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十六章 千年前的酒

  待雷峰夕照的美景呈现于西子湖边,杭州那座楼外楼的一个包间里,一位精神抖擞的老者正在向着一个白衣中年男子敬酒,旁边还落座着一个带着大号玳枸睛有点秃顶的胖男人。

  这个老者就是古文字专家:何老,白衣男子自然就是查文斌,那个胖男人就是老王了。

  “早就听过老王讲过您的神通,老朽一直想一睹真人风采,今日一见,果真一派风仙道骨,不愧是神人呐,我敬真人一杯”说罢何老一口将那杯上好的自己带来的茅台一饮而粳笑盈盈的看着对面的查文斌,示意他自己已经喝完了。

  查文斌做了一个揖,又朝老王笑笑“何老过奖了,小道入门尚浅,不敢在前辈面前卖弄,这杯应该我敬前辈的”也是一口讲杯中所酒一口闷下去,还抹了一把嘴,喊了声:“好酒啊。”

  何老微笑着做下去,招呼大家吃菜。

  老王夹了口莼菜,笑眯眯的盯着杯子说道:“文斌艾我今天真的是沾了你的便宜艾你可知这酒的来历?”

  查文斌看着微笑的两人,摇摇头,只道:“此酒莫非不是凡品?”

  老王哈哈大笑起来,放下筷子,跟查文斌说起当年的一个考古活动。

  话说当年何老在贵州境内一个西汉大墓被盗,何老带队进行抢救性发掘,里面已经被弄的七零八落了,好在旁边的耳室内就发现不少坛子,坛口密封尚好,已经被泥土完全掩盖,他们总计搬出了100多个大坛子,本来这些坛子是要送到博物馆进行清理的,在搬运的过程中,不慎打破了其中一个,一股酒香味四溢出来,当场就有几个不甚酒力的人醉倒在现场。

  何老用手指沾了一点尝,发现这是酒,这坛子里居然有酒,当晚回到博物馆,又小心翼翼的打了一个封口,马上一股酒香就飘满了整个房间,别说喝一口,闻一闻都让人飘飘欲仙,这可是2000年前的酒,通过技术鉴定,这些坛子里面大多数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液体,算是纯到不能再纯的琼浆玉液了。

  后来这些酒就被国家给收上去了,可能某些顶级人物有幸喝过,何老也是个爱酒之人,私藏了一个坛子,轻点的时候,上面发现了少了一个,也查过,查不出,就把何老办了个失职的罪名,给贬到了当年还算是清贫的浙江,做了个博物馆的管理员。

  这2000多年前的酒,何老自己也是不曾舍得喝过一口,也怕上头发现了,今天查文斌来了,算是豁出去了,拿出这个国宝级的来招待,可见对查文斌的尊敬了。

  查文斌听完后,也是惊讶的看着手中的杯子,何老还要给他再倒上一盅,查文斌推辞不得,两盅酒下了肚子,三个平常酒量不错的人,居然就在桌子上醉倒了,饭店服务员打烊了才发觉这桌客人都是烂醉如泥了,可见此酒的猛烈。

  一直到第二天晌午,三人才陆续从饭店房间里醒来,一边回味着昨晚的酒宴,一边赞叹着酒的力道,收拾完毕后,一行人去了何老家里

  这何老不仅是个考古学家,也更是一个玄学家,到了何老家,查文斌就发现他的屋子里的摆放都是按照易经风水设计的,不禁又对何老多了一份认可。

  三人的话题还是转移到了那段文字上,何老拿出那份文字的手绘本,指着上面的符号说,这应该是古代苗疆的文字,记录的是一本奇书,至于这本书在哪,这文字上也没有写。

  查文斌问何老和老王有没有在其他的地方发现过比较特殊的道家遗迹,何老摇摇头说,这类东西,外行人看不懂,即使有所发现,也很有可能把它当成是普通文物给处理了,一来中国的宗教本来就比较复杂,二来,文革时期,破坏掉的东西实在太多,很多老祖宗传到我们这一代就断了七七八八了,要想找这本书,恐怕还是得靠缘分了。

