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十一章 灵车

  何老看出其中异样,就进去问查文斌怎样,查文斌摆了摆手,示意无大碍,何老叮嘱了句小心点,退了出来。

  这符是画完了,但是还少一样东西,那就是印了,阴魂阵也需要一个引子,这引子是什么呢?就是死者生前最信任的人,这个人不用想,自然是张老汉了。

  查文斌冲着张老汉指了指,示意他进来,张老汉是没想到,自己还得上去,看着中间躺着的老太太和棺材,地上朱砂大符红的刺眼,不禁打了个趔趄,引的众人哄笑起来。

  这张老汉也是觉得这阵看着有点渗的慌,碍于场面,无奈,只得挪了进去,查文斌一把抓起张老汉的手,七星剑寒光一闪,张老汉左手上瞬间出了一个大口子,还没来得及等他嚎叫,又被查文斌拿住手掌,给死死的印在了阴魂阵的地面上,还不忘按了按,等张老汉拿起手的时候,地面上已经留下了他的血巴掌一个,这一下是真弄疼他了,查文斌也不正眼看他,拿出一小药罐子,给伤口倒上,又着人给他包扎起来,示意可以出去了。

  张老汉捂住手掌,是真想骂娘,这道士也不打招呼,上来就是一刀,疼个半死不说,还给按个血印出来,火辣辣的伤口让他对这个道士瞬间没了好感。

  奇怪的就是,没过一会儿,刚才还剧痛的伤口居然开始发痒,又没过一会儿,就不痛了,张老汉心中又对查文斌的药感觉到神奇,刚才心里的抱怨又瞬间没了,转而是一种敬畏。

  准备好之后,查文斌又在棺材里开始撒上一层薄薄的石灰,顺着棺材里到外面的板,一直洒出一条小路涅的线,一直到同的木板上。

  这死人下葬撒石灰是为了驱虫,大家都知道的,这石灰撒的是干嘛的,众人又是不解,弄完后,查文斌叫人关掉电灯,瞬间整个堂屋里就剩下四根蜡烛的光线,照着查文斌的影子在地上,这灯一关,场面就不是胆子小的人能呆得住的了,特别是棺材板上的“寿”字,在蜡烛的摇曳下显得格外突兀,个别胆小的人已经开始人堆里缩,胆子大的都把头往里面伸,想看个清楚,估计这些胆大的人,过了今晚,是再也不会想看了,他们势必会为自己看见的东西瞠目结舌。

  如果鬼气森森这个词一直不明白是形容哪里的话,那么在这张家堂屋里,拿来形容是再也合适不过了。

  一个死人躺在门板上,地上画着刺眼鲜红的符咒,一口朱漆大棺材摆着,蜡烛和长眠灯的光随着微风摆动着,加上一个道士大汗漓淋的喘着气,就没剩下其它的声音了,众人都是屏着呼吸盯着里面的一举一动。

  查文斌休息片刻之后,拿着辟邪铃,在老太太的身上开始摇了起来,步伐沿着门板交替变换,左手指掐成莲花样,右手铃铛举过头顶,嘴中念念有词:“天师之命,以我之名,三魂七魄,离体随行,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o⊙…”先是绕着左边走了三圈,又绕着右边走了三圈,大喝一声:“出”忽然一阵风过去,四根蜡烛应声而灭,只剩下门板下面的长眠灯,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但也很快就被黑暗所吞噬,只能发出微弱的丝丝绿光,放佛一下子,张家老宅就陷入了无限深渊之中,外面的人更加是大气都不敢喘了,生怕不小心蹦出个屁来,自己着了道。

  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只能干等着,没过一会儿,只见里面就突然窜出一丝光线,眼睛尖的人,一眼就发现,那点光来自棺材下面的那盏一直没有点亮过的长眠灯忽然就绿了起来,慢慢的变成蓝色,就在成为黄色的火焰之后,门板下的那盏灯彻底熄灭。

  查文斌也是长舒了口气,让外面的人可以开灯进来了,张老汉早已经等不及了,一个箭步先冲了进来,还没来得及到,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

  地上的石灰,明显有一串人的脚蝇从门板一直走到了棺材上,瞅了瞅查文斌,再看了看躺着的老太太,张老汉普通一下就跪下了。

  为什么呢?因为这老太太是裹小脚的,三寸金莲,那脚印看的真真切切,就是三寸金莲的,怪的是老太太脚上穿的鞋上没有丝毫的石灰痕迹,这说明什么呢?

