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十三章 灭门

  想着金馆长站起身来,就说了自己做的那个梦。

  查文斌微微算了算:“金馆长,此地风水格局本来是适合做个殡仪馆的,引城中水,化为水龙,本事个妙招,不想被人给破了,想破这等阴煞,唯独龙凤之气了!”

  金馆长现在已经是完全把查文斌当做救命稻草了,赶紧的上前一步,抱拳道:“请先生赐教!”

  查文斌笑笑说:“难道不难,只怕金馆长以后会多一个职业了。”

  “什么职业?”

  “农夫!”

  “还请先生明示!”

  查文斌点点头,一群人都是好奇的盯着他,查文斌走了一步,指着办公室前面的一个小山包:“那块地,是做什么的?”

  金馆长顺着方向看去:“先生好眼力艾那块地据说是个宝穴,我原本是准备做块公墓的。”

  查文斌摇摇头:“你要是拿那块地做公墓,按照现在这个风水局,只怕霉运来的会更快!如果造公墓,内外皆为阴气所围,你这个地方,怕就不是闹鬼那么简单了,轻则自己丧命,重则全家横死!”这个死字,查文斌说的特别重。

  金馆长扑通一下就给查文斌跪下了:“求先生救命!”

  查文斌扶了金馆长一把,示意他坐下,金馆长本来赚着死人钱本来就是内心敏感的很,再听这一番话,此时已经是吓得两腿如筛糠搬了。

  查文斌继续说道:“那块地地势平坦,方圆几里内开阔无疑,叫做落凤坡,如果金馆长找些人在那块地种下一些梧桐树,能引来凤凰,以凤凰之气镇压你这的阴煞之地,是绰绰有余的,如今凤凰能不能来我不知道,先放些公鸡进去,记赚这些公鸡即使将来死了,也不能食用,只能好生埋葬!”

  金馆长此刻就跟小鸡啄米一般,把查文斌说得牢牢记赚恨不得马上就找人去办理了,这简直就是个活神仙啊。

  “多谢先生救命之恩,敢问先生大名?”

  一旁的赵所长刚才也是听的非冲服,他打心眼里看不起这个暴发户,嘿嘿的笑了声:“他是谁?他叫查文斌,人家是正天道掌门,茅山祖印持有者,你算是遇到活神仙了!”

  查文斌瞪了一眼赵所长,赵所长把脸一转,闭了嘴。

  金馆长一听是掌门,又给跪下了,来了个三拜九叩,查文斌怎么拦都拦不赚只能看着在那边笑成一团的赵所长摇头叹气。

  晚上,金馆长带着三人非要去县里吃一段,查文斌说自己吃素,金馆长特地给找了个素食斋,安排大家落座。

  以茶代酒,大家轮流跟查文斌敬上,吃了一半,金馆长主动问了那辆车的事情:“先生,那车子真的有鬼?”

  查文斌点点头“那车子,还是不要开的为妙,迟早还要出大事!”这边话刚说完,金馆长的大哥大响了,示意接电话,他去了门外,留下三个人在吃。

  没过一会儿,金馆长冲了进来高喊:“先生,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

  众人听到一喊,放下碗筷看着急急忙忙的金馆长冲了进来。

  “不好了,出事了!”

  赵所长站了起来:“出什么事了?”

  “那车子出事了!被先生讲中了,那车子真的出事了!”

  查文斌心头一紧:“别急,你慢慢说!”

  “一个经理打电话来汇报说,车子撞了,死了不少人!具体还不知道,要我赶过去呢!”

  查文斌站起来,拿起衣服“那还等什么,一起过去!”

  一行人结完帐,匆忙的上了车子,由着金馆长带路,不一会儿就出了县城。

  七拐八拐之后,到了一个岔路口,现场已经有交警在了,救护车正在搬运着伤者,一看是运管所的车子,也过来打了个招呼,听说金馆长是车辆负责人,当场就给人扣住了。

  金馆长说:“我是县殡仪馆的馆长,怎么扣我呢?”

  交警说:“重大交通事故,目前已经确定死亡四人,金馆长恐怕要去趟局里做个笔录了。”

  查文斌一听死了四人,上去就打听是怎么回事。

  交警看了一眼:“不方便回答。”

  这时候,赵所长上来了,掏出证件:“我是省运管所的,也是金馆长的朋友,这位同志,您给说下具体怎么个事?”

  一听是省里领导,也变了腔调:“根据驾驶员回忆,初步判断,这辆大客是他准备开到修理厂去做兵的,空车,在这岔路口,左边窜出一辆农用三轮车,三轮车上一共死人,全部死亡,根据证件,这四个人是一家人,现在正通知家属呢,哎也够倒霉的,一家人全没了!”

  查文斌听着也是心里难受,就又多问了一句:“知道这家人是哪里的么?”

