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十五章 死门

  一个一个做,那就意味着要做四场法事,别说查文斌体力吃不消如此折腾,时间上也是来不及,一旦天亮,还剩下有人没送,那是要出大事的,心一狠,一起做了,今晚就弄个大的。

  查文斌招呼了众人,不准进去,所有人都在门外站着,吩咐了下何老,去了王鑫家里沐浴更衣,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已然是身着一身金丝银线的道袍,背后的八卦图在灯光的照射下隐隐发亮,赵所长为了过一把瘾头,帮着提着七星剑,趾高气昂的进了大门,白了一眼缩在人群里的金馆长,恭敬的递上宝剑,退到一边,一幅帮手的样子。

  四张桌子已经立在四具棺材面前,四盏长眠灯窜着火苗,印着红色的枝头棺材越发亮堂,中间放着一个大号脸盆,查文斌深吸了一口气,铺开黑色纸张,疾书两张天师符,掏出大蝇按完丢给赵所长,让他给贴到大门内侧的墙壁上,两边各一张,这符镇的不是别人,正是棺材里躺着的那几个主。

  凡懂风水的都知道大门的朝向很重要过春节的时候,我们都会在大门上贴上年画,这年画现在多半是钢;但在过去,贴得更多的是两位门神,一个叫神荼,一个叫郁垒,也有的是秦叔宝和尉迟恭,每个门神都有自己的来历,用以驱邪辟鬼,卫家宅,保平安,助功利,降吉祥等门神也自然不是你贴上就有了,跟风水设计密不可分,大门在建造的时候一定要分四吉门和四凶门。

  根据五行八卦来解读大门朝向,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种。

  坐东向西的家宅是震宅,大门开生气延年天医伏位,即西东南北东四方,其他为四凶门。

  坐东南向西北的家宅是巽宅,大门开生气延年天医伏位,即北东南东南四方,其他为四凶门。

  坐南向北的家宅是离宅,大门开生气延年天医伏位,即东北东南南四方,其他四方为凶门。

  坐西南向东北的家宅是坤宅,大门开生气延年天医伏位,即东北西北西西南四方,其他四方为凶门。

  坐西向东的家宅是兑宅,大门开西北东北西南西四方,其他四方为凶门。

  坐西北向东南的家宅是乾宅,大门开西西南东北西北四方,其他死门为凶门。

  坐北向南的家宅是坎宅,大门开南东南东北四方位,其他为凶门。

  坐东北向西南的家宅是艮宅,大门开西南西西北东北,其他四方为凶门。

  两家若是共同建大门,应以整个房子作为整体来看吉方以及凶方,再建大门;若是各自建建门,应都建于吉方;但要注意选定的大门位置不能正对,否则容易招致兄弟邻里关系不和,多是非。

  四吉方分别是生气延年天医伏位,吉的程度由大变谢四凶方分别是绝命五鬼六煞祸害,凶的程度由大而小。

  房子座向不同,卦象亦不同,吉凶方位亦异。

  这王卫国家本是坐北朝南的屋子,农村大部分都这个,因为阳光好,可能是因为院子里有一颗歪枣树挡着荫了,开门的时候挑了个西南位,查文斌在第一次进门的时候就看见了,这门的朝向开的不是别的,正是四凶里的大凶:绝命!

  如果非要说这场祸为什么偏偏招到他家,这大门开的位置即使这一场躲过了,难保以后不出什么事儿,这种大门里边躺着四条枉死的尸体,想不成煞都难艾那两张天师符就是给大门加上两门神,为的是挡住外面的煞气进来,也让里边的主暂时安定些,外面的那些人,查文斌让村长晚上备好酒菜,大伙儿就在院子里吃喝,一直待到天亮,目的是借人气压这冲天大凶。

  弄完之后,查文斌冲着坐着发呆的金馆长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金馆长硬着头皮踏进了大门,查文斌递过三支香,让他给四具棺材每人上一柱香,打了招呼,要真诚。

  金馆长哪里敢不听,一共磕了十二个响头,恨不得里面躺着的是他自己亲人那么卖力,恭敬的插子倒头饭上,又跪在令堂前烧了些黄纸,这金馆长是今天第二个上香的,查文斌的目的很明确,告诉里面的主,这人今天是来尽孝的,仅次于你们家的儿子,别找他麻烦!弄完之后,金馆长又退了出去。

  查文斌正准备喊其他人进来上香,赵所长喊了一声:“不好了,着火了!”

