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十七章 下葬

  就要刺到的片刻,那已经是血肉模糊的王卫国,把头一低,恰好躲过这一击查文斌挥手做斩,那厮却抬头,眼神之中已没了刚才的戾气,倒是有几分恐惧,接着又是头一低,查文斌高举的右手没看落下,原来,那王卫国所化的厉鬼,是在跟他磕头求饶了。

  见状,查文斌叹了一口气道:“你本乃冤死之魂魄,不想戾气太重,所化之躯视为厉鬼,不出三年五载,要么作恶成化为凶灵,要么遭天谴魂飞魄散,实际是断了自己轮回的路艾因你今日破了往生路,我只能送你一程,受三世轮回牲畜之苦,方再能投胎成人,你可愿意?”

  那恶鬼放佛能听的明白,抬头看了一眼查文斌,又扭动脖子扫了另外三具棺材,把头一低,不再有动作。

  查文斌放下宝剑,转身过去拿起放在棺材上的小纸人,口念往生咒,绕着跪在地上的王卫国绕了一圈,讲纸人朝天一扔,喝了一声:“立!”只见那纸人晃晃悠悠的飘下,恰好落在王卫国的正前方,并且:这纸人是站着的,要知道它只是一张普通黄纸所剪!

  地上的王卫国似乎知道了自己的命运,把头低的更低,查文斌又在旁边拿了一根香点燃,一手持辟邪铃,一手持香,最终念念有词,那香燃烧的速随着他嘴中的咒语越来越快,不一会儿只见那香所出之烟竟然不往上飘,反而朝着地上的纸人而去,而此刻王卫国的身形却越来越模糊,一直到最后消失在堂屋之中,当他手上最后一丝香火熄灭,那纸人啪嗒一下倒地,倒的方便恰好是查文斌站着的方位,并且是向前倒地,放佛在给查文斌献上最后一次礼!

  查文斌小心的把纸人拿起,叹了口气,轻轻的丢在烧纸的火盆之中,不一会儿纸人便化作屡屡青烟,就在查文斌准备收手的时候,突然大门那传来了猛烈的敲打之声,还未等到他走过去,门已经被撞开,外面站着一干爷们,各个瞪大了眼睛对里面看着,赵所长一个箭步过去,围着查文斌看了一圈,查文斌问:“怎么了?”赵所长还是不答话,又仔细的看了一眼各个角落,然后才说:“刚才我们在外面听见里面有男人的哭声,那娃娃说是他爸爸的,吵着要进来,我们就一直在外面敲门,怎么敲都没反应,大伙儿怕你遇到不测,就开始撞门,撞了半天这门怎么都撞不开,那哭声越来越大,最后屋子里传出来一声大叫,我们一使劲儿,门开了,文斌你没事吧?”

  查文斌看了一眼外面喘着粗气的众人,又看了一眼何老,何老跟他点点头,查文斌说:“没事,今晚你们所听到的不过是幻觉,不要当真!”说罢,大步走出门去,找了个大号茶缸,一饮而粳抹了一把嘴巴之后,发现蹲在墙根下有个人,走近一看,原来正是金馆长。

  查文斌蹲下身去,刚想问话,忽然闻到一股尿骚味传来,金馆长把头一抬,看见是查文斌出来了,马上就要上去抱住他的大腿,被查文斌一个后撤给让开,喊了一声村长,快带金馆长出去换洗一下,又差吃不消熬夜的人可以先行回家休息在众人的哄笑中,金馆长哭丧着脸被村长领到他家里,给找了套旧衣换上,等他再来的时候,天已经快要大亮了。

  当然在这个期间,为防止不测,查文斌没有离开过王卫国家半步,熬到第一声鸡叫,已是双眼通红,可是他还没的休息,接下来就是去火化了,这个金馆长事先就打好了招呼,灵车已经再村口等候,只能他们这边出发了。

  没个棺材两个男人抬,这些男人都是查文斌算过五行,看过命的,都是些命硬之人,才能抬这个横死之棺,每个棺材边上,还都绑着一只芦花大公鸡,前面开道的人一敲扁锣,咣的一声,文斌大喊一声:起!

