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十八章 赵所长拜师

  最后查文斌没办法,想了个法子,说你等到时辰,要是能在这槐树之下一人静坐半个时辰,便可拜师,若是撑不过,就不要再提,赵所长一想,不就是在这里乘凉么,有啥大不了的,满口答应下来。

  子时已到,查文斌看了一眼天上的星象,举起龟壳撒手一方:得出一卦,坎下震上,雷水解,此卦解为:解者,散也出于险难,恶事消散,狱(和谐)讼可释,共相歌赞。

  问凶吉,当是个吉艾终于这个月来,查文斌第一次路出笑容,何老见卦象已出,问了结果,查文斌答:王庄三年之内不会再有人归天!

  何老对着查文斌拜了一拜,被查文斌拦缀“怎么受得起何老的大礼,这不是折寿吗?”

  何老罢了罢手:“文斌艾王庄本是我夫人老家,无辜牵扯你进来,做些凶险之事,我这一拜啊是替全村人的,你受得起受得起啊。”

  查文斌回了一礼:“数日来,我一直麻烦何老照顾,衣食住行无不好生招待,说来惭愧,学道不精,未能给夫人抢回一命,还望何老原谅啊”说完又鞠了一躬。

  那边的何老已是老泪纵横艾想必又是想起了夫人,抹了抹了眼泪又问:“文斌接下去有何打算?”

  查文斌看了一眼头上的星空:“向天!”

  “好个向天艾你一心向道,我这把老骨头,要是查兄弟用得着,老朽定当尽力,关于《如意册》一事,我回去研究,他日若有消息,自当马上告之!”

  查文斌谢过何老,那边的赵所长跑了过来张嘴就是:“师傅,受徒儿一拜!”说完就要下跪,被查文斌眼疾手快的用脚一挑,硬生生的把已经弯下腰的赵所长给踢正了,手指了一下不远处的槐树:“去吧!我和何老,在这边等你。”

  赵所长一边走向槐树,一边嘀咕不就是乘个凉么,难不成还有鬼?再说了有查文斌在,鬼也不敢来艾心想着就一个人大步走到了槐树之下,刚好有个石头,赵所长就地而坐,没几分钟,河边的微风一吹,赵所长竟然有点睡意,眼前不远处的两个人身影开始有点模糊起来,眼皮不停的打架,没一会儿竟然睡着了。

  那边的查文斌是看着树下的赵所长,紧紧盯着,不到十分钟,那边有了情况:赵所长眉头紧锁,额头上开始出现斗大的汗珠,嘴唇死死的咬着,放佛很难受的样子。

  边上的何老问:“怎么了?”查文斌也不做回答,只是示意何老不要讲话,看着便行。

  再过两分钟,赵所长已经是脸色开始发青,身体也开始颤抖起来,查文斌摇摇头,拿出一张符纸,两根手指夹赚走了过去,待走到树下,赵所长已经是可以听见清晰的喘着粗气,脖子涨的很粗,查文斌手指一椰符纸哗的一下燃起,还没到到灰烬落地,赵所长忽的睁开了双眼:“我怎么了?”查文斌说:“没事了。”

  赵所长摸了一把自己的额头,双手一摊,这么凉快的天气,自己的后背都湿透了,原来刚才是一场梦,查文斌说:“你可以告诉我,刚才怎么了吗?”

  赵所长看着手中的汗水喃喃道:“刚才有个女人掐我脖子我马上就要透不过来气,忽然就醒了,就看见师傅你在我边上。”

  “哎那不是梦”查文斌叹道。

  “不是梦,那?”赵所长不可思议的看着查文斌问道。

  查文斌点点头:“那是这棵树的灵,此树阴气极重,不知在王庄活了上千年,伴着河水滋阴,想必已经有了灵性,招了不少野鬼在此地聚集,你刚才坐的位置正好是人家的大腿呢,若是与道有缘之人,她必不敢现形,可想你与我道无缘艾回去好好上班吧。”

  听完之后,赵所长呼的一下攒起,他也明白查文斌所言非虚,刚才差一点就要死在这树下,可能自己真的无缘,可还是不死心:“那我跟着查道士不学道,只是帮衬着跑腿拿物可行?”