  查文斌心头一惊,回头一看,原来是那黄纸还有没烧完的部分随着热气飘了起来,遇到四具棺材中那中间的一具,本来就是纸头的棺材,烧着了挂着的流苏,查文斌一个箭步冲上前,几个扑,总算是熄灭,正准备松口气的时候,只听见哐当一声,边上那口棺材前面的两根蜡烛同时倒地。

  外面的人是看着真真切切,这一幕就发生在金馆长上香退出去的一刹那,一时间大伙的眼神全部聚焦到了他身上,金馆长自己自然也是看见了,此刻的他恨不得是要马上逃离这个鬼地方,看着全村爷们,也动不了艾只能把目光看向里面沉思的查文斌。

  查文斌皱着眉头,也不发作,这还没到十二点呢,只能上前去扶起蜡烛,重新给点燃起来,看着外面一干人都在瞅着里面,冲着众人解释了一句:“可能是风吹的,不要大惊小怪。”

  要说他是个老实人,也确实不会撒谎,外面的村长马上回了一句:“外面没风啊”这句话马上炸开了锅,有人转头就要出院子,谁也不想在这地儿呆上半分钟了,眼看着不少人就要出门,查文斌就准备出去拦,刚跨出大门几步,里面的赵所长一边跑出来一边喊:“不好了,文斌,快看,那四柱香全灭了啊”回头的查文斌还没来得及看,一把跟赵所长撞到一块,准备走的人纷纷回头一看:四柱香全部烧了三分之一,全部熄灭,没有一丝烟在飘。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闹鬼啦!”就看着大会儿纷纷往院子门那挤出去,这种场合,有人吼上一嗓子有鬼,那效果绝对是恐怖之极艾还没走出去两个人,忽然众人就觉得眼前一黑,停电了已经跑出去的人,眼前突然一黑,也不敢再往前,只能汀不动,整个场面陷入一片混乱。

  要说个别胆子小的,此刻怕是已经是尿裤子了,就像金馆长,这事他是最怕的,此刻蹲在地上抱着桌子腿不停的喊着XX保佑。

  查文斌也顾不上了,冲到院子里喊了一句:“大家不要惊慌,若是想日后村子里平安,全部留下,要是还想死人,就走,我也管了!下一个轮到谁家,谁都不知道!”

  这一下喊出来,现场稍微安静了会儿,他又喊了一声:“都别乱,带手电的把灯点起了,院子中间点上火把!”

  关键时刻还是村长管用,今天这个主他不做也得做,马上找人就照办了,几堆篝火点起,照的众人脸上是白相尽出:有哆嗦的,有咬牙的,有流泪的。

  火光照着中间的查文斌一身道袍闪闪发亮,此刻的他就是很多人心中的救世主,查文斌看着众人一眼开口道:“此事本来我可以不管,我若走了,这村子里以后还有大祸,今晚能过,能保你们三年平安,大家都呆在一起,留在这里的我保证今晚都不会出事!要是谁回去的,路上会不会遇到什么,我也不知道!”说完,把袖子一挥,转头就进了只剩下四盏长眠灯的堂屋。

  这句话,是他刻意半劝阻,半吓唬的,没办法的办法,不过这一咋呼,也确实起到了作用,村长冲着大伙说:“卫国都是咱村子里的人,难不成还能害咱?都听查道士的,有他在,没事,不冲着别的,就冲着那娃娃,咱也要帮人家一把!”他不亏是村长,脑子转的快,又差人抱来那娃娃,让他给大家磕了三个头,这下软硬皆施,也就没人要走了,胆子小的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不然谁要是再跑了,肯定得被村子的里人笑话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