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十章 又死人

  到王老爷家,推开大门,何老已经起床,正在院子里洗漱,看见查文斌回来,何老没来得及擦嘴上的牙膏,就给查文斌要下跪。

  查文斌一把拦赚:“何老这是做什么?”

  何老已经是老泪纵横了,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由着查文斌扶到小凳上坐下。

  “文斌艾昨晚我见着老伴儿了,果真如你所说,她给我托梦了,交代好好照顾自己,还让我转告你,一切都是命数。”

  “命数?我就不信这个命,我就想看看老天是不是可以草菅人命!”咬着牙齿的查文斌紧皱着眉头一拳头狠狠的砸在了石盘上,鲜血顺着石盘的纹路细细散开。

  不想这汉子是昨夜里用法过度还是悲伤所致,竟然就昏了过去,何老赶紧叫醒王鑫,让帮着抬进了厢房,查文斌自从女儿过世后,几乎没睡过一个完整觉,这一次,他一直高烧不退,昏睡了一天一夜,就在他昏睡的当天晚上,王庄里又死了一个人。

  死个人倒是也不蹊跷,对于村子里的人来说,上了年纪的人过世,这是喜丧艾是谁呢?就在王老爷家斜对门的一户人家,是个老太太死了,年纪也是八十好几了,在自家澡堂子里洗澡,半天没见出来,儿媳妇进去找,发现老太太躺在木桶里半个脑袋都沉到水里去了。

  她这儿媳妇平日里嗓门就大,见到这场面,“啊”的一声喊起来,半个村子里的人都被惊了过去,这老太太平日里身子骨还算硬朗的,虽然八十好几,下地干活也是非常利索,就这么死了,做晚辈的自然也是伤心欲绝,以为这人就是死也没死多久,差人去喊了乡里的赤脚大夫过来,大夫一看,宣布死亡,估计这原因是泡澡时间过长,水温过高,血压上去了,中风后没人发觉,沉到水里给淹死了。

  他那儿子叫做张老汉,他虽然年过60,但也是真孝顺,老太太这么过世了,自己也是自责万分,当场宣布要大办葬礼,风光厚葬啊他可是知道对面那人家里住着一道士,立马拿了烟酒就准备去请人家,前脚跨进大门,后脚就被王鑫给拦了下来,说查文斌已经昏睡了一天了,怎么叫都不醒,可能是累了,还是让他先歇歇。

  张老汉无奈,先寻了村里的仵作,给老太太小敛先,换身寿衣,又把自己大门给拆了半个,拿两条板凳上架着,老太太的尸就这么停在自己家里。

  这人死第一天,老太太辈分又高,来守灵的人自然是不少,熬夜这门活挺伤人的,前半夜还好,这后半夜,自然是比较困难了,那时候已经刚开始进行火葬宣传,老太太生前就不许,说是自己死活怎么滴也得躺在自己那口大棺材里,一把火烧了她,她还怎么去地府找老头子。

  张老汉呢,一来不敢违背自己母亲遗命,二来也是个老实庄家人,火葬普法的人也是三天两头的下来过,说了私自土葬是非法的,搞不好还要吃官司,左右为难着呢。

  那个仵作倒是给他出了个主意,什么呢?给老太太啊搞个衣冠冢,古时候的将军战死沙超经城马革裹尸,就地掩埋,家里的亲人为了让他入土为安,就搞点他身前穿的衣服,给放在棺材里下葬,讲究点的,用稻草扎个假人,写上死者的生辰八字,一并下葬。

  这办法倒是个好办法,但是有一点,人死之后,这魂呢,就跟着离开肉身,但是他怀念的依旧是自己那个身体,如果要弄衣冠冢,必须有一个条件,什么呢?那就是引魂!

  这个引魂怎么个弄法,人死之后,魂魄不一定会被马上带走,有的还要在家里呆上几天才会被阴差接走,这时候,要让这魂呢,把那草人当做是自己的肉身,附上去。

  当场就被带走的呢,要等到头七回魂,告诉他,你的身体在这儿呢,以后就别瞎找了,这堆稻草穿着衣服的,就是你!

  中国人不仅讲究落叶归根,还讲究个入土为安,所以单反是墓地里,棺材放得位置,下面肯定不是大理石,也不是水泥,一定是泥土,最好还是黄土为佳!

