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十九章 又见天命

  查文斌给王夫人挑的这个小山脊,正是所谓的祖宗山,山脚被一条小溪环绕,地势起伏平坦,虽然说不上是一条小龙,起码也比其它地强上不止百倍了。

  言归正传,这阴间的人来阳间,其中有一个必经之路就是这个死人住的阴宅,也就是我们说的坟墓,要说查文斌有没有见过僵尸这种粽子,他恐怕也是没见着过,用他的话说所谓僵尸不过死后的恶鬼不愿离开躯体,形成的一种假活人状态,现代社会多流行火葬了,一把火烧了,自然也就成不了僵尸了,但是他住的房子还在,这才是他的家,亲人烧的钱财,贡品也都是通过这个小小的窗口给阴间的亲人们送去。

  这烧纸钱也是讲究个诚心不诚心的,诚心的烧的纸钱,亲人在下面是拿的到的,这不诚心的,多半被些野鬼给拾了去,所以以后祭拜先人的,还是要心诚一点。

  查文斌这大半夜的跑到这山上,等的自然就是王夫人晚上从里面出来,阴宅其实就是人死后通往阴间的门,那些死在荒郊野外的,自然成了孤魂野鬼,因为他没那道进去的门。

  不愧是个风水宝地,查文斌席地而坐,观看者天上的星象,一直是感觉不对劲,但却总是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今儿晚上,他是打算拦着阴差大人问问清楚,为何会在这个小小村子里带走这么一个本来不该带走的人。

  临近子时的时候,查文斌在墓地的周围用白石灰薄薄的撒了一层,又在自己四周分别摆放着七面下镜子,这镜子的位置摆放的十分讲究,讲究到怎么地步呢?每一面镜子要恰好在子时时刻照着天上对应的北斗七星,大家都知道地球是运动的,怎么算好这个细微的时间差,那可就是真本事了,今晚上山的只有他一人,若是不布下此等大阵,万一人家不认他这个茅山徒孙,怕就给阴差一并拉了去,岂不坏事。

  摆好镜子后,查文斌又拿出纸钱洒在坟墓周围,这钱就是今晚的买路钱了,要想拦阴差,就得软硬皆施,软的就是钱财,硬的就是阵法和手中的家伙事,两手准备,到时候都好办,他从来都是不打无把握之仗。

  弄好这一切后,给王夫人的坟前又上了一炷香,坐在镜子的包围圈中,静静的等待,忽然,那柱香猛的亮了一下,又迅速的恢复正常,这一细微的变化,自然是逃不出查文斌的察觉,就在他闭上眼睛的一刹那,天上的北斗七星按照各自的顺序,一一排列在了对应的七面镜子之中,把围在中间的查文斌照的居然有点发白。

  已经入定的查文斌,自然是见到了一袭白衣的两位阴差带着王夫人走了过来,他们向来是对路上的东西见怪不怪的,瞅着有个道士在前面恭敬的作揖等着,两位阴差倒也是停下了。

  “前面拦路的是何人?”

  “小道乃凌正阳门下,正天道掌门查文斌,在此地恭候两位阴差大人多时”说完又做了个揖。

  两个阴差显然对他这个小道士是没任何兴趣的,瞧了一眼,作势就要离去。

  查文斌也不走动,只是伸手一拦:“两位阴差大人且慢,小道有一事相求,不敢怠慢大人官差之事,所以”说完,又指了指那堆冥币,示意这是买路钱。

  两个阴差果然也是个贪财鬼,对视了一眼,大手一抓,毫不客气的收了钱财,恶狠狠的盯着查文斌:“小道,不要挡你爷爷路子,不然的话,一并收了你!”

  查文斌还是不说话,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个阴差趾高气昂的就往前走,刚走到查文斌的身边,两人就拉着王夫人往回退了一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北斗七星大阵光芒突然大盛起来,围着中间一个铜疙瘩,明显刚才那一步,这两位爷是入了阵法了。

  这查文斌怕困不住这两位,用了茅山祖师大印做阵眼,在这柱香烧完之前,别说是这两个阴差,就是欧马面来了,也得乖乖等到时辰散去才能出来。

  两位阴差虽然不知道查文斌是何许人也,但这阵眼中的铜疙瘩可是实打实的茅山掌门大蝇天下仅此一枚,别无第二号,茅山向来是以诛杀邪魔鬼怪成名,这些他们自然是明白的,放下架子,朝着查文斌双双作了个揖,表示礼数。

  查文斌识大体的很,又回了一礼,笑笑道:“怕是不如此,难以留下二位,还请见谅,事后小道并送上薄礼一份,以陪这无礼之举!”