  “王庄的!他们村长正在赶来的路上呢。”

  听到王庄二字,扑通一下,查文斌就直接坐到了地上。

  王庄,还是王庄,王老爷,何老的夫人,张家老太太,加上这一家四口,刚好七人!自己还寻思着找到车子了,准备想个破解之法,为什么就偏偏赶在找到的时候,出了事呢?

  查文斌第一次对道产生了恐惧,纵使自己仗着有几分本事,便敢向天要人,与天斗,自己能斗的过吗?这道士除了给人做做法事,看看风水之外,还能干点什么?女儿走了,王庄七条人命,自己却是那样的无能为力,明明知道问题所在,就是无可奈何,难道真的是注定的命就不能改变吗?陷入了深深的挫败感之中。

  不一会儿,村长搭着拖拉机也来了,一看何老和查文斌都在,也没顾得上打招呼,瞧了一眼车祸的惨状,直摇摇头,跟他们交代了下这户人家已经死绝了,没一个亲人,由村里负责后事吧。

  那司机也是受了点伤,先被救护车给送医院去了,金馆长跟着他回去做笔录,村长约好第二天去村里谈后事,赵所长带着文斌和何老回了王庄。

  一路上,三个人成默寡言,赵所长也没了刚来的时候那股兴奋劲,他也是看惯了车祸的人,跟今天这样惨烈的还是第一次。

  三轮车上一共四人:一男一女,一个老头一个小女孩,其中那个小女孩在车轮底下已经看不出人形了,男的被撞飞出去20多米,女的被三轮车压在下面,一个车墩刚好卡在脖子上,几乎就剩下一点皮连着,那老头躺在孙女旁边,一条大腿已经跟身体分离那血就和杀猪的一样,满地红啊。

  第二天一早,整个王庄炸开了锅,死的那家子也姓王,男人叫做王卫国,一家人是去他老婆的娘家吃晚饭,女儿今年才6岁,还有一个8岁的儿子那天恰好身体不舒服,没去所有人都聚集在王卫国家的院子里,尸体还在殡仪馆躺着呢,但这边的事,不能没有人做村子里10户里8户是亲戚,开了个小会,推荐让村长代表王家去处理后事,赵所长卖了个人情,主动要求去,带上何老和查文斌,一行四人直奔县城。

  金馆长也是个神通人物,昨晚上做了个笔录就回老家,知道第二天要处理事故,早早就到排队等着了,刚好几个人又遇到了,进去一看,那驾驶员昨晚就给从医院抓到局子里了,出这事,总要有人出来顶的。

  金馆长叫了不少县里领导过来,村长一看,好家伙,这些人一年到头也难得见一次的大人物,今天全到齐了,怎么着还是先听听吧。

  到了会议室,队长主持会议县领导说出了重大事故,上面也很重视,来旁听,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是来给金馆长撑腰呢,加上一个赵所长,几乎成了领导的茶话会,村长再小也是芝麻官,看见领导一大片,也不敢说话,队的意思是按照一条人命赔5万块,这钱呢归县殡仪馆出,后事归殡仪馆出面料理,驾驶员拘留个15天,问大家的意见。

  村长自然是不敢先开口了,队长又问金馆长,金馆长自然是说一切都听队的调解,队长看大家没意见,就说,那就这样,中午大家吃个饭,把合同给签了,这事就算完。

  那个年代,5万块不算少,对农村人来讲,那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了,可是所有人都以为完了的时候,有一个人不答应了!

  查文斌开口了:“一条人命5万块?人家还有一个8岁的小娃娃,父母双亡,以后怎么活?”

  交警队长一看这是个生面孔,还以为是村子里的代表:“同志,你说你的想法!”

  查文斌对着金馆长看道:“一条人命赔15万,这小娃娃养到18岁的所有开销由殡仪馆负责,4个人后事由殡仪馆负责,金馆长答应不答应?”

  “15万?”哄的一下,会议室里热闹了,那个年代万元户已经是了不起了的了,全县财政收入也不过一年才千百万,这个家伙一开口就是15万一条人命,合计就是60万,还要抚养费,还没等金馆长开口,负责民政的一个领导就不答应了:“同志,你这个要求太高了!队也是按照国家规定办事么!”

  查文斌压根就当没听见,盯着金馆长再问了一遍:“答应不答应?”

  金馆长的额头上已经是斗大的汗珠再冒了,这先生昨天还在一起吃饭,今天怎么就翻脸了呢?60万艾殡仪馆一年还挣不到这么钱艾看着查文斌盯着自己的眼神,一种莫名的害怕涌了上来,毕竟是赚死人钱的,金馆长还是心里发虚,特别是经过昨天那一指点,金馆长咬咬牙:“行,就按照先生说的办!”

  现场又是一片哗然,队长处理了这么多事故,还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大的赔偿额,又问了一句:“金馆长,当真按照他说的办?”

  金馆长点点头:“就那么办!”

  听完,查文斌站了起来就要出门,赵所长跟何老站了起来也跟着出去了,留下一干人大眼瞪着小眼,一个局长问金馆长:“老金,那人什么来头?”

  金馆长擦擦额头上的汗:“是个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