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十七章 回魂夜

  不少人都看过周星星的一部电影叫做《回魂夜》,说的就是回魂夜的故事。

  要说这头七虽然民间传说中比较可怕,其实在查文斌看来也不过是简单的小法事一超他自然没想到这一次的头七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七天之后,何老带着查文斌以及王夫人一并再次来到老家,按照事先安排好的,在王老爷家的堂屋内设好牌位和贡品,中间放着遗像,这王夫人还有一个老妈尚在,也就是王老爷的老伴儿,别人都喊她李婆婆。

  这日下午,大家在一块儿吃饭,尚且还没有什么,一切都看上去很平常,这王老爷家乃是一幢二层小楼,这堂屋里就有一个楼梯直接通上去到二楼的,根据事先约定好的,天黑之后,开始做法师,等到十二点整,由查文斌带着王鑫在外面招王老爷进门,然后屋内的所有人全部躲到楼上去关掉灯光,一直等到查文斌在下面发信号方可开灯。

  天黑之后,众人吃过晚饭,王老爷家也是人丁兴旺,子女带着儿孙加起来有三十来号子,虽然这人死不能复生,毕竟王老爷已经是那么大年纪了,大家也都能接受,唯独这李婆婆有点伤感,毕竟在一起生活了七十年,怎么滴也是舍不得的。

  查文斌自然是按照路子来,先给大门上贴了张引路符,怕是一会儿王老爷真回来了,摸不着自己家,特地告诉阴差这就是目的地,子女儿孙又对着王老爷的灵位和遗像一通烧纸烧香,倒也来的快,弄完了,一群人坐那聊天,就等着时辰到。

  眼瞅着十二点就要到了,按照事先的约定,查文斌提着灯笼带着王鑫就走到王老爷家的门口,站在那,这是迎接仪式,在路口照例烧了点元宝,算是给阴差的红包,他这边倒是没有什么,离着100米左右的王老爷家的灯也准时熄灭了。

  虽说这死的是王鑫的爷爷,但这个场合,他不免也有些害怕,紧紧的站在查文斌身边也不敢大声出气,事先村子里都是知道今晚头七,所以也是家家户户关灯,喜欢打猎或者是打牌的男人们都早早上床抱娘们去了,再贪玩的孩子,今晚也是不敢出来的,大人会叮嘱,别跑出去,撞了泄,这夜艾安静的连声狗叫都没有,也是黑的不见五指,整个村庄,除了查文斌手上那个红灯笼之外,怕亮着的就只有王老爷灵位前的两根蜡烛了。

  查文斌也不说话,闭着眼睛感受着周围,反正这个半夜里,睁开眼睛和闭着眼睛是真的区别不大,突然手上的辟邪铃“叮咚”的一声清脆的响起,这是王老爷回来的信号,这一下可把王鑫给吓的半死,他是走也不是,跑也不是,只得紧紧的抓住查文斌的衣服,估计这差事,他以后是再也不想接了。

  查文斌呢,转过身,面朝着王老爷家,提着灯笼,每隔十米左右摇一下铃铛,嘴里念念有词,自然是些给神鬼开道的咒语罢了,告诉他们这里到了,赶紧的进去吧。

  等走到离王老爷家快五十米的时候,查文斌和王鑫都隐约的听到了哭声,虽然隔着比较远,但是还是能听出来,这哭声不是别人,正是丧偶的李婆婆。

  难不成这李婆婆没有上楼,还在灵堂里?

  查文斌皱着眉头,加快了过去的步伐,只想快点提醒他们上楼,可是又不能再这地喊,万一一喊惊动了阴差,跑别人家里去了,那可就是要出大事了。

  再说李婆婆那边,自从查文斌带着王鑫出门之后,那头的人都很听话的关灯上了楼,大家挤在一个房间里也不敢大声出气,这王夫人怕自己老妈李婆婆憋坏了,就让她靠窗口坐下,一喊,大家发现李婆婆压根不在,这下慌了神,就下楼去找,果然听到李婆婆在灵位前哭着。

  “老头子哎,你今晚回来,就把我也一起带走吧,你走了,留我一个人可怎么活艾我就在这里等你啊。”

  这李婆婆哭的是相当伤心,也是相当的渗人,乌起码黑的头七夜里,李婆婆就这么嚎,这王夫人一看急眼了,就下去拉她上来,可这李婆婆也不知是伤心过度还是铁了心要见王老爷,竟然一把抱住桌子腿不撒手,任凭王夫人怎样拉扯却说,老太太就是纹丝不动。

  楼上的人一看查文斌眼瞅就要到大门口了,对着下面喊一声:“你们快些,马上就要进来了,还在下面干嘛!”

  这一声喊,别说下面的人听见了,外面的查文斌自然也是听的清清楚楚,离大门不足五米的时候,查文斌还听见哭声,只得大吼一声:“里面的人快上去!”

  这一声吼,直接给李婆婆吼撒了手,老太太一放手,王夫人就拖着她准备上楼,上面的何老在楼梯上接着李婆婆就往上走,下面的王夫人刚一脚踏上楼梯,众人只觉得一阵阴风吹过,接着就听见“匡”的一声,怎么了呢?这王夫人直挺挺的倒下了,就倒在灵堂前,查文斌也是听见了,虽然看不见,但是他自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大喊一声:不好!

  马上掏出茅山大蝇也来不及怎样,就搁在了摆放贡品的桌上,消以此镇住阴差,然后马上喊道:“开灯!开灯,所有人都下来!”

  刺眼的日光灯把灵堂照的雪白,灵堂前,王夫人双眼睁的老大,死死的盯着天花板,已经没有了知觉。

  此刻的众人也是大气都不敢喘,特别是李婆婆,连累自己女儿着了道,自然是脸色刷白,何老一把就给查文斌跪下了:“文斌,你得救救她啊。”

  查文斌掐指一算,一张定魂符撒在空中,这符不向他往日的那样,撒过去就落在某个地方,这一次竟然直飘向门外。

  无奈的摇摇头,说道:“赶紧的送医院吧!我这恐怕是来不及了!”

  没过多久,救护车就到了,碍于何老在省城的关系,派的自然是最好的医生,两个小时后,医生通知家属说是脑溢血,开颅手术成功率不到1%,建议准备后事。

  这样的手术,你们要问做不做,我只能说做了也是白做,还白白让王夫人临死前挨上一刀,家里人一合计,也只能听天由命了,何老没能经受住丧失老伴的打击,当即就昏了过去,马上就进了隔壁的抢救室。

  老王也来了,看着查文斌在,就问他是怎么回事,查文斌只是不语,这其中怎么回事自然是心里明白的。

  回魂夜,这回来的鬼魂其实是已经喝过孟婆汤了的,多半的也都是由阴差押回来走个形式,怕一些心中有强烈愿望的死者不能忘记生前,才带他们走这一趟。

  能够死后喝完孟婆汤还久久惦记的,不去给他还愿,多半会成为怨念,也就是俗话说的恶鬼,这阴间也还是有点人情味的,防止有成恶鬼不能轮回的主存在,才会来这趟头七。

  这王老爷年事已高,阳寿殆粳照说是不能有什么怨念的,即使不记得生前这是自己家,也不至于拉上自己女儿陪葬艾无奈他们去的太快,饶是查文斌祭出大蝇也没来得及拦下来,这其中的蹊跷,查文斌一直在三思着。

  在下一趟地府要人?经过丧女之痛的查文斌是不会再干这事咯,这人有人的规矩,鬼也有鬼的规矩,天道如此,如要逆天而为,还不知将来要付出怎样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