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十六章 厉鬼

  查文斌进去之后,看着四盏忽闪的长眠灯,心一横,既然要这样给下马威,那也别怪道爷了,掏出天师正道大蝇接上朱砂,每个棺材盖上,啪啪啪的就是一个大印下去╲.㊣ (⊙o⊙…给棺材上大蝇莫说是他第一遭,恐怕整个道家都是第一遭!

  这大印前面说过,乃是茅山藏矜法师私下里传给了凌正阳的茅山开山大印艾镇压小鬼当是神器,按完之后,大印也没收回去,拖过一张板凳,把那大印朝着里面的棺材位放着。

  说来怪也怪,这大印刚按完没几分钟,突然眼前一闪,电来了←个屋子又恢复到之前的涅,外面的人看着电来了,也不得是舒了口气,在漆黑的夜里,灯光比任何东西都要有安全感,尤其是在这个地。

  查文斌看见电来了,也是松了一口气,招呼外面的亲戚赶紧的进来上香的上香,烧纸的烧纸,磕头的磕头,几个胆子大点的,先进来了;烧完没什么问题,陆续就有人也进来了。

  几个王卫国的兄弟姐妹,也开始哭灵了,在这期间,查文斌盯着那四盏灯,他明白只要这灯不灭,就不会出乱子,若是灯灭了,就意味着今晚挺不过去。

  最后一个人上完香,查文斌看了一眼坐在角落里低头的金馆长,再次让他上来,把之前做的再做一遍,要说这金馆长心里真的是一百万的不愿意艾又怕日后被缠上,无奈只能照做。

  这一回,查文斌看见金馆长上完香的那一刻四盏长眠灯几乎是同一时间抖了一下,又迅速恢复到正常,又把赵所长叫了过来,让他晚上等会儿就站在金馆长边上,哪都别去,赵所长答应了就挽着金馆长去了院子里找了个人堆里坐了下来,抽着闷烟。

  查文斌也是难得可以休息一下,就找了张凳子坐在大门前,他是把自己当门神使了,这一坐就坐到了十二点,不等何老提醒,查文斌准时站了起来,扶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大步进门,示意哭灵的人可以退。

  十二点,是一天之中阴气最重的时刻,也是活人最好跟死人接触的时刻,但凡事都是挑这个点做,看了一眼墙上牢牢贴着的天师符,查文斌坚定一下自己的眼神,摆开自己的乾坤袋,拿出辟邪铃,背着七星剑,看了一眼放着的大蝇还是没去拿把王家的亲戚按照男左女右分好,各站在堂屋的两边,本来这时间是要大殓入棺的,现在早都提前干了,眼下用不着了。

  站好之后,示意女的排成一队,绕着四具棺材绕圈,男的在女的外面那一圈,女的顺时针,男的逆时针每隔三圈掉头改变方向,他在最中间也跟着绕,一边饶一边摇着铃铛,嘴里念念有词,都是些超度的经文,六圈完毕,又示意众人可以退出去了。

  本来是要走仙桥的,看着那个八岁的娃娃,万一过桥的时候被他爹妈给带走了,那可就查文斌打消了这个念头,不过桥了得了。

  拿了一把糯米,一把茶叶,放在碗里搅拌均匀,把屋子里的每个角落里撒了一遍,准备收手了,如果接下来不出什么乱子,应该就没什么事了,准备出去喝口茶,休息一会儿还没等到他走出门,忽然一阵风过,查文斌心头一喊:不好!顺手就拔出背上的宝剑,转身一看,已经来不及了,四盏长眠灯中间那盏王卫国的已经灭了下的三盏处于微弱的状态,眼看着就要灭。

  查文斌手一抖,嗖的一下一张符扔进去,不等符纸落地,七星宝剑寒光一闪,直指中间的棺材,符落地起火,三盏灯就像加了油一般重新亮了起来,只是中间一根灯芯只剩下丝丝青烟尚在漂浮着:查文斌大喝一声:呔!又是一张镇魂符贴直飞王卫国的棺材之上!

  看来,这绝命的大门,离了他这尊门神,还是坏事了,王卫国已经成鬼而不是魂了,只不过目前还尚在屋子里没出去,查文斌也不敢大意,这个主现在必定是煞气冲天。

  门外的人一看里面的道士突然这样,纷纷过去想看个究竟,查文斌做了个勿靠近的动作之后,关上了大门,他要收了王卫国!

  这新死之人所化厉鬼,多半是没那么凶的,只是今天除外,虽然王卫国是庄家人,但长期居住在绝命之地,加上全家横祸,聚了怨念,竟然冲破了对大印的恐惧,今天倘若放了出去,必会酿成大害,查文斌深知其中原由。

  关上大门,那股血腥味渐渐又浓了起来,就要钻进查文斌的每一个毛孔。

  那时候的农村家里还没有今天的地砖,有钱人家里会用上水泥,但大多数人家还是泥巴地,查文斌拿着七星剑,直接狠狠的插在王卫国的棺材前,巾颤抖着,放佛告诉着棺材里的主,此刻它是多么的兴奋。

  又取出一面背面刻着八卦的铜镜,放在原来隔大印的凳子上,镜子对着王卫国的棺材照着,慢慢的那股血腥味似乎有淡下去的迹象,顾不上这一丝变化,查文斌用最短的时间用黄纸扎了个小人,放在地上,在背面写上王卫国的生辰八字,放在他的棺材上。

  接来下就是要找厉鬼所在了,取出罗盘,看着上面的指针跳动着,很快在东北角,指针汀了,捏了个手诀,在自己的双眼皮上方各点了一下,这叫做开天眼,开了天眼之后的查文斌果然发现了正蹲在东北墙角的王卫国,满身鲜血的正盯着查文斌看着呢。

  天眼如何开?出来需要修习相应的道术,还需要一样媒介;自然界有不少动物是能够看见人所看不见的东西,比如某个深夜里,空无一人的村庄里响起狗的狂叫,任凭主人怎么劝都劝不听,往往还一边叫一边后退,但是吠的方向始终是某个我们看着没有东西的地方,这样情况下,多半是它见着了你们所看不见的东西。

  查文斌开天眼,用的是牛泪过去的耕牛在要被宰杀之前都会流泪,屠胚会使一把寸刀,比现在的水果刀还要小一点,抚摸着牛脖子后面最结实的那块肉,摸着摸着,牛便会四肢跪地,脖子上鼓起一个包包来,这时候牛便会流出眼泪,屠夫将刀插进这个包包,牛便就一命呜呼了。

  据说这徘通人性的,知道自己将死,所以才会跪地流泪,这个眼泪乃是世界纯净之物,能看见一切隐藏着的邪恶,所以会被道家收集起来用作开天眼的媒介,只是相应的时间有限,查文斌能开的天眼也就在一炷香的时间。

  王卫国这会儿其实已经超越了魂的概念,纯粹是由怨念而生的厉鬼,此刻也正盯着他,但是似乎对那大印和宝剑有所忌惮,不敢有所动作。

  查文斌一手持罗盘,拔起宝剑,脚踏七星步,折间便到了东北角,蹲着的王卫国,忽然就站了起来,还没等查文斌有所动作,直奔大门而去,看样子是想逃窜出去,还未穿过棺材的一半,凳子上放得阴阳镜金光忽然一摇晃,厉鬼像被反弹了一般,应声倒地,待文斌走过去的时刻,那厮已经挣扎着准备起身,机不可失,查文斌左手迅速掏符,往巾上一抹而过,哗的一束火光燃起,椒一挑,带着燃烧的天师符,直至王卫国的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