  八个人抬着死具棺材跟在前面摇着辟邪铃,撒着纸钱的查文斌,每走三步,抬棺之人身边都跟着的那个人,用柳树枝就抽一次抬棺人的腰,一直抽到了村口团的4辆灵车,待金馆长的手下跟装牲口那样把棺材装上之后,查文斌又叮嘱了金馆长和村长,拉到之后,不要停放,直接烧掉,金馆长哪敢不听,把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一般,又弱弱了问了一句:先生,等下,我还用来吗?

  查文斌摇摇头说道:“今天不用再来了,什么时候来,我会通知你的,先回去休息吧,七天之内,不要杀生,不要见血,更加不要碰老婆,去菜市场买条鲤鱼放到附近河里去,过些日子自然再会通知你”说罢,转过身去,又让王鑫把那四只公鸡就地杀掉,鸡血接了满满四大碗,给每个抬棺材的人额头上点了一点鸡血,告知等会儿回去洗澡,但不要洗掉鸡血,又让王鑫把剩下的鸡血细细的在村口洒了一圈,方才回去休息片刻。

  回来的车辆是金馆长托人包了辆大巴给送回来的,那时间已经是晌午十分,查文斌早已带着相亲在村口等候多时。

  金馆长这次是花了大本钱,四口上好的红木骨灰盒,依次被抬了出来,由那八岁的娃娃哭花着脸捧着王卫国的走在最近,后面跟着的是些侄子辈,捧着剩下的三个,此景此景难免伤人,不少人也都跟着哭起来,三声爆竹过后,查文斌一摇铃铛:起!走在前面开路,领着众人上了卫国家的祖坟,这坟墓修的也是相当简单,跟名贵的红木实在不相符合,卫国的爸爸跟着过世多年的老妈合葬一幕,他们两夫妻跟着那小女娃藏在略下的位置,土倒是尚好的黄土,只盼这四人能在此地入土为安,早日往生,忙活好已是中午,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下了山,在王家吃了最后一顿饭。

  席间,不断有人来向查文斌敬酒,一一被他挡下,他实在是没心思喝了,今晚上,其他人没事,他还得给这村子卜上一卦,问问老天爷,这可怜的小村庄是否能够太平些日子。

  饭后,查文斌又让村长叫来王家亲戚,意思是拆了这房子,木料全部就地烧毁,此地不可再修建房屋,讲了其中的厉害之后,昨晚上发生什么,也是不少人在场的,可是可怜那孩子,没了家,顺便合计了孩子的抚养问题之后,下午一群劳力就让王卫国的祖宅成了一片废墟,好多年后,王庄的大人都不敢让自家孩子再去那块地。

  下午,文斌跟何老还有赵所长又呼呼大睡了一觉,一直睡到天黑才醒来,简单的吃过晚饭后,查文斌收拾了下行礼,跟王鑫一家做了简单告别,去了村口一个老槐树下席地而坐,与何老和赵所长席地而坐,就着花生米,喝着小酒,只等恰好时间的来临。

  这槐树,大家切记,不要种在自家门口,槐字,一个木一个鬼组成,其意思就是吊死鬼,是最易招邪气聚集之物,极阴,但在道士眼中也同样是通灵的不二之熏查文斌就是等到子时十分,一天之中最阴之时,选在最阴的树下,借着北斗七星的力量,问一次天!河边的风吹着三人微微都有些醉意,那赵所长仗着酒劲就要拜师,被查文斌严词拒绝,理由是赵所长有份好工作,不必吃这份苦差事,赵所长哪里肯听进去,这几日,他对查文斌已经是佩服的五体投体,要不是何老拦着,几个响头他都磕的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