  老王建议去博物馆里查查档案,看看有没有类似的文字出现过,何老点点头。

  那几日,查文斌就住在何老家,这个何老也是巴不得,家里就一个老伴儿,儿子女儿都已经是在外面成家立业了,所以查文斌一来,家里也热闹不少,他夜夜跟着查文斌研究道家历史,老王也是每天准时下班到何老家报道,三个人聊的好不痛快,何老的老伴儿给他们几个炒点家乡小菜,他们三个喝酒谈天。

  这样轻松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一个星期之后。

  这何老的夫人姓王,王夫人有兄弟姐妹7个,排行老五,今年也是有六十五岁了,平日里身体健康,看不出什么毛病来,查文斌到后的一个星期,王夫人的老父亲,传来过世的消息。

  这王夫人的父亲已经是九十岁的人了,按理说死的倒也是正常,毕竟岁数到了,算是正常死亡,于是何老就带着王夫人回老家奔丧,这查文斌在人家家里住了一个星期,天天好酒好肉招呼着,也不好意思,就寻思着跟着一起过,给老人家做个小小的超度也算是报答何老。

  老王念在跟何老是朋友,也自然是跟着去了,四个人就当天出发,去了那个浙西小城。

  王夫人的老家也是在大山里,一个不过百来户人口的小村子,等到王老爷家,王夫人已经是快要哭晕过去了,扶着王老爷的尸体就嚎啕大哭,这农村里老人过世,子女哭的越厉害,就代表越孝顺,加上王夫人哭的撕心裂肺,自然周围的人也都跟着哭起来。

  这何老上了一炷香后,烧了纸钱之后,就把带来的两个人跟他的外甥介绍,说这个是一位道长,上这来看看,那外甥叫做王鑫,王鑫一听是来了道士,心想着家里正准备着人去请道士呢,这姨夫就给寻来一个,自然是对查文斌也客气了,又是递烟又是贡茶的,请查文斌给做场小法师,查文斌点点头,转头就去厢房,换了身衣裳就出来了。

  来探望的人一看,挖,好家伙,这么一个风仙道骨的道士出场了,自然目光都转移了上去,平日里村子里有个死人,也都是请道士的,基本都是些老头子,这个年纪轻轻的道士,真的懂吗?

  查文斌也不做声,要了王老爷的生辰八字,列出了部分生肖,告诫这些属相的人不要留在此地,怕会反冲,又要了常见的黄纸,香烛,给王老爷就做了场法事。

  这法事的自然就是前面说的过仙桥,这可是头等大事,查文斌过的仙桥,自然是一通就过,毫无意外发生,又去看了看王老爷生前就给自己挖的宝穴,觉得一切都没什么问题,开了张单子给王鑫。

  这张单子是什么呢?就是斋七的时辰,这个人死后做七,也叫做斋七,即人死后(或出殡后),于“头七”起即设立灵座,供木主,每日哭拜,早晚供祭,每隔七日作一次法事,设斋祭奠,依次至“七七”四十九日除灵止。

  这做七的贡品必须要是双数的,因为单为阳,双为阴,所以历来我们请客点菜,最好是要点单数。

  查文斌算好日子,把这斋七的时间,需要做的人的名字都给贴在了王老爷家的客厅墙壁上,忙完这些,等到王老爷下葬之后,一行人在王鑫的感谢中就回了省城,约好了,头七的时候他们再一起回来。

  这人死后的第七天,俗称头七,也叫回魂夜,也就是说死者有什么未了之事,由鬼差押解回来,与阳世间的亲人见面;或者是带一帮刚在阴间认识的新朋友回来阳间,阳间的亲人就摆一桌酒席,让死者招待朋友但是有一点凡是带黄颜色的东西,都得收起来,因为黄颜色是代表神的颜色,如果见了,死者自然就不敢回门了。