僵着脖子回道:“那日在山口小路,是有人亲眼看见她们进去的,喊了几声,没人答应,再定睛一看,已经消失在雾气之中,赶紧下山来通知我,我马上喊了人去寻,可是里面雾气缭绕,瘴气纵生,没人敢前去一步,我只能守在山口足足等了一个多月,都不见人影,只怕是遭了难了,下山之后,我带着瞎子来到这紫坪铺,本会一点木匠活儿,就在此地安了家,后来听说山上的人也都陆续迁了出来,但至于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这些年,那个小村怕是已经荒废了。”

  “哦?荒废?那儿已经没人住了吗?”老王问。

  “没了,那儿土地也贫瘠,交通也不便,挑点草药出来换粮食,好脚力也得走上一整天,随着年轻人越来越多的出来打工,那儿也就没人了。”

  查文斌点点头:“那老汉可知道,那山叫做什么名?”

  卓老汉啧了一声:“那怎滴不能知道,据说山上有仙草灵芝,但都有蕲蛇守着,所以那山又叫做蕲封山。”

  那边的小魔女马上咯咯咯笑了起来,说道:“蕲蛇?老汉你又说笑了吧,嘿嘿,蕲蛇我可是知道的,蕲蛇又叫做五步蛇,主要产地是在浙江和两广吧,这四川哪来的蕲蛇。”

  卓老汉可不愿意了,白着脸辩解道:“你这个小女娃知道个啥?”

  冷怡然撅着嘴巴不以为然,一幅看好戏的样子,查文斌却说道:“蕲蛇最早见于《雷公炮炙论》,又被称作是白花蛇,《开宝本草》云:“生南地及蜀郡诸山中”《本草图经》云:“今黔中及蕲州邓州皆有之”《本草纲目》云:“花蛇,湖蜀皆有,今惟以蕲蛇擅名然蕲地亦不多得,市肆所货,官司所取者,皆自江南兴国州诸山中来。

  由此可见,巴蜀之地古有蕲蛇是有历史记载的,不排除一些深山之中有这种的蛇踪迹,你别在那乱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