  这引魂的活计,仵作自然是干不了的,谁来干呢?嘿,大家势必都猜到了,道士查文斌呗,这是他的专业啊。

  无奈查文斌一直到第二天傍晚才醒来,迷迷糊糊的摸到厨房里打水洗脸,只听见外面“蹦啪!蹦啪!蹦啪!”三声爆竹声,这三根爆竹响起,是代表什么呢?有人家里又死人了,这来来回回帮忙的村里人得吃饭艾吃饭前就得放这三根爆竹,这也是当地习俗之一。

  没来得及放下洗脸布,查文斌就冲出了院子,一看就在对面呢,挽联贴着,花圈放着,人来人往的上菜上酒,忙的不亦乐乎,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哭声夹杂着大碗碰酒的吆喝声妇女跟光棍的调笑声,查文斌皱着眉头就赶了过去,还没走进去呢,就瞅着何老也在一张桌子上坐着,记录着什么,走近一看,原来这何老被请过去做账房先生了,农村里死人,大家也得上个份子钱,表达慰问之情,何老是个学者,大家都知道,虽然刚死了岳父又死了老伴,大家还是尊重他,让他来做这个账房先生。

  查文斌前脚进去,刚才还是大声伺酒令,调笑着的人们顿时鸦雀无声,今晚上这台招魂大戏可都指望这个道士了,还偏偏这道士却一脸阴沉的进来,显得忧心忡忡,这诡异的气氛,刚才还好吃好喝,一道士进门,瞬间放佛凝固了时间。

  最先起身的还是何老,赶紧的跑过去拉着查文斌走出了院子,里面霎时开始了交头接耳,不知道是哪个猛子喊了一声“喝”!之前那一幕热闹的景象再度出现了。

  何老把查文斌拽了出来,赶紧的问他身体如何,查文斌摇摇头表示没有大碍了,何老简单跟他讲述了这家的事情,又招呼张老汉出来见客。

  张老汉一看查文斌来了,自然是抹了抹眼泪,挤出难看的笑容,恳求查文斌给做场引魂的法事,查文斌想了想片刻,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张老汉是大喜艾连忙招呼查文斌进去做,又是斟酒,又是递烟的,一一被查文斌拒绝,他只有一个要求,让厨房上碗清粥即可。

  吃罢晚饭,女人小孩们收拾完桌椅,大多被自家男人给撵回了家,这引魂,不是一般人能在场的,万一谁倒霉,没引上这稻草人,上了别人的身上,那可就是出大事了。

  查文斌照例现实举了属相反冲的人们不得留在现超剩下的人最好也不能站在屋子里,大门口至少空出一条路,另外所需的公鸡血,石灰,香纸,蜡烛,糯米都被一一放在案头上。

  这案头这一次跟以前不一样,不一样在哪呢?有两个案头,分别摆放着倒头饭和贡品,都点着蜡烛,上着香,唯一不同的是,一个案头放在躺着尸体的门板前,另外一个放在那口转着草人的棺材前面。

  两个案头前面的灵位也不一样,一个是上了油漆的,放在门板前,另外一个没上油漆的放在棺材前,长眠灯也是门板下面的那个点着,棺材下面没点。

  查文斌示意其他人全部都站在外面,准备开始的时候就觉得眼前一黑,摇了摇头,不知道是最近真的累了还是怎么,站了没一会儿,强打起精神来,摆好那方白铜墨盒砚台,蘸着朱砂就在地上就地画了引魂阵,这阴魂阵要求起笔从头到尾笔尖不能离地,没朱砂了,也只能顺着笔杆子从上往下倒。

  外面的人可是看得真真切切,不禁对这道士有几分钦佩起来,张老汉看着这场面还有点得意,心想这回面子可足了,找了一高人来。

  引魂大阵从同的门板下开始画,最后一笔落在棺材下,一气喝成,不留半点拖拉,就连爱好书法的何老也是看的心叹查文斌的功底不浅,画的同时,查文斌嘴里念念有词,大家自然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是最后一笔起来的时候,查文斌额头上已经是黄豆大的汗珠低落下来,显得非常吃力。

  这阴魂阵呢,源自苗疆,最初这门法术是做衣冠冢必不可少的条件,后来被部分邪魔利用,以引魂修炼邪术,凡用引魂术修炼的丹药和法器都是歹毒无比,向来被正道中人所不耻,所以这门法术也是将近失传了,查文斌也是从师傅留下的书籍中看着,今儿算是第一次拿出来用,也不知其中利害,只觉得单单一张符画完,已经是精痞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