  查文斌也是累到虚脱了,一群人围在里面叽叽喳喳,纷纷议论,也是对他佩服的不行,何老端了杯茶进来,示意张老汉给他端上,查文斌接过茶,喝了一口,再次起身。

  他把棺材前面的两根蜡烛点起,火苗蹭的一下就起来,又着人把门板前的那个上了油漆的灵位给拿到棺材前面,告诉张老汉,让他给棺材里的草人上香,烧纸,明日一早把尸体拿去火化,便走了出门。

  第二天一早,火化前,张老汉不舍,又在同的门板前上了香,这可就怪了,无论他怎么点,这柱香刚点燃就灭,索性就换了一柱,还是那样,点了就灭,相反那边棺材前的好的很,一点就着。

  早上灵车来接尸体,那司机就跟拉死猪一样,哗啦一下就把老太太给装上去了,张老汉认为他不尊重死人,两人嚷嚷了起来。

  这灵车呢,是由报废的大客车改装的,也不挂牌照,一般也不拦它,谁愿意触那个霉头呢?所以开车的司机一般也是嚣张的很,加上常年活在死人堆里,脾气自然也是不鞋嘴里骂骂咧咧的,一直不干净。

  张老汉家里死人本来就郁闷,还挨骂,一下招呼,一群亲戚往上一围,眼看着一场群殴就要发生,何老毕竟是个读书人,就上去分开了大家,劝那司机少说几句,毕竟人家是伤心头上,少说几句算了。

  那司机也是个火爆脾气:“你们这儿的人都是一群刁民,上次去高家庄,不就因为在你们那个村口开错了路迟到了10分钟,他们就要打人,今儿来你们王庄,你们也要动手,下次这种地方再也不来了”说着就上去发动汽车,何老安慰着张老汉一伙,说死者为大,忍忍算了,这事也就这么过了。

  查文斌呢,一直就盯着那灵车看着,他总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是总说不出,刚那司机的一席话,好像提醒了他什么,眼看着那车就要走了,查文斌喊了一声:“等等!”

  司机把脑袋伸出窗外,一看是个道士,没好气的问:“啥事?”

  查文斌也不恼,笑着问“你说你上次去高家庄迟到了10分钟,是开错了路,敢问一句,是开到哪儿去翱。”

  司机抽了口烟,一甩手:“哪去了?你们这几个村子也不搞个路标,上回我就开到你们王庄来了,一直看到是王庄村委会,才晓得开错了,你们这的乡下人就是懒,梳个路标都不会?“说完就一脚油门启动了。

  看着远去的灵车,查文斌放佛发现了什么,拉着何老就往家里赶,简单收拾了下,让王鑫开着拖拉机送他们去车站,买了张车票奔着省城去了。

  等到省城已经是中午了,两个人找了家面馆要了素面坐了下来。

  何老不解,为何突然跑回来,查文斌说:“何老,省里管交通的可有熟人?”

  何老说:“这个倒是有,运管所的赵所长是小儿的朋友,文斌找门的人做什么?”

  查文斌点点头说:“我需要一份车辆档案,下午去拜会下那个赵所长,您可安排下,可行?”

  何老知道查文斌做事向来是谨慎的,点点头,两人吃完饭,打了个车就直奔车管所。

  到了车管所,何老顺利的找到了赵所长,一番寒暄之后,引荐了查文斌,那赵所长也是个豪爽之人,就问查文斌是想查哪辆车子?

  查文斌说:“一辆挂着省城牌照的大客,牌照是浙AXXXX。”

  赵所长打开系统输入车牌一查,皱着眉头问:“你们要找这辆车有什么事吗?这车曾经在三年前发生一次导致了七人死亡的重大严重车祸,已经被强制报废了!”

  “报废了?”

  “是的,报废了!”

  查文斌点点头又问:“那赵所长,根据规定,这种报废车辆怎么处理的呢?”

  赵所长喝了口茶,看了看何老,又盯着查文斌道:“一般报废车辆都是拉到拆解厂进行拆解,不排除有些人把车况不错的车,修理后低价处理掉,怎么你们看见这车了?”

  查文斌说:“不错,我看见这辆车现在挂在安县一家殡仪馆的旗下。”

  赵所长问:“你是打算举报么?如果是挂在殡仪馆的,说实话,我怕也没有那么好去处理的,要知道他们是归民政部门管理,多半是关系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