  这算是给他们两个有个台阶下了,这人鬼沟通,钱财还是王道艾“不知仙道所问何事?”

  查文斌看了一下双眼空洞的王夫人,又转头过去:“两位官差,小道疑惑的是,这位王夫人明明杨寿未粳为何会被收了去?”

  两位阴差一听是这事,面露难色,显得不想回答,查文斌也不是什么善茬,先前自己女儿遭了横祸,已是心头有恨,今天算是准备充足了,下意识的摸了摸手中的七星剑,霎时那阵法又似强了一截。

  要说这鬼吧,实在是比人要识相的多,此时是落了查文斌的套了,也由不得他们,其中一个开口道:“仙道不要责怪我二人,实乃是天意所为,这王夫人阳寿确实未粳但这村子里本月必须死满七人!王夫人刚好那日犯了冲,又赶在我们兄弟的当口,只是她命该绝了!”

  “天意?何为天意?明明是你们二位勾了魂去,还不知道是要做些什么勾当!打着天意的幌子在外胡作非为,当真我不敢动手么?”说着一把拔出七星宝剑,直指前方。

  查文斌敢这么放肆,自然是有他道理的,这人生死由命不假,但也都得是按照规矩来,王夫人命中大富大贵,怎么滴也轮不上这等大劫,又无野鬼勾魂,他是一口咬定,是这两个阴差干的好事,因为收的如此迅速,不是他们出手,别的东西他应该是能够拦下的。

  这阵势,查文斌是打算逆天?其实他也是没这个胆子艾虽然手里有家伙事,但是师傅死的太早了,只学了个皮毛,加上一些留下的书籍,自学了这么些年,收拾个把孤魂野鬼是没问题的,前面这位可是阴差艾按照我们人间的说法,你一个学了几年腿脚功夫的常人去和部队里的正规军打架,还是两个,多少还是有些心虚,不过加上这阵法,此刻他在心理上是占足了上风的,输了气势,就输了一半,对方可是鬼精鬼精的真宗的鬼啊。

  查文斌这一手,果然是镇住了,两人又对视了一眼,就像下了决心,咬了咬嘴皮:“仙道有所不知,这三界轮回,本是应当按照规律所来,可是有一些劫,是不在三界之内的,这王庄之所以要死上七人,也非我们本意,命理,除了那些本来就有的,剩下的那才叫天意□庄的这七个人,全是给它们隔壁村子做的替死鬼,我们只能说这么多了,天机不可泄露,还望先生高抬贵手!”

  此番对话,让查文斌心头一惊,超越三界的天意是怎样的存在?

  其实这就是我们平常算命的时候,算命先生跟我们讲的很多东西里,有很多是灵验的,有很多是不灵验的,通城算对了前半截,却算不准后半截,三界之外的天意,能勘破这个的,也一直修道之人一生的追求,那是怎样一个境界,自认为翻阅了不少典籍的查文斌也是头一次听说,也让他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不过现实很快由不得他思考,眼看着那柱香已经快要燃烧殆粳阴差陪了个不事,许诺回去定会好好孝敬二位,阴差点点头:”今晚的对话,一辈子都不许泄露,否则死后”,查文斌点点头算是答应了,收起大蝇解了阵法,恭送二位离去,一阵风后,吹断了那柱香最后一截灰,也把查文斌吹进了道的深渊。

  下山后的他,又在村口烧了些许元宝,算是给阴差的好处,仰望着漫天星空,查文斌第一次对道的深度有了新的认识,超越三界之外的才算得上真正的天意,天正道,这个天字谈何容易,古往今来,修道之人何其之多,不少人可能一辈子都在追求这个天道吧,陷入了沉思的查文斌居然就在那里睡着了。

  他那晚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的女儿在跟他打招呼,这是查女溺亡之后,第二次梦到,查女跟他说她很冷,水泡着难受,叫查文斌救救她,不远处的查女边上站着一个兽,远远的看着她,这个兽不是别的,正是饕餮,像是在饱受着苦难,查文斌想伸手去拉女人,却被饕餮一声大吼给吼醒了,查文斌揉了揉眼睛,发现此刻天色已经快要是大亮,眼角还有些许泪水,擦了擦眼睛,叹了口气,转向王老爷家走去。

  饕餮注:山海经·北次三经》:“钩吾之山……有兽焉,其状羊身人面,其目在腋下,虎齿人爪,其音如婴儿,名曰狍鴞,是食人”郭璞注:“为物贪惏,食人未粳还害其身,像在夏鼎,《左传所谓》饕餮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