  不想查文斌还是不肯:“赵所长,不要再提学道之事,你与道无缘,跟着我,早晚出事,你我朋友一超我还劝赵所长回去好好处理公务,以赵所长的面像看,官场防小人,必能平步青云,有一番大作为!”说罢,走向停在路边的车子,最后还是何老劝着赵所长放弃,若干年后,赵所长已经是一省交通部门负责人,应了查文斌那句官场无量啊。

  回到省城之前,查文斌先去了金馆长那儿,盯着老大的黑眼圈,金馆长再次看见查文斌的时候已经是欲哭无泪了,真怕这个先生一会儿又给自己算出点什么麻烦。

  三个人倒也不客气,往办公室沙发上一座,由其是赵所长,笑嘻嘻的盯着金馆长,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涅,让金馆长大气也不敢出,憋了好久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先生,王庄的事怎么样了?”

  窝在沙发角落的查文斌停下把玩着茶杯盖子:“你让那个司机出来之后跟你在头七当天晚上去出事的路口,准备四付碗筷,备点酒菜,祭奠一下;烧纸的时候多用点心”,说完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落凤坡,又继续玩起了茶杯。

  金馆长撇了一眼查文斌看的方向,自然明白他看什么:“先生,就这样就可以了吗?不用再去那个鬼地方了吧?这个梧桐树,我已经在各地买了,过几天应该就能到了,先生,你说他们会不会。”

  “那些死去的人会不会找你是吧?”赵所长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金馆长,把他吓的眼镜一抖,跟着那肥肥的肚子也跟着一抖。

  查文斌拿手一压白了一眼赵所长,又说道:“祭拜完后,那辆车,送去报废吧,不要再用了,以后多做做善事,你本做的就是死人生意,自然也要多积点德,对你只有益处,我们就此告辞”说罢,就起身准备出门了。

  听到这话,金馆长长长舒了口气,从王庄回来,他还没合过眼睛,闭上眼就是那四口棺材,总觉得那些冤鬼还会来找他,这下总算是放心了,于是他打开抽屉,看着准备出去的查文斌喊了一句:“先生,您且留步。”

  已经跨出门的查文斌回头一看,只见金馆长拿了一个信封递上:“先生连日来,不仅帮我看了风水,还破这个大难,先生对我有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这点意思还请先生笑纳,不成敬意!”

  原来是送钱的,查文斌连看都没看一眼:“你若真想报答于我,就好好照顾那个遗孤。”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那孩子,我会比疼自己孩子还要用心,请先生放心,这点敬意,不论如何,还请先生收下”说罢,金馆长又上前一步,不想被查文斌衣袖一挥,大步离开,远处还传来查文斌的话语:“人在做,天在看”只留下手上拿着信封的金馆长在那错愕。

  赵所长驾着公车,那是一路狂飙,到了省城,天还尚未黑,把何老那把老骨头是给颠的下车就狂吐,下车后一顿臭骂,赵所长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涅,三个人又去找了个饭馆吃了顿晚饭,由着赵所长给送回何老家里,这才惜惜告别。

  眼瞅着原本温馨的小家就剩下自己一人,看着王夫人的遗照,何老不免又有点唏嘘起来,查文斌给王夫人上了柱香,安慰了几句,方才让何老止住悲伤≡己出来也有些时日了,吃喝都在何老这,虽说何老不介意,不代自己不介意,又不肯接受为别人作法事的钱财,查文斌捉摸着自己也得寻份活计,实在不行,就上街去摆个算命摊子,也好挣个饭钱想了想就把这事跟何老说了,让何老明天带他去城隍庙一带转转。

  不想这个提法一口就被何老拒绝了,还发了怒,何老说:“文斌艾你是不是在我这儿住的不自在,跟我见外呢,你对我家,对王庄,做了那么些事,不曾要过半文,你托我办的事儿到现在也还没给头绪,就住在我这儿又怎样?再说,我一个人在家也孤独,就不要再有那个念想了,你是真有本事的人,怎能去做那些个营生?你就安心的呆在这,我俩一起研究那段文字,摆摊的事儿,不要再提了!”

  查文斌站起来也是个七尺男儿,自小就没占过别人便宜,耗了这么些时间,本来也已经是不在了,何老这样一说,反而觉得更加难为情,推脱着就要走,两个人正在争执的时候